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决赛开始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决赛开始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周院士突然走到一边,把门口苏怀换的双星球鞋提起来了,举起给苏怀看:“我老人家说到做到,今天给你提鞋了~”
  
  众人都是看得一愣时,周院士又大声嚷道:“和尚,还有阮明,王磊,快快,我们再多想想这备选曲目,尽量不用这《枫桥夜泊》,一定要让苏怀能带着这首诗参与泰山诗会。”
  
  “好好,周老头你今晚就这句话说到我心里去了。”顾和尚连连拍手,阮明与王磊也感觉到自己身上责任重大,不能把苏怀送上泰山诗会,他们将会是华夏文坛的罪人了。
  
  众人情绪高涨,心里从未觉得做过这么有意义的事情,他们心目中苏怀未来必定是开天辟地的人物,他们做的,就是辅佐他能快速站上苏怀应有的位置。
  
  原来只准备留一天的周院士夫妇,这天过后决定留在第七制片组中,一起参与备选诗曲的创作。
  
  众人齐心协力,又纷纷作出了不少品质一流的诗曲,内心不由信心大增,只觉得这次决赛,只要能选中他们的这些题目中任何一个,赢得希望就非常大了。
  
  燕京文联虽然厉害,但是他们也不一定输给对手了。
  
  深夜,正在录音室里热火朝天的讨论时候,却没有发觉录音室的门缝被人微微推开,有个人影正蹲在门缝边,瞧瞧听着他们的谈话……
  
  在《华夏好诗曲》决赛开始的几天,各个媒体都渲染着陈大奇与陈姗姗的组合,期待着他们拿出怎样的大作,电台里各个音乐节目的主持人,都在谈论着这个话题,都在渲染陈大奇这位著名音乐人:
  
  “华夏最优秀的音乐人,与最优秀的歌手,将给我们怎样的惊喜呢?”
  
  “陈大奇归国之后的新作,即将在《华夏好诗曲》决赛上首演,真是令人期待。”
  
  “真希望陈老师能写出像去年《尘埃》那样的年度金曲。”
  
  11台信箱,也被陈大奇的乐迷们塞爆了,来自华夏全国各地超过20歌陈大奇与陈姗姗的粉丝团体,都来询问怎么获得当晚节目录制的资格。
  
  台里也是措手不及,没想到陈大奇会突然出现,孙总监高兴得快发疯了,这铃木介性格古怪,在节目开始之前非要严格保密自己的参与,搞得现在台里只能宣传有位“神秘嘉宾”将在决赛中露面。
  
  现在倒好了,陈大奇突然高调宣布加入陈姗姗的团队,这下可是热闹了。
  
  只是委屈了苏怀了,观众们都兴致勃勃等待看陈大奇拿下冠军,证明苏怀这被虚捧的小白脸只是挑梁小丑而已。
  
  孙总监在节目开始之前,赶紧找苏怀谈话,劝他退出节目,对外宣称他是突然发烧,以免被卷入骂声中,并低声保证道:
  
  “放心吧,外界的人都不知道铃木介会来参加节目,决赛之后,舆论就会聚焦在陈大奇输给铃木介上,不会再攻击你了。”
  
  上次委屈了苏怀,孙总监也是心里很内疚,不希望他在因此卷入是非中。
  
  苏怀却答道:“旁人要参加是旁人的事情,我只做我想做的。”
  
  孙总监还以为苏怀是死要面子,知道再多说只能起到反作用,也摇头不再劝了。
  
  晚上,万众期待的《华夏好诗曲》的录制即将在录音棚开始。
  
  对比开幕式来,这种棚内节目直播并不复杂,只不过这次决赛影响力超出预期,节目还没有开始,外面秦莲,陈姗姗,陈大奇的歌迷都已经把入口围堵着水泄不通。
  
  很多人都拿着写着各地歌迷会,影迷会的扇子疯狂尖叫着。
  
  而为了保护最近被骂得很惨的苏怀,孙总监也是让他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让大家都被焦点放在陈大奇身上。
  
  在节目开始之前,陈大奇就被众多记者包围着:“陈老师,你对于这次为陈姗姗写的歌曲有没有获胜的信心?”
  
  “陈老师说两句感想吧。”
  
  白白胖胖的陈大奇摇着扇子,在记者面前很是从容道:“这能不能获胜,还是要看抽到的考题,现场创作还是要看状态的。”
  
  陈大奇说的谦虚,观众席上的观众却都已经议论开了,各个都聊着。
  
  “你说今年这个歌手,谁能夺冠?”
  
  “肯定是陈大奇当幕后的陈姗姗啊,那陈扬虽然不差,但是毕竟年轻,这种现场命题原创,说是靠灵感,其实是靠积累,主要是靠平时作品改编而已,陈大奇写了那么多歌,随便拿出一首改改,都没什么问题。”
  
  “我看也是,我估摸着陈大奇突然宣布参见,应该是准备了很久,决赛两首歌,至少出一首经典。”
  
  也有不少人提到苏怀的。
  
  “听说那苏怀诗曲功力也非常不错啊,《唐伯虎点秋香》中的对联很绝啊。”
  
  “那倒是,不过对联是对联,诗曲是诗曲,何况这还要作曲呢,就他那首《义勇军进行曲》那么短,才50几秒,倒像是小学生写的。”
  
  “也是,主要是官媒吹得太凶了,看着他就烦。”
  
  “嘿嘿,我听说他这次要请假,不敢上了。”
  
  “我要是他,听到陈大奇来,我也跑,丢不起这人啊。”
  
  “我倒是希望苏怀上去呢,以前太多人觉得他很牛了,不就是写了评书,画了个水墨画吗,还不是靠钱伯江,沈俊的撑腰。”
  
  “是啊,他算是什么东西,还不是靠华青团捧出来的,都是沾别人的光。”
  
  观众席上这次大部分来的都是男观众,大家一提到苏怀,心里就有些莫名讨厌,妈蛋,这人哪里有什么才华,还不靠那张俊脸?
  
  苏怀路过时,也听到这些议论声,并没有在意,只是与阮明,王磊,顾和尚讨论这些编曲事情。
  
  “苏老师,你觉得我们有几成胜算?”阮明好奇地问道,这几天他们准备了几首新诗曲,加上原本苏怀的三首,他们总统准备了19个主题。
  
  苏怀还没说话,顾和尚就摸着光头笑道:“8成吧,我看只要选到小苏老师的题目,我们必胜无疑,选到我们的就是五五之数”
  
  阮明点头道道:“那万一没抽到我们准备的题目,那等下我们分为两组,我与王磊一组,苏老师你和顾和尚则一组,进行现场创作。“
  
  选中预备题的希望虽然很大,但是万一运气不好没选中,那就只能靠现场灵感了,这就是比拼创作团队的硬实力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