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作弊的方法

第一百一十三章 作弊的方法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苏怀见眼高于顶的燕京文联众人,一见铃木介都面色苍白如纸,心中也暗道,这铃木介真有这么厉害,一出场就吓得这些人这么紧张?
  
  心里不由好奇,这个时空的诗曲水平究竟到达什么地步了。
  
  后台气氛紧张,外面舞台直播现场,主持人已经开始正式直播。
  
  舞台上灯光华丽,鲜花地毯,与苏怀印象中90年代老套场景没什么不同,俊男美女的主持人搭档,开始开场:
  
  “各位观众朋友们,你们好,我是主持人刘菁,这是我的搭档小芸,欢迎各位收看今天《华夏好诗曲》的总决赛,让我们欢迎这次三组选手。
  
  “歌手张敏与金陵音乐协会的苏怀,阮明,王磊,顾佳辉。”
  
  “歌手陈姗姗,与燕京文联的陈大奇团队……”
  
  苏怀出场导致现场一片嘘声,陈大奇出场,却是掌声雷动,数百名观众都高喊着“珊珊~”“大奇老师”的名字,热情洋溢,华夏歌迷们都希望,今晚能听到‘音乐诗人’陈大奇最新力作。
  
  可紧接着,主持人用最高亢的语气接受了最后一组团队,令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最后,让我们欢迎歌手秦莲,与今天决赛的神秘嘉宾,‘诗曲天皇’铃木介老师和他的团队~!”
  
  全场的华夏观众都是心跳一顿,均是微微张开了嘴巴。【△網WwW.】
  
  啊……?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诗曲天皇’铃木介竟然会来参加比赛?
  
  原本大家都是来看陈大奇的,万万没想到,这秦莲竟然请到了铃木介这样大人物,顿时都惊讶不已之后,又是感觉到气血上涌,心头兴奋起来。
  
  这不等于说,华日两国诗曲第一人正面较量了吗?
  
  这个消息一经宣布,电视机前的观众们都沸腾了,哇咔咔,陈大奇与铃木介这对王不见王的诗曲大师竟然在今天正面对撞,还有比这更轰动的事情了吗?
  
  “哇……这‘诗曲天皇’竟然也来参加决赛了,这次好看了。”
  
  “不知道铃木介与陈大奇到底谁的水平更高。”
  
  “铃木介虽然长得丑,但是词曲以优美取胜,陈大奇是欧洲风格胜在编曲新颖,还是要看两人的发挥吧。”
  
  “厉害了,这次就可以分清楚,究竟是谁的水准更高了。”
  
  “这恐怕要看这次抽的歌曲题目了。”
  
  这两人虽然从来没有正面交锋,但以往作品都被人无数的比较过,媒体主流观点是,两人风格不同,各有千秋,陈大奇胜在曲风灵动,铃木介的优势是辞藻优美,不知道谁具体更胜一筹。
  
  宣布了三组参赛人员之后,主持人就开始介绍三位评审,7组众人惊讶的发现,除了固定的两位日本评审,《诗曲会》杂志社的山下一郎,与甲级诗才子原田孝之外,最后一位,也是这次唯一的中方评审,竟是那个在电视上骂《义勇军进行曲》很难听的音乐评论人许银江。
  
  “这家伙怎么当评审了?”邱姝贞看着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老矮轻声道:“我听说这次陈大奇要来参赛,要求就是要换中方评审,看来这许银江就是燕京文联的喉舌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这就难怪陈大奇他们有恃无恐了,竟然安排了自己的人当评委,可他们没想到铃木介也参加,反而是日本文联占据优势了。
  
  电视机前的观众们,都无比期待这场诗曲界的世纪大战,看着身为制片人的陈扬伸手抽题,各个都是在心里默认着,千万要抽中陈大奇擅长的“山水”“动物”啊。
  
  这次决赛抽题,共有32种不同的题目,随即抽取。
  
  只见工作人员展示了32个一模一样的,装入题目纸条的乒乓球,然后在秤上一一称重,表示重量一样,做不了假,然后把球扔到一个大箱子里,然后搅动一番。
  
  只见陈扬伸手摸了摸黑色箱子,开始抽题目,老矮就在旁边小声道:
  
  “这陈扬肯定要耍手段,铃木介辞藻优美,擅长春花秋月,他肯定不是抽到‘花草’,就是‘离别’“四季”“爱情”这四题中的一题。”
  
  张敏奇怪道:“这随手摸这一模一样乒乓球,重量也一样,怎么能做假呢?”
  
  “容易得很,那球是塑料的,把其中几个用热水泡过放在里面,一摸温度热的,就知道是要抽的那个了。”老矮是老电视人,这种招数也见怪不怪了,提醒道:
  
  “阮顾问,王老师,你们不如现在就开始以这些题目好好想想吧。”
  
  阮明与王磊刚想说不至于吧,就见陈扬果然抽出一个乒乓球打开一看,竟然真的是“花草”,全场一片哗然之际,7组众人顿时都是心里愤怒不以,这帮混账,竟然真的作假。
  
  “去举报他们吧。”邱姝贞看陈扬鄙夷地望过来,忍不住恨道。
  
  老矮摇头道:“没用的,抽完之后球的温度会回到常温,现在再检查,也查不出什么,只会让人笑话我们心胸狭窄而已。”
  
  陈扬当制片人,这种黑箱操作早就是熟门熟路了,当然不会给他们机会找出当中的漏洞。
  
  张敏却没有抱怨,只是对阮明王磊拜托道:“这创作时间是30分钟,请两位老师尽快构思吧。”
  
  而另外一边,苏怀则与顾和尚一组,同样开始构思。
  
  华夏观众们都听到是“花草”,都是忧心忡忡,这”花草”可是铃木介的长项,陈大奇应该是没有相关的歌曲可以直接拿来用,只能趁着这30分钟进行创作,不知道能否做出好歌曲来。
  
  “完了,完了,陈老师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这可是铃木介的擅长主题啊。”
  
  “只怕很难,这陈老师平时不是这个风格啊。”
  
  抽签完毕之后,就会由之前淘汰的选手们登台表演,然后穿插三组制作团队,在录音间里面创作过程。
  
  这台上的选手虽然唱得十分卖力,但是无论是现场,还是电视机前的观众,心里都是关心决赛的三组准备如何。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