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生如夏花

第一百一十四章 生如夏花

只见录音室内三组,各自词曲才子都在忙着拿着吉他,坐在钢琴前创作,却只有苏怀与顾和尚两人席地而坐,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围观的第7组的同事们,都不禁没有替苏怀着急:“唉,这小苏老师怎么还不有动作呢?要想这么久吗?”
  “估计是放弃了吧,这次铃木介与陈大奇两人争,咱们没希望了,也就是个重在参与。”
  “这种现场创作也确实是太难了吧,何况改编诗词需要版权,铃木介有日本文联在背后支持,陈大奇有燕京文联撑腰,小苏老师……可以选择的作品就很少了。”
  “那可以用原创吧,小苏老师诗词功力也非常了得啊?”
  “你傻啊,现在就30分钟,又要写歌词,谱曲,你还要写配套诗词,还要教张敏学会唱……你当小苏老师是神仙啊。”
  众人都在外面焦急万分,录音间里的阮明与王磊却没有指望苏怀,只是跟张敏商量用什么类型的歌曲好。
  阮明道:“我这里有手慢歌《秋花约会》,稍微改一改就能唱了,也贴合题目,就是没有原创诗词。”
  张敏听到这话,连声道:“苏老师文字功力非常厉害,不如由他试试能不能把歌词改变至诗词。”
  苏怀原创那首《蒹葭》可是辞藻优美异常,这种改词为诗的事情,应该不难吧。
  就算改不成好优美的诗句,但是做成一点样子,应该也不难吧。
  没想到张敏把这话对苏怀一说,苏怀却是摇头:“我没哪个本事,你们先创作吧,我先看看情况。”
  张敏不由很是意外,她还以为苏怀能七步成诗呢,原来他也有做不来的事情。
  苏怀其实此刻,也是脑子飞速运转想了半天,刚才他一听到题目,他就在想有什么诗词改编的歌曲是有花草的,可想来想去,还真是没有……
  取材植物的,他想起的只有王力宏的《在梅边》,里面的“将柳腰款摆,花心轻拆,露滴牡丹开。”是拿植物比喻美人,但是这首歌改编是《杜丹亭》中的词,只是单独句子,不成诗文。
  不过虽然没有成名歌手的相关作品,但是类似的网络古风歌曲倒是一大堆,这倒也难不倒他,现在问题在于现场时间有限,一定要选一首最简单的,容易记,容易唱的。
  苏怀心里暗自盘算,只是不知道现在华夏观众究竟喜欢什么风格的诗曲,于是决定看看情况,陈大奇与铃木介究竟会拿出什么样的作品呢?
  “顾和尚你5分钟能编曲出了吗?”苏怀问道。
  “只要有基调,要求不高的话应该是没问题。”顾和尚自信满满道。
  苏怀心想那就没问题了,先看看情况在说。
  三方人马各自忙于创作,苏怀与顾和尚却是没有任何动作,这个决赛的限时创作环节,越早完全就能越早表演,观众也会越早把票投给他,优势就会很大了。
  令众人没想到的是,在广告与淘汰歌手表演了才十分钟时,陈姗姗那组就宣布完成作品。
  竟然是陈大奇比铃木介更快,现场支持陈大奇的观众们都是一片振奋。
  “陈老师这么快,真是神速啊。”“厉害厉害,不愧是我们华夏诗曲头牌人物啊。”
  但是也有不少人担心的,担忧道:“这么短时间,是不是太快了。”“这太仓促了吧,不知道质量怎么样……”“我还觉得应该多多修改一下比较好。”
  台下各个反应不同中,气质冷艳,一身黑色长裙的陈姗姗拿着话筒,站在三位评审面前,缓缓地唱了起来:
  “不知在黑暗中沉睡多久~也不知多难才能睁开双眼~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们也在~痴迷流连人间……惊鸿般短暂,夏花般绚烂,这是一个多美丽又遗憾的世界……”
  现场的躁动不安,立刻就变得安静下来了,陈姗姗歌声干净,配合她的冷艳气质十分令人心动。
  此时,还在冥思苦想创作到一半的阮明与王磊都是脸色一变,苦笑了出来,显然陈大奇的这首歌曲已经令两人觉得自愧不如了。
  张敏偷偷望向一边的苏怀,只见他俊秀的脸上,也露出惊讶的神色,心里也是暗想,难道苏老师现场创作真比不过陈大奇吗?
  其实苏怀惊讶在于,这首歌他似曾相识,这不就是朴树《生如夏花》吗?可这陈大奇的词曲却远不如朴树的那种透明与安静的感觉,反而多了一丝突兀的做作感,编曲上加入了太多的和弦了……
  心里也不禁微微摇头,这首歌应该是改编至泰戈尔的《飞鸟集》的现代诗,真是糟蹋了这首好诗了,华夏诗曲第一人才这种水平吗?真希望铃木介有点本事,否则这比赛就太无聊了……
  演唱一结束,现场就有观众大声道:“好歌~!”支持陈大奇的观众们,都不由称赞起来:“陈老师的创作越来越有境界了。”
  三名评委也是轮流点评,音乐评论人许银江直接赞不绝口道:
  “这首《生如夏花》非常切题,歌词改编的非常优美,编曲也充满了华丽的气息,用一种安然而宁静的姿态,试图渐抵印度大师泰戈尔‘使之生如夏花之绚烂,死若秋叶之静美’的纯然之境……真的是水准非常高的作品。”
  而另外两位日本评审,《诗曲会》杂志社的山下一郎,甲级诗才子原田孝也纷纷评价:“很不错的作品。”“选得泰戈尔这首诗非常美。”
  两位主持人李帅,徐晓听完点评之后,让陈大奇上台,也是在台上捧了他几句,介绍给观众关于这首诗的来历。
  “陈大奇老师改编的,是新欧洲诗坛大师泰戈尔《飞鸟集》中的作品,寓意生命要活的像夏季的花朵那般绚烂夺目,努力去盛开,改编之后,更是令原作的感染度更上一层楼啊。”
  面对众人夸奖,陈大奇笑道:“不敢说更上一层楼,只是稍微暂时一下这首诗的魅力吧,毕竟这是大师作品,我改编时也很犹豫,如果这次没有晋级的话,只怕会对不起这首大作。”目光却望向了铃木介,那意思是,怎么样,就算在你擅长的题材里,我也不输你这小日本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