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点评对手

第一百一十六章 点评对手

女主持人徐晓徐晓拿着表格,激动地念道:“现在投票才进行了20分钟,我们已经得到了45万观众的投票,陈姗姗得到了18万票,而秦莲得到了27万票~~哇……这已经超过了我们半决赛的总票数,今天的决赛真是万众瞩目啊。”
  铃木介的《春之印记》遥遥领先,陈大奇的《生如夏花》先上场,还落后这么多,几乎没有希望赶上了,但是燕京文联方面神色却并不太紧张,因为第一轮中三强只淘汰一人,他们虽然比不过铃木介,但是要赢苏怀是轻而易举的。
  陈大奇也反应过来,压低声音对自己的同事道:“这比赛里面肯定有猫腻,二毛,老云,我们现在想铃木介擅长那些题目……”
  这场比赛已经向着不利于他们的方向发展,如果下一场不做出改变,只怕他们就输定了,这次已经不只是单纯的比赛冠军不冠军了,而是华夏与日本诗曲究竟谁强谁弱的定名之战,无论如何都是他们输不起的。
  此时铃木介那方面心态都很轻松,而主持人李帅这时候突然接到了制片人陈扬的要求,带着摄像机进入了录音间里,采访正在创作的苏怀。
  第7组的众人看着这一幕,都忍不住愤怒了,老矮等人都不由破口大骂道:“小苏还在创作,他这不是干扰他吗!?”“陈扬简直太不要脸了。”
  邱姝贞满脸愤怒想冲向陈扬,被老矮等人拉住了:“邱制片别冲动,这是在直播,你冲上去,是害了小苏。”
  陈扬远远看着他们这边人的闹腾,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种猫抓老鼠般的笑容。
  是的,他完全可以不必这么做,苏怀原本就输定了,只是他想在之前孙总监对苏怀的维护,心底的愤恨不以,令他想要戏耍一下苏怀,他不光要赢,还要令苏怀颜面扫地,才能解他这心头之恨。
  主持人李帅带着直播的摄影师,抓住正在对张敏教授唱法的苏怀,问道:“请问小苏老师,您看了刚才其他两组的歌曲没有,您这两首歌曲有什么评价?”
  此时无论是现场的,还是电视机前的观众,都已经在讨论接下来的决赛,陈大奇与铃木介会各自拿出什么压箱底的佳作了,都认为苏怀这组可有可无,只是一个陪衬而已,所以也没人关心,这个采访是否打断他们的创作。
  阮明与王磊均是愤怒不以,正要抗议,张敏却是拦住他们使了使眼色,示意正在直播,不要发火,这时候失了风度,可是大大的不划算,只是苏怀已经在镜头面前,她无法提醒,心里担心苏老师会爆发……
  毕竟这种事情,换谁都会忍不住的。
  可就当陈扬以为苏怀这恶少,会当众发怒成为全国的笑柄时,却见苏怀神色淡然,对着镜头很平静地点评:
  “陈大奇老师的《生如夏花》确实非常优美,只是编曲有些问题,过于繁琐,至于铃木老师的《春之印记》嘛……有些……”
  苏怀话说到一半,却是欲言又止,毕竟当着全国观众们评判竞争对手太没风度了。
  可正在大厅里休息的铃木介看到这一幕,却是皱皱眉,直接对陈扬比了个手势,镜头就切换他这里来了,铃木介冷着脸拿起话筒,直接问道:“请问这位小苏老师,我的诗曲里有什么不足,尽可以直言无妨,我们可以互相学习嘛。”
  在铃木介看来,苏怀这种故弄玄虚,话说一半的小人,分明就是故意来找茬的,
  谁也没想到,铃木介这位“诗曲天皇”竟然与苏怀这种团委的小人物较劲上了,大家都饶有兴致,想看看苏怀究竟会说些什么。
  要是换做一般人,铃木介直接质问,聪明一点的人,都会找个借口夸他两句,免得惹人笑话,但是苏怀却是性格磊落,并没有想太多,心想既然这铃木介虚心请教,那么他也有义务告诉这日本人究竟他有什么缺点,以便他提高自己水平嘛,拿着话筒有话直说道:
  “这首《春之印记》虽然辞藻优美,可并没有实际内涵,有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味道,前句后句没有起伏转折,过于重复,堆叠的美词却毫无灵魂,显得过于空洞了……”
  苏怀这席话一说,顿时现场的人都是听愣住了,谁都没想到他竟然当中说铃木介的作品“过于空洞”?要知道,就算是陈大奇这种华夏诗曲的领军人物,也绝不敢这么评论铃木介的……这人不是找骂吗……你是有多牛啊,就敢批评“诗曲天皇”……
  陈扬心中暗喜,果然这恶少掩饰许久,终于本性显露了,今天就让台里的人看看他的丑恶面目。
  众人瞠目结舌间,铃木介却是神色自若,淡淡地问道:”小苏老师说的有几分道理,那想必,我这种毫无内涵空洞辞藻,小苏老师也可以信手拈来吧?”
  张嘴说哪个不是天下无敌,真能做到他这种华美文字的又有几人呢?
  众人都心想苏怀这次恐怕要哑口无言,却没料到,苏怀却想都没想到就说:“嗯,我正好做了一首与《春之印记》风格类似的诗曲。”刚才他听到那首《春之印记》受到这么多华夏观众欢迎,也是大感意外,既然你们喜欢这种古风,那真是好办了,这种水平的诗词,根本不用什么唐诗诗词改编,那真是要多少有多少啊。
  现场与电视机前的观众听着均是有些惊讶……啊,竟然有人想在铃木介擅长的风格与他正面较量?莫非这苏怀也擅长鸳鸯蝴蝶派?
  陈大奇等燕京文联的人,也是觉得很是稀奇,却又都不由暗暗摇头,这苏怀可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你评判铃木介内容空洞倒是有几分道理,但是你想与他在辞藻上比拼华丽唯美,却是自讨没趣了,整个华夏文联,要比用词华丽,还真没人是铃木介的对手。
  此刻观众席都已经炸锅了“都听到没有,这苏怀要与铃木介比拼唯美风。”
  “从《唐伯虎点秋香》里的对联诗句来看,他确有点才华,但是比辞藻华丽,他可是差铃木太远了。”
  “这年轻人确实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真是吹牛不上税啊。”
  不过很多支持苏怀的人,却心里暗暗期待,苏怀真能实现他的狂言,毕竟小看苏怀的人,到最后都被事实给吓到的,也不只一两次了。
  可对于大部分从没有听说过苏怀的普通民众来说,苏怀的这番言论,无疑是令人笑掉大牙了,一个实习才子,一个”诗曲天皇”谁的水平高低,一目了然。
  铃木介虽然得理不饶人有些失了风度,但是这苏怀更是狂妄愚蠢,一点都不值得人同情。
  而此刻最担心的苏怀的不是别人,而是张敏,因为刚才苏老师教给他的歌,压根就跟“唯美”这词没半点关系啊,他为什么这么说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