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就是古文风吗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就是古文风吗

“苏老师,真的要我唱这首。”张敏咬了咬下嘴唇道。
  “嗯,把你的热情唱出来就好了,我相信华夏普通民众会更喜爱这种风格,歌词背下来了吧?”苏怀鼓励她道。
  “嗯,我记下来了。”张敏点了点头,这时候创作时间也到了,阮明与王磊已经没勇气来献丑了,只能靠苏老师这临时教给她的这首歌曲吧。
  这歌实在是旋律与歌词实在太简单了,十五分钟的时间,她就已经完全掌握了。
  “现在让我们欢迎最后一位参赛者,张敏~”随着主持人的一声,第七组的众人也都紧张起来,他们心里都憋着一股火呢,希望苏怀能拿出杀手锏,好好回击陈扬这小人。
  小张忍不住忐忑地问道:“不知道小苏老师这歌行不行……”
  邱姝贞俏脸满是自信,狠狠点头道:“小苏一定能行。”
  老矮却默不作声,只是焦急地扇着扇子,此刻他也无能为力,只能相信苏怀了。
  而现场也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张敏能看到台上那些或是幸灾乐祸,或是期待的目光,心里暗道,全国华夏观众看着她,她不能给苏老师丢脸了,原本忐忑的心情也安定下来。
  既然是苏老师说的,那就一定是好作品,于是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对旁边亲自督促乐队的顾和尚点了点头,一阵欢快的旋律就响起了。
  随着张敏清脆的嗓音一开口:“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
  两句节奏强劲的歌一出口,所有人都是一愣,什么意思!?不是说是唯美派吗?怎么会是舞曲?还是这种直白欢快的舞曲?
  张敏边唱着,边随着载歌载舞起来:“弯弯的河水从天上来~流向那万紫千红一片海~一路边走边唱才是最自在~我们要唱就要唱得最痛快~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斟满美酒让你留下来~永远都唱着最炫的民族风,是整片天空最美的姿态~”
  到副歌的地方,张敏歌声热情四火,声音愈发嘹亮开阔,情绪不断升温重复着那句: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斟满美酒让你留下来~永远都唱着最炫的民族风,是整片天空最美的姿态~”
  张敏这首歌一唱出,观众们都觉得心口一阵快活,经过之前两首悲悲戚戚的歌曲,这首嘹亮欢快的歌曲,给了他们截然不同的感觉,虽然很多观众一开始还皱眉连连,到后面就不只觉得跟着一起哼出那句~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斟满美酒让你留下来~永远都唱着最炫的民族风,是整片天空最美的姿态~”~
  可这不就是典型的华夏草原风吗?跟唯美扯不上半点关系嘛……
  张敏一曲完毕,很多人都不由鼓掌,但是却不像是对秦莲那么热烈,只能说这首歌给人意外之喜,却没有实现苏怀的狂言。
  一直自信满满的陈大奇也是微微皱眉,没想到这苏怀竟然作出这种风格完全不同与他们的音乐,这种另辟蹊径,反倒不好分出高下来了,不过东方文化的观众,偏爱优美诗词改编,就算这歌再朗朗上口,也敌不过《生如夏花》的清新韵味吧,更别提铃木介的《春之印记》了。
  该到评委点评环节,山下一郎想了想,客气道:
  “这首《最炫民族风》用的虽然是最简单4节拍,从头贯串到尾,曲子并无出彩之处,但是胜在节奏明快,倒是给人一种爽朗的开阔感,算是一首不错的作品。”
  甲级诗才子原田孝,也点头赞同道:“曲风非常有民族特色,很特别,与之前两首虽不同,但是也可取之处。”
  由于很难威胁到铃木介,两位日本评审倒是都说的很中肯,但是唯一的华夏评审音乐评论人许银江,之前就骂过苏怀《义勇军进行曲》,这次又是与他们燕京文联竞争,口气就不那么客气了,直接皱眉评价道:
  “原本这歌也并不太差,通俗的舞曲风,谈不上什么好坏,只是稍显粗糙,难登大雅之堂,可我听这位小苏老师说他是要彰显他的辞藻华美,现在看来真是令人失望至极,我很想问这小苏老师,这首歌华美在什么地方?这明明与《春之印记》比起来更是天差地别,毫无可取之处,如果拿鸳鸯蝴蝶派的标准来衡量,甚至可以说是狗屁不通。”
  这评价可以说是非常之狠,不但是说《最炫民族风》“粗糙,难登大雅之堂。”还指出之前苏怀食言的地方。
  虽然这与歌曲本身毫无关系,但是却针对了苏怀为人本身,加上这段时间外界舆论对他的非议,会极大的打压张敏的票数。
  而此刻张敏也好,阮明,王磊也好,心里虽然愤怒,但是也没办法反驳,毕竟苏怀确实是之前太过张狂,导致了这首歌言不符实,有挂羊头卖狗肉之嫌。
  虽然众人都对这首《最炫民族风》颇有好感,可却还是没有人认为他进决赛的机会。
  主持人李帅照例问问道:“小苏老师,请问你这首诗是哪位诗人的作品。”
  众人都心知,苏怀估计拿不到各个诗歌协会的版权,最多只能是找些不知道的诗人,或者是自己来作诗。
  毕竟苏怀的诗词对联,还是小有名气的。
  苏怀站在台上,拿着话筒道:“这首歌曲是根据我的原创诗歌改编的。”
  与铃木介的原创不同,这次观众与评审们心里早有准备,所以并不觉得吃惊,因为虽然都是原创诗,但是苏怀与铃木介两者的性质截然不同。
  铃木介原本的歌词就优美至极,变为诗句更是用字遣词有无限美感,极具诗意……
  而苏怀这首《最炫民族风》的歌词嘛……说好听点是通俗上口,说难听点就是俗不可耐……这种歌词改编的诗句,能有多么优美?
  所有当苏怀说他这是原创诗时,观众们心里并没有什么期待的。
  不光是他们,就连对苏怀无比崇拜的张敏,心里也并不觉得就凭庸俗《最炫民族风》,这苏怀能写出多么出色的诗句来。
  “原来是小苏老师的原创,真是令人意外。”主持人李帅尽量提高音量炒热情绪道:
  “那么我们就有请小苏老师来朗诵他的这首大作吧。
  在众人嘈杂声为减,各自都在讨论决赛铃木介与陈大奇将会拿出什么作品,这时,就见台上苏怀心里却暗道,不就是华丽古文风吗,这有何难,深吸一口气开始朗诵道:
  “吾之所爱,天涯藐藐,山之东阿,其花猗猗,何节至颠,何歌至欢……”
  原本没有仔细听陈大奇惊讶地抬起了头,而评审音乐评论人许银江咦了一声,意外地看向苏怀,燕京文联的徐会长瞪圆了眼睛。
  “有河如弦,溯游从天~朝宗广泽,如绣如锦~”
  当苏怀念到一半时候,无论是现场观众们,还是两位日本评审,亦或者其他的参赛者,所有人都停下了之前的话题,错愕地望向了苏怀。
  苏怀神色既没有兴奋,也没有紧张,手中折扇轻轻开合,说不出的俊秀雅致,那种温润如玉,潇洒自在气度,令在场女观众无不为之痴迷,只见他轻启白齿润唇,悠然朗诵:
  “歌之晏晏,吾之所盼,适我远行,高歌于野,高歌于野,其心洋洋,云之英英,胡未汝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