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就是同一首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就是同一首

无论现场的评审,还是台下的观众,都听着微微张开嘴巴……刚才的歌词,是根据这首古文诗改编的?同样的四言诗,同样辞藻华丽……而苏怀这首诗,洋洋散散,比之铃木介的那种纯粹爱情诗似乎气魄更广博得许多。
  铃木介神色骇然,仿佛是见到这世上最不可能的事情,而陈大奇手中的水杯,也是“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念到最后一段,苏怀语气放轻,似吟似唱:“高歌于野,其心洋洋,云之英英,胡未汝留……歌我族韵,如天之汗……”
  这首诗颂毕,全场竟然寂静无声,苏怀这首诗一出,悍然震慑全场,三位评审神色都已经彻底变了,而燕京文联的众人更是恍然发觉,他们一直忽略了如此强大的对手。
  刚才苏怀评价《春之印记》虽然辞藻优美,可并没有内涵,堆叠的美词却毫无灵魂,显得过于空洞了……原来众人都以为他是信口胡说,可此刻一相比较下来,还真是如此。
  众人心里都同时冒起同一歌念头,论诗……铃木介的《春之印记》还真强不过这《最炫民族风》。
  这家伙的四言诗,真是水平……很不错啊。
  众人突然都意识到一个令他们意外的事实,那就是这苏怀在诗歌上的才华,并不弱于乙级诗才子铃木介太多,这点是明显优于陈大奇的。
  《在水一方》是金陵诗协的甄选,并没有公开表演,以至于那首四言《蒹葭》就连身为金视制片人的陈扬都未成听过,此刻苏怀这首四言诗,一亮去就顿时惊艳全场。
  这样的水平,加上是原创,虽然不一定能压倒同样是原创诗的铃木介,但是却胜过直接用泰戈尔诗句的陈大奇了。
  这不就证明了,苏怀才是华夏诗曲第一人?之前所有的批评与骂声,都变成了笑话?
  燕京文联的众人,都感到莫大的压力,陈大奇更是额头冷汗都下来了,原本铃木介的出现已经令他措手不及的,没想到苏怀竟然也如此厉害。
  就算苏怀票数不够被首轮淘汰,但是毫无疑问的,他已经在所有华夏观众面前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台上,之前一直在批评苏怀的评审许银江,此刻也是慌了,可他心念急转,又觉得有些不对劲,这诗如此之美,与刚才那粗俗的歌八竿子都打不着,于是拿起话筒,大声质疑道:
  “小苏老师,这诗确实不错,但是我完全听不出来,这诗与你的《最炫民族风》的歌曲有什么关系?一首是咱们华夏传统的草原风,一首是日式的文言,根本是两种概念,虽然改编没有严格的标准,可也不能生拉硬扯的把两者硬凑一起,这好像不符合我们诗曲改编的规则嘛?”
  众人此刻也是突然反应过来,是啊,这诗虽然惊艳,但是与刚才歌并不相符啊,这分明是取巧啊。
  陈扬立刻对主持人李帅比手势,李帅赶紧干咳道:“抱歉,小苏老师,按照我们的规则,诗曲改编必须严格与诗词内容相符合,如果违规,那么这首诗曲就不能作为参选作品。”
  这话一说全场的人都才反应过来,很多支持陈大奇的观众都嚷起来:“是啊,这分明是取巧,诗曲比赛,怎么能随便硬掰呢。”“这分明是违规。”“这对陈老师太不公平了。”
  评审许银江见现场气氛被带动,也是故作惋惜点评道:
  “小苏老师,从这首诗看得出来,你是具有一定的文学修养的,但诗曲比赛,比的是诗与歌曲的结合,可惜啊……你选错了比赛,如果是比诗词文章,那你确实非常有竞争力的。”
  可这话一说,台上的苏怀却满脸奇怪地望着许银江,皱眉道:“《最炫民族风》就是这首诗词改编的,你难道连这都听不出来吗?”
  这许银江虽然是著名音乐人评论人,但是显然对诗歌一窍不通,否则也不会说出这蠢话了。
  许银江感到苏怀言语中对他的鄙夷,顿时也是心里冒火,冷哼一声:“哦?那就要请小苏老师指教指教,你歌曲与诗句是怎么改编的。”
  这时英气勃勃的张敏,也重新上台,找工作人员要了只话筒,对苏怀道:“小苏老师,你念一句,我唱一句吧。”
  刚才她听到这首诗,心里是万分欣喜,心道原来还是自己小看了苏老师了。
  众人瞩目中,苏怀微微点头,张敏就慢慢唱一句:“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苏怀就接口讼道:“吾之所爱,天涯藐藐~”两人一歌唱,一个朗诵,句句相连。
  “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山之东阿,其花猗猗)
  “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何节至颠,何歌至欢)
  “弯弯的河水从天上来~”(有河如弦,溯游从天)
  “流向那万紫千红一片海~”(朝宗广泽,如绣如锦)
  “哗啦啦的歌谣是我们的期待~”(歌之晏晏,吾之所盼)
  “一路边走边唱才是最自在~”(适我远行,高歌于野)
  “我们要唱就要唱得最痛快~”(高歌于野,其心洋洋)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斟满美酒让你留下来。”(云之英英,胡未汝留)
  “永远都唱着最炫的民族风,是整片天空最美的姿态。”(歌我族韵,如天之汗)
  两人一是偏偏俊秀青年,一是英姿佳人,在台上一唱一和,令观者无不为之倾倒,而那些稍微懂得诗词的人,更是感到心中震动不以,经过苏怀与张敏这番逐字逐句这番对比,他们才恍然发觉,原来这两首风格毫不相干的作品,竟然是同一首……而且是每句每字都相和!
  陈大奇与徐会长不由互相望了一眼,心里都是震动不以,这小子……还真是天下奇才……竟然能把诗词与诗曲结合如此之契合,真是世所罕见。
  原田孝眼中闪着惊讶之色,微微点头,等同于承认了苏怀通过了评审的质疑,全场观众顿时是沸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