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十六夜涙

第一百二十一章 十六夜涙

“恭喜你小苏老师。”陈大奇上前来与苏怀伸出手,苏怀正要伸出手,邱姝贞却挡在他面前,冷着小脸娇喝道:“陈老师,先跟你说声对不起啊,舆论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之后要是媒体因为咱们小苏骂了你,你也别介意啊,都是文联同事,为了这事伤和气就不好了。”
  苏怀与张敏等人听着,都不由笑出声来,这小妮子还真是得理不饶人啊,这不是比赛之前陈大奇给他们说的话吗?这小妮子也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啊~
  陈大奇脸色顿时一变,差点要气得吐血。
  可此时此刻,他也不得不强作笑容道:“小苏老师,决赛一定要加油啊。”直播镜头对准这里,起码他要留好形象,心里却暗道,让你小子得意得意,虽然你水平不差,但是票数与铃木介还差得很远,最后还不是个输。
  此刻也没时间庆祝了,铃木介那边也已经出来了,邱姝贞赶紧去报名,却被工作人员告知秦莲要率先表演,很是不满道:“明明是我们先完成的,为什么轮到他们先表演。”
  “两组一起完成,按照第一轮排名优先选择。”那名第三组的女员工翻了个白眼,你丫赢了陈大奇有什么用,咱们铃木老师票数可比你多一倍呢,你7组嚣张什么嚣张。
  此刻风情万种的秦莲已经幽幽上台,好像丝毫没有受到苏怀得到第二名的影响,依然是那般柔媚娇怯,惹人怜爱,开口唱道:
  “清风天外翱翔,蝶舞飘零之花~为君卸的红妆,十六夜泪殇~冰冷的月明~刀锋绚丽的光影~阵阵刺耳悲鸣,划破黑夜的宁静~~是谁的泪泣,零碎在这风雨里~听不清那幻化了的寄语……”
  这首决赛曲目依旧保持了铃木介的唯美曲风,而秦莲边唱边舞,更显柔媚动情,身姿绰约,令人遐想连连,比第一首《春之印记》更加动听。
  一曲完毕,全场掌声雷动,主持人李帅拿着话筒惊叹道:“没想到今天决赛这么精彩,铃木老师这首新作,竟然比第一轮的还要动听,请问这首《十六夜泪》难道也是铃木老师的原创诗吗?”
  秦莲在台上幽幽点头,李帅故作激动道:“太惊人了,铃木老师果然不愧是诗词曲三栖才子,又给我们带来了一首原创,那么现在就有秦老师给我们朗诵吧。”
  秦莲在灯光下幽幽念起:“凤翔天际,时光如梭,思念不尽,十六夜中,恰似君兮,玉树临风,花不可折,色不可嗅,千言万语,难诉我愁,声声叹息,滑落枝头,向往企及君之天地,若是今生,无缘化蝶,甘愿沦落,悲苦噬尽……”秦莲楚楚可怜,念这诗来更是如泣如诉,令人无不动容。
  铃木介的诗词曲依然保持了他惯有的“鸳鸯蝴蝶风”,让人拍案叫绝。
  现场的观众也是叫好不以,连连道:“真是好文采啊~”“厉害,厉害~”“比那首《春之印记》更胜一筹,
  陈大奇也是暗暗佩服,这铃木介在预赛中被苏怀嘲讽,竟然没有丝毫动摇,继续保持了他的惯有水准,还拿出这么漂亮的作品,确实是大师风范,要是换了他在铃木介的位置,就不一定能这么沉得住气了。
  虽然苏怀异军突起,但是毕竟铃木介拥有强大的群众基础,想在人气上击败他,苏怀仅仅预赛中那种模仿‘鸳鸯蝴蝶风’那样巧取,可是不行的。
  不过从预赛的《最炫民族风》上看,在诗词曲三者上,苏怀的词曲一般,唯独诗上的功力似乎还胜铃木介一筹,他唯一的一丝希望,就是在诗上击败铃木介。
  此时三位评审一阵吹捧这首《十六夜泪》之后,正当张敏要上场时,工作人员突然宣布:“直播时间不够了,请苏老师上台先把改编的原作先诗念了吧。”
  “为什么要先念诗?”张敏微微皱眉。
  “制片人要求的,别问我。”那工作人员冷着脸道,根本不跟他们解释。
  原来陈扬也是看出苏怀的长项在诗上,如果让张敏先演唱完,就算歌曲一般,苏怀再在念自己的原创诗惊艳全场,那种效果就太爆炸了,不如让他先念诗,再让张敏唱,这样顺序一颠倒,先好后坏的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原本邱姝贞还想抗议,苏怀却是不以为意道:“没关系,就按他们说的做吧。”众人皆是气愤不以,却又无可奈何。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在别人的节目上就必须得听人家安排。
  主持人李帅道:“由于直播时间紧迫,最后一首歌曲,由苏怀老师先念出这歌曲改编的原作诗来给各位观众欣赏。”
  观众们都是一阵错额:“这什么情况为什么要先念诗?”“不是唱玩歌在公布吗?这样更加有神秘感。”“为什么更改规则?”
  由于是直播,抗议氛围还没有形成呢,苏怀就已经上台了。
  原本这里该由评审许银江说话,但是他现在已不敢作声了,只得由甲级诗才子原田孝出面,这位身材敦实,满脸大胡子的甲级诗才子,对着苏怀问道:
  “小苏老师,决赛的歌曲,你还用你自己的原创诗改编吗?”
  原田孝的神色比之前严肃不少,这次铃木介参加《华夏好诗曲》的决赛看似是因为陈扬的面子,实际上也是日本文联在背后支持,他们想巩固在华夏文化市场的地位,只是没想到苏怀半路杀出来了。
  原田孝刚才听苏怀那首四言诗,心里也是暗想自己也不一定做的出来,这苏怀的诗词水平,起码是乙级诗才子才是。
  “是的。”苏怀微微点头。
  全场立刻响起一片欢呼,大家都在嚷着“苏老师好样的。”“以原创对原创过瘾啊。”“有胆气!”这个结果一点都不出大家意外,苏怀决赛不上原创诗,根本一点希望都没有,只有与铃木介正面对决。
  虽然赢铃木介是不可能的,可今晚过后,这位面容俊秀无双的青年才子,会给所有人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对比起白白胖胖的陈大奇,苏怀更加像是华夏文坛的未来了。
  苏怀的四言诗,论辞藻优美,并不输与铃木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