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华夏之魂

第一百二十三章 华夏之魂

念完这三首诗,苏怀不由冷冷望着下面那些惊叹与震动面孔,那些之前谩骂过他的人,那些热捧着欧洲民谣,日本鸳鸯蝴蝶派的华夏观众。
  他能感受到这些人的懦弱,能感概他们喜欢那些诗歌里的厌世。
  这些喜欢诗词歌曲的,自诩文艺的人,总是在感概,生活好激烈,人生真残酷,无数次想着放弃就好,心里梦想是“享受生活”。
  是的,他也是这样的人,那么多三流文章,告诉过他如何做一个快乐的人,反正人生最重要的,还是多姿多彩,学会妥协,学会知难而退,好汉不吃眼前亏,退一步海阔天空。
  这些民谣,这些鸳鸯蝴蝶很好,但是苏怀更欣赏那些不要命悬梁刺股,孤独深夜一个人忧国忧民,心心念念:“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的人。
  华夏伟大的诗人,通常是事业上的失败者,他们的诗里却有一股劲:“我想做为国为民做点事,我不想输。”
  伟大的诗人都是很笨的人,很执拗,他们不是在享受人生,他们实在拼搏,与他们时代,权贵斗争,他们的诗里有失败的悔恨,有懊恼的不甘,有忘怀的洒脱胸怀,那些诗句都是他们人生,奋不顾身,殊死搏斗后的精神与感悟。
  这才是华夏诗歌浩荡千年不散的魂魄。
  这不是你们在校园里哼着小调,想着姑娘,念着远方的青春期,也不是你们天天琢磨一些华美辞藻,玩弄的文字游戏。
  华夏的诗,不是这样的,华夏文明也不是这样的。
  向来懒散的苏怀,感受到胸中那股浩然光明的澎湃力量,默默地望着台下所有人,仿佛在告诉他们:这里是华夏好诗曲,不是欧洲好诗曲,不是日本好诗曲,什么才是我们本该有的样子。
  或许你们科技比我们发达,或许你们的拳头比我们硬,可唯有文化这个疆界,你们没有一丝一毫可能战胜我们。
  因为我们骨头里刻着那些诗,血液流淌着那些魂。
  就算我们在谷底时,在战场被击溃,被你们踩在脚底,匍匐在泥浆里,可我们还是会咬着牙,不管是十年,还是百年,终有一天,我们让你会再听到华夏两字,就会胆寒不以,再度仰视我们。
  因为华夏,永远是那个华夏,那个数千年不灭的华夏。
  台下华夏观众心里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从苏怀身上感到那股熊熊燃烧,莫名而浩大的力量……现场静寂无声了将近20秒,全场才立刻沸腾了起来。
  “哗~!”
  “小苏老师真是神人啊~!?”
  “这怎么可能,这第三首是七言,我的天,四言,五言到七言,全部都堪称完美,怎么会有这种天才啊。”
  “我不是在做梦吧?”
  别说是铃木介,陈大奇了,就连知道苏怀本事的张敏,老矮都已经彻底傻住了,原本苏怀显示出的才能已经够惊人了,可谁没想到他还能到了这个地步,他究竟还有多少天才,多少能耐没有施展出来……
  这里可不是泰山诗会,这只是《华夏好诗曲》,以这种泰山诗会上都可以争雄的诗篇,还是三篇一起祭出,这不是要胜过对手,而是真正要把对方碾压成粉末了……
  这就好像,一群人拿着刀剑正在拼命厮杀,结果人们突然看见一个人开着坦克直接碾过来了,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较量。
  铃木介整个人已经有些懵了,他此刻才发觉面对是多么强大的对手。
  他虽然是乙级诗才子,其实也是日本文联力捧造星的结果,他那“鸳鸯蝴蝶派”根本上不了任何正式诗词比赛,而苏怀分明就是真正顶级诗人,三首诗意向不同不说,首首都堪为顶尖佳作,哪里是他能为之相比的……
  铃木介不知道,此时他感受的苏怀身上那股巨大的力量,不仅仅是来自一个人,此刻他身后杜甫,陆游,李白……华夏历史上最伟大的诗人身影,正与那俊秀的面容渐渐重叠着……
  电视机前的华夏观众们都已经沸腾了,各地的人们都不约而同的陷入一种狂喜中。
  燕京大学的一间男生寝室里,一个穿着双星运动服的男生与几个打扮各异的室友,手里拿着折扇,全部紧盯18寸电视机屏幕,不断地念道:
  “插脚红尘已是颠,更求平地上青天……这句真是太神了!”
  “我看,那句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才是经典呢,唉,写得太好了,我女朋友甩我的时候就是这个凄凉劲……”
  “哭丧着脸做啥,女人而已,你没听那句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吗~?做男人洒脱一点啊!”
  在一区民间的大院里,几个家庭围拢着一台24寸熊猫电视机,聚集在一起,都是拍手叫好,几个中年男人边喝着啤酒边赞道:
  “好诗,好诗~新来有个生涯别,买断烟波不用钱,沽酒市,采菱船,醉听风雨拥蓑眠~说得就是咱们哥几个啊。”
  众人哈哈大笑,都觉得这句诗深得他们的心,比起之前那些小情小爱的的“鸳鸯蝴蝶派”“欧洲民谣派”,还是这种味道,对他们这些小市民的胃口,听着就洒脱自在,舒坦啊。
  在金陵市中心沃尔福超市的大卖场中,年轻人们都聚集子啊卖电视的区域,一个拿着小笔记本蹲在地上记下刚才的诗句。
  “我忘记了,刚才第一首开头是什么来着?绝代有佳人……后面是……”
  “那么经典你都不记得,你是猪吗!?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
  “对对~这句绝对是日后的泡妞神句,一定要背下来,妈蛋……写的太好了,绝代佳人还幽住在空谷……这是太美了,只怕只有咱们校花沈君才配得上这句诗啊。”
  “屁话,沈君算个屁,配她把这么好的诗都糟蹋了。”
  而在各地华夏观众纷纷讨论这三首诗时,更有很多热心观众不断打电话道各个地区的诗协。
  “这苏怀是不是你们协会的,他参加不参加这次的泰山谁会?”
  “这么优秀的诗人,怎么会在电视台?怎么还个实习才子!?你们文联搞什么?”
  “咱们诗协里怎么会没有他?”
  所有人都没想到,除了海哥,顾让,华夏竟突然冒出苏怀这样一位诗坛奇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