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新鸳鸯蝴蝶梦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新鸳鸯蝴蝶梦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说道这里,原田孝才干咳一声提醒道:“我看这样吧,小苏老师你可以撤掉其中两首诗,单用一首改编,这样难度会小得多,否则如果改编的不伦不类,只怕是糟蹋了这么好的诗。”
  
  台下的邱姝贞与老矮都看出来了,这原田孝比起许银江高明得多,并没有直接贬低苏怀,反而是故作好意提醒,却是告诉观众,诗写得好不一定诗曲好,提醒观众苏怀这首诗曲很可能改编的“不伦不类”。
  
  众人心里虽气,但是却不得不说这原田孝说得非常在理,三首诗气质迥异,内容也截然不同,怎么能融会贯通,成为一首歌曲呢?而且这诗确实与蝴蝶主题毫无关联。
  
  在场的任何人想想这个问题,都觉得原田孝说得有道理,只怕是苏怀为了一鸣惊人,用诗才令大家印象深刻,才出了这个三首诗同出的策略吧?
  
  原田孝这话明赞实贬,真是厉害万分。
  
  时间已经不够,苏怀根本不可能接受他的提议,只能硬着头皮上,但是如果创作的诗曲有一丝不切合“蝴蝶”的主题,或者把三首诗整合不到一切,都会令人觉得他是用诗才取胜,并非诗曲厉害。
  
  苏怀面对置疑,却是丝毫不乱,只是轻声道:“多谢原田评审提醒,我这首歌就叫做《新鸳鸯蝴蝶梦》,贴不贴题,就请原田评审听过之后再指教吧。【△網WwW.】”
  
  原田孝与另外两位评审都是一愣,《新鸳鸯蝴蝶梦》?你这分明是冲着日本诗曲界来的啊,日本诗曲界以“鸳鸯蝴蝶派”著称,你就写个什么《新鸳鸯蝴蝶梦》……这分明就是跟我们抬杠啊。
  
  苏怀淡然的神色,令原田孝心底不由莫名愤怒,你区区一人,竟想侮辱我们日本数十年创造出来的诗曲派别吗?不由沉声道:
  
  “好,既然是这样,那我看看这首歌是否真的完美融合了那三首诗吧。”
  
  任谁都听得出来,原田孝已经要开始挑刺了,在诗才这个领域,其他两位评审都是说不上话的,但是甲级诗才子原田孝,却世界诗协排名第五十三位的大诗人,他的点评是极有份量的。
  
  旁边的另外一位日本评审《诗曲会》杂志社的山下一郎,也沉声道:
  
  “我提醒一下你,诗曲改编规则是,古文改白话,而且一定要押韵,可不能直接用原诗做歌词。”
  
  苏怀这三首古文诗都太强,要改成白话不失韵味极强,就算原田孝也不一定能做到,两人一唱一合,顿时就把苏怀逼到了死角上。
  
  陈大奇与徐会长等人,都是心里暗道,这日本人就是厉害,真是一针见血啊……他们虽然这次被淘汰了,但是心里还是希望苏怀不要赢得决赛,否则就会彻底让他们变成笑话,比起一败涂地的他们与赢家对比,还是他们两个华夏代表都当输家,日子要好过一些。
  
  两位日本评审句句针对,这也让苏怀原本的优势变成了劣势,铃木介此时已经清醒过来了,只感觉背后已经被汗水透湿,转头望了眼同样是满头冷汗的陈扬问道:
  
  “是你安排他先念诗的吗?”
  
  “是……”陈扬此刻脸部肌肉都已经僵硬了,他已经预感到,无论苏怀得不得冠军,他都已经无法在11台呆下去了……今天过后,他与苏怀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了。
  
  “做得好。”铃木介罕见地夸奖了陈扬一句,如果苏怀这三首诗是在歌曲后面念出来,只怕他无论他歌写得多么烂,这次苏怀都会毫无悬念的取胜,但是诗念在前面,有两位日本评审的暗中相助,他们还是有赢得希望。
  
  以苏怀在《最炫民族风》上表现的词曲水准,根本与他无法相比。
  
  “快,打长途回去联络文联,让他们找人给我投票。”铃木介沉声对自己的助手低喝道。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也容不得铃木介在保持风度了,能动用一切手段,只要能赢,那么他就不会成为苏怀一夜成名的踮脚石。
  
  各个摄像机都在张敏与苏怀两人身上来回切换着,电视机前的观众,都屏息以待,想听听这个《新鸳鸯蝴蝶梦》,究竟是什么样子,他们脑子都觉得这应该是与《最炫民族风》差不多的舞曲。
  
  可没想到,苏怀亲自走到乐队的区域,让顾和尚拿着一把奇怪乐器上来了,琴弦类似小提琴,琴身却像是木质小音箱,这是什么鬼东西?
  
  只有铃木介,陈大奇等人都是微微一愣,心道……这不是二弦吗?这乐器虽然独特,但是乐谱与演奏方式早已经失传了,音色比小提琴是天差地别,只是被当作文物展示而已,苏怀要用这个演奏?
  
  众人惊疑不定中,只见苏怀神色从容,用修长的手指,把着细长的琴弦轻轻一拉,音调一出来竟然如泣如诉,悠扬入空,格外好听。
  
  在场的包括铃木介,陈大奇,阮明,王磊在内的所有的音乐人,都是张大了嘴巴,怎么回事?怎么二弦竟然能发出如此优美的声音,音色这么好听?
  
  而这苏怀?竟然会演奏历史失传的文物!?
  
  只听原田孝轻声呢喃道:“这不是……唱经僧用的二弦吗?不对又不是太像。”
  
  顾和尚心里暗道,你们当然没见过,这把二胡是遗留在南普陀寺中的,虽然一直放在那里,但是一直没有人懂得弹奏,他之前与苏怀聊起,才知道这个乐器竟然拿是单独有乐谱,并有独特的演奏方法的。
  
  世人都以为这“二弦”只是拉着犹如催眠般的音调,令人昏昏欲睡,却不知道,它能演奏出这般曼妙的曲子。
  
  这诗曲比赛中,原创诗已经足够惊人了,但并非没有先例,但是展示新的乐器,在现场演奏,那就是前所未闻了。
  
  苏怀这个举动,简直是令在场所有的音乐才子们,都感觉到头皮发麻,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怎么会有这么多惊人的才华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