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文化世界杯

第一百三十九章 文化世界杯

工作人员点了点头,老刘干咳一声:“那先就这么安排把,以后小苏你临时改主意,随时来找我要人。”遣散众人各自到制片组报导之后,老刘让其他人都离开,对苏怀笑道:
  “小苏好事情啊,刚刚我要人清理了这第三制片组的经费,一共有270万多,带回我们要回去报回台里,你说我们报账多少好?”
  苏怀一愣心里知道这家伙要拿回扣,淡淡地道:“刘制片你经验比我老道,这事由你来决定吧。”
  刘制片笑了笑道:“这钱是陈扬原本拿来拍新节目的,咱们可不能明目张胆的拿,但是我们可以把这笔钱以申请新项目的名义来申报到我们各自组的账目上,毕竟我们接手了陈扬这么多人,要吃喝拉撒的嘛。”
  这私吞容易,但是要不留口实难,老刘这招金蝉脱壳,就是让孙总监默认他们做法,苏怀现在是台里的宝贝,孙总监就算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也绝不会管。
  苏怀倒是没想这么多,他已经有了下步的计划,只是制作费还有些缺口,正好参加完泰山诗会,他就该开发制片组的新剧集了,说不得,还要在泰山诗会上好好宣传一番。
  这华夏文坛如此羸弱,他要一步步把对手所有优势项目,一一拔除,令历史回归本有的秩序。
  当金陵文联正式对外公布了苏怀即将出任泰山诗会华夏队代表的消息之后,这次泰山诗会华夏队的名单意境正式确定。
  对比起刚刚冒头的“诗曲歌圣”的苏怀,华夏“诗坛双杰”,燕京文联的海哥,江南文联的顾让两大华夏扛鼎级别人物宣布参赛,更是轰动万分。
  第二天,星球六,天气入秋,气温清爽可人,今天是休息日,苏怀昨天整理完第3制片组的事情,也是好好休息了一番。
  新买bb机突然响了,苏怀懒得起床心想谁这么早啊?拿出来一看是胖姐发过来一条寻呼:“小苏,你快去联系联系文联,我们最好能上泰山诗会卖中华扇。”
  苏怀这才想到,泰山诗会没几天就要开始了。
  这几天苏怀打开电视,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泰山诗会的新闻,所有媒体都在跟踪报道,好像所有人的焦点都在这上面,报纸上,连篇累牍报导华夏队双子星海哥,顾怀的近日的生活状态,以及分析他们这次能登泰山到那一个阶段。
  电视上,反复播放在这几十年来,华夏队参与泰山诗会的镜头,华夏诗迷们戴着头巾摇旗呐喊,每一次次出征,又每一次次的失望而归……
  华夏队,输给了越南,输给了日本,输给了朝鲜……三十年内仅仅有两次爬山了半山腰……从没有一次达到泰山金顶。
  苏怀听着画面里煽情的音乐,看着那些痛哭流涕的观众,还有那些诗人失败而归之后的绝望悲痛神情,觉得似曾相识……
  “华夏队什么时候才能登上泰山顶!?”
  “为什么我们最山上,所有景色都是由外国诗人定名的?”
  “华夏诗坛耻辱!解散!”
  “华夏诗人加油~~!”
  那一声声呐喊,谩骂,这些人的狂热,又爱又恨,举国关注的情景,怎么跟中国队每次冲击世界杯决赛这么相似呢?
  这个时空的文艺气氛实在是太浓烈了,人们狂热的热爱诗歌,搞得这泰山诗会完全与世界杯是一个氛围,世界杯4年一次,泰山诗会五年一次,一界就是一代诗歌最光辉灿烂的舞台。
  华夏队前五届都是铩羽而归……华夏举办的诗会,却是从未有华夏人登顶,确实是一种屈辱。
  当然朝鲜与日本,都恬不知耻i地宣称这泰山原来是本国国土,是华夏国私自侵占的,朝鲜的教科书里,他们在高句丽时期,他们占了半个华夏国土,前几年还有几个朝鲜二货,爬到泰山顶上插了一面“泰山是朝鲜”的旗帜……
  虽然被警察抓了,但是因为这事这闹事的朝鲜人还成为了朝鲜国民口中的英雄。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啊……
  虽然这里的泰山并非原本山东泰山,而是大灾难潮退之后形成的,但是你们也不能这么恬不知耻啊……
  苏怀正想着,一打开门,就看到一头明媚短发的张敏出现:“快~苏老师,现在就出门,否则等下就出不去了。”
  张敏穿着一身格子夹克,下身牛仔裤称着修长双腿性感逼人,脸上带着兴奋而雀跃的笑容,也许是在部队长大的缘故吧,苏怀总能从她的神色中看到孩子般的纯真。
  今天是泰山诗会华夏队集合之前的日子,不过他们中午先要去出席一个寿宴,文联范主席的母亲80大寿,这次华夏各个诗协都倾巢出动,准备去好好祝寿,也是在泰山诗会之前誓师大会。
  苏怀穿上外套,刚刚一出门,就明白了张敏说得“现在不出门”就出不去了。
  职工宿舍门口,已经站了几十号人,全部都金视的一些员工,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看到苏怀出来,全部都拎着各种水果,鸡蛋,还有礼品盒塞到他手里。
  “小苏老师,您这是要去参加泰山诗会了,一定要给咱们金陵争光啊!”
  “小苏老师加油!”
  “就看您的啦~”
  众人从充满着期待,像是在送一位英雄出征一样,苏怀之前感受到11台里的员工对他的印象好转,可今天的气氛完全不一样。
  这些人再也没有人把他当之前的恶少,再也没有记恨他以前的那些丑事,而是同仇敌忾,希望他能在泰山诗会上取得好成绩。
  苏怀感觉到有种自己要背着炸药包炸碉堡的氛围,应付几句,连忙脱身,上了车之后,张敏笑道:“我看年轻姑娘们看苏老师您都是含情脉脉,您这桃花运确实是挡不住。”
  “桃花也分好桃花,烂桃花。”苏怀摇头道:“要是都是张支书你这样的好桃花,倒是一件美事,可惜啊……”
  这话一说,张敏明媚如花的脸颊莫名一红,心脏猛跳,她万万没想她敬如天神的苏老师会称呼她为“好桃花”,心头也是小鹿乱撞,道:
  “要说桃花,今天我们搞不好会遇到咱们越南女才子纪巧巧,她才是天下第一的桃花呢。”
  “纪巧巧是哪个葱?有海哥,顾让牛吗?”苏怀奇怪道,越南有这么牛的人物?
  “您不知道她?”张敏很是意外:“纪巧巧是世界文联里唯一的女性乙级导才子,也是唯一女性乙级诗才子,剧才子…世界文联里人人喜爱的才女啊。”
  “肯定长得巨难看。”苏怀一听“才女”这词,心里就想到他哪个时代各种美女作家,美女董事长了…能干的女人通常都不好看。
  而乙级女才子,根本就是原本时空的女博士吧?还是三学位的博士……这是多么可怕的恐怖生物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