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草原母夜叉

第一百四十一章 草原母夜叉

可诗协众人见仁娜过来,却是一脸嫌弃与厌恶的模样,苏怀都听到周边有人小声道:
  “这草原母夜叉又来了,真是烦人啊。”
  “她还想找海哥和顾让当他们公司食品代言人吗?真是痴心妄想……”
  “唉,她真是做梦,哪个诗人愿意自掉身价,去代言牛肉干呢?”
  “小声点,别让这草原母夜叉听到了……她发飙起来,可不好玩的。”
  苏怀这才明白仁娜为什么出席这个场合,只是奇怪问张敏道:“为什么大家都叫仁娜是草原母夜叉?”诗协人似乎都不喜欢这草原姑娘。
  张敏虽然不是文联的人,但是也听过这当中的来由,小声道:“这事说起来话长了……”看着仁娜没注意这边,悄声解释“草原母夜叉”的来由:
  “这些文联的诗才子,都是自诩是风流雅士,最讨厌有人说华夏是草原民族,所以一向不喜欢和西北部族打交道,可仁娜又偏偏想找名顶尖诗人代言她们公司的牛肉干,诗协一有聚会她就来,所有众人都嫌她烦……有次聚餐吃饭,仁娜又来凑热闹了,诗协的人想故意气走她,于是都当众笑她是不像是汉族女子那么柔美,过于壮硕……”
  苏怀微微皱眉道:“这些诗协的人怎么能这样?”
  “主要是仁娜太缠人了。”张敏对苏怀笑问道:“你知道最后发生了什么?”
  “仁娜被气跑了?”苏怀好奇道。
  “没有。”张敏微笑道:“众人讽刺完她,突然就看仁娜钻到桌子下面去了。”
  “她哭了……奇怪,她不像是这么脆弱的人啊?”苏怀有些惊讶道,气得躲在桌子下面哭了啊?
  “诗协的人也与你想的一样,以为是话说狠了,仁娜躲桌子下面哭了,可没想到,众人刚想去安慰,就听‘咣当’一声,仁娜从下面把整个桌面举了起来,饭菜碗碟倒的到处都是,把诗协的人都吓得抱头鼠窜。”张敏微笑道:
  “当时据说仁娜举着桌子,对他们感叹:‘哦……没想到我也没这么壮嘛,本来想掀这桌子的,竟然只能把举起来就没力气了……’然后扬长而去。后面诗协的人吓得脸色苍白,只气得骂她“真是个草原母夜叉~!!”这外号才传开了。”
  苏怀听着啧啧称奇,不由望了眼挽着海哥与顾让的手,笑得像朵花似的仁娜,没想到草原姑娘这么豪爽啊,不过这哪里是母夜叉啊,明明是草原女流氓嘛……
  这时候众人商量怎么入座,却发现这座位不怎么够,要分两桌,燕京诗协的秘书长郑贵阳,江南诗协的秘书长曹必成于是提议要分座位,燕京诗协与江南诗协是业内的领军人物,两派向来暗有争斗。
  海哥,顾让等参加泰山诗会等人与他们这些诗协领导坐一桌,其他人坐另外一桌,众人都说好,仁娜却叫道:
  “我也要跟海大哥,顾大哥坐一起。”
  郑贵阳与曹必成头疼不以,互相看了一眼,心想这草原母夜叉在,只怕今天这饭是吃不好了。
  郑贵阳沉声道:“仁娜小姐,我们这里是诗协的位置,你与我们哪位诗人都非亲非故的,坐这里恐怕不合适吧?”
  苏怀张敏跟在仁娜后面,大家都以为他们是西北食品公司的人,并没有人在意他们,苏怀心道,难怪这仁娜帮他们进门,原来可以借着他这个金陵代表,亲近海哥,顾让嘛……
  可正这么想着,仁娜却根本没提他们,只是笑道:“郑会长,我们怎么能说是非亲非故呢?你每年过年过节收我们公司的红包,也不知道多少次了,多少也有点感情了吧。”
  郑贵阳赫然变色,这诗协领导过年收礼,原本是平时的事情,可仁娜这时候说出来,显然是故意漏他底了。
  一旁曹必成知道这仁娜脾气大,心里用强,恐怕赶不走这母夜叉,还是气走她比较容易,于是笑道:
  “我们与仁娜小姐确实有交情,你叫我们这里的人每人一声叔叔,伯伯,我们就让你与我们同席。”
  他们草原部族与人交往,不管多大年纪都是平辈论交,曹必成这话明显就是带有侮辱性质,如果仁娜承认自己是晚辈,就要在一旁帮他们倒酒,也没资格上座了。
  苏怀与张敏都互望一眼,心道,完了,刁蛮的母夜叉只怕要发威了。
  可却没想到仁娜虽然脸色不太好,但是却还是挤出笑容道:“这有什么你们都是长辈,这么叫也是应该的。”说着对着众人一一笑着问好道:
  “曹伯伯,郑叔叔,许伯伯,刘二叔……”
  众人原本只是想刁难一下她,让她只难而退,没想到仁娜这么执着,竟然会当众服软,顿时也是有些懊恼起来,他们这么当众欺负人家一个小姑娘,反而搞得失了风度……
  仁娜叫完所有人之后,这才大咧咧的坐了上去,这时候服务员赶紧上菜,菜肴端上来,仁娜看着那一盘狗肉,突然起身故作惊色,起身对着那盘狗肉道:
  “狗爷爷,你怎么在这里,哎呀呀,我们草原放牧都靠狗爷爷,人人家都供着你,伺候你,怎么会有人这么残忍吃你呢~狗爷爷~你好可怜啊~呜呜~~”
  听着仁娜一口一个“狗爷爷~!“的叫唤,一众曹伯伯,郑叔叔,许伯伯,刘二叔都赫然变色,顿时才反应过来。
  妈蛋……!你这母夜叉分明是骂我们都是狗儿子啊!?
  草原上哪里有人叫狗为爷爷的!?
  苏怀与张敏这时反应过来,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泼辣的仁娜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郑贵阳与曹必成这次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此时虽然愤怒,但是他们先刁难人家,也不好发作,毕竟都是有身份的人,不好再跟人家小姑娘一般计较了,只是不再理仁娜,招呼众人坐下。
  只是宴席每桌都有首座,燕京诗协与江南诗协的人虽然都想坐这首座,但是却不好直说。
  郑贵阳对曹必成笑道:“曹秘书长,您坐这首座吧。”
  曹必成客气推迟道:“郑秘书长,您年纪大,还是您来坐吧。”
  两人互相客套,推迟着,曹必成连连道:“不过是个座位而已,谁坐都可以,郑秘书长您就别客气了。”
  仁娜见这两人虚伪半天,也是有些受不了,直接过去坐在首座道:
  “既然你们都推迟,这位置我来坐就好了,快吧~别客气了,一起坐下吃着喝着吧。”
  ;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