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名留千古

第一百四十四章 名留千古

众人愣神中,只听顾让接口道:“‘夕阳一点已西坠,相思泪,心已碎,空听马蹄归’,‘夕’坠去‘一点’,‘思’字碎去‘心’字,‘马’(繁体)字的底部(足、蹄部位)为‘灬’,合为‘漁’字……”
  海哥继续笑道“‘秋日灿红萤火飞’,萤火飞则天已晚,故秋日灿红去‘火’去‘日灿红’余“禾”;这样,‘草’字头与‘漁’“禾”字拼合为‘蘇’……小苏老师真是好文采啊~~”
  两人一人一句,把刚才这首字迷诗,解得清清楚楚,现场顿时响起一阵惊叹声。
  “原来这诗,还真有玄机……”
  “海老师与顾老师果然名不虚传啊。”
  “厉害啊……原来有这么多门道。”
  仁娜更是雀跃拍手,对苏怀得意笑道:“看看~苏呆子你竟然想难倒我海大哥,海大哥,简直是做梦。”
  苏怀顿时无语,我出来是帮你,你丫怎么倒打一耙啊……
  在旁人看来,这字迷诗虽然巧妙至极,但是出诗的苏怀是早有准备,不知道是花了多少心思,但是解诗的海哥顾让是当场应对,如果比起难度来,顾让与海哥自然是胜苏怀一筹了。
  可郑贵阳与曹必成等众诗人,都互相看着,眼中纷纷露出惊讶之色,已经感觉到这“苏圣人”功力不凡,不单单是在“唱诗令”上巧妙的骂了他们,这首字谜诗,更是难倒了这么多人,没想到金陵竟然出了这么年轻的怪才。
  众人这才收起了轻视之心,过来与苏怀问好:“小苏老师好,实在是抱歉,刚才没认出你。”
  “小苏老师原来年纪这么轻啊,这是英雄出少年。”
  郑贵阳,曹必成被苏怀骂了“龟”和“鳖”,心里不痛快,却也不好与苏怀这小辈为难了,只是在一边不再作声。
  倒是苏怀与海哥,顾让以文会友,都彼此互相欣赏,互相攀谈起来,倒是聊得倒是火热,仁娜瞪大美眸,看着苏怀与海哥顾让谈笑风生,不由心驰神往,心想,如果哪天海大哥,顾大哥能对她像是苏怀这般殷切,那她就知足了。
  “唉,苏呆子你这人虽然爱耍小聪明,但是也有点本事。”仁娜豪爽地拍了拍苏怀肩膀,惋惜评价道:
  “可惜你身为男人,身上没有几斤肉,靠不住,敏小妹你真是没有眼光啊。”
  张敏在旁边秀美微蹙,不满道:“才子靠的是文学修养,又不是称斤卖的……仁娜你别瞎说。”
  “我评的是男人,又不是评是才子老师。”仁娜笑盈盈地喝着酒,眼睛望着身材发福的海哥,顾让只放光,不知不觉中她一人已经喝了三瓶白酒了。
  苏怀边惊讶于这草原妹子的酒量,边问海哥道:“海老师,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泰山诗会,不知道诗会是什么规则?”
  海哥撩着长发,讶道:“小苏你平时都不看电视吗,这么多届诗会,你一届都没有看?‘
  苏怀摇摇头,旁边顾让拿下自己白布帽拍了拍,喂喂皱眉道:“你连泰山诗会都没看过,就有这好的文字感觉?我怎么不相信呢?”
  “哈哈~你这苏圣人,还真名副其实。”海哥嘿嘿笑道,三人以为会友,一见如故,语气也亲热了不少,苏怀连连说摆手道:“海老师别取笑我了。”
  仁娜在旁边哼道:“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在我海大哥面前称为‘圣人’,你还早一百年呢~”
  张敏正气得想反驳,苏怀却是不以为意的摆手阻止,海哥赶紧拉回话题,解释了一番诗会规则:
  “这泰山诗会,一般是有8国参加,华,日,朝,欧,越,泰,马,缅……互相抽签,分别从泰山南北两条路登顶,南路要经过酒亭,剑楼……”
  苏怀听到这两名字,顿时好奇问道:“这酒亭,剑楼……莫非就是泰山五景?”
  一旁仁娜惊呼道:“苏呆子,你好歹是一位才子,怎么连泰山五景都不清楚吗?”
  苏怀尴尬摇头,关于这时空的记忆,他很多都忘记了。
  海哥惊讶之下,点头道:“是,上山每到一景,就要比诗,胜者继续前进,负者就只能下山了,另外北路要经过雪瀑,断桥……南北两路,各经过两景,最终选出一队,然后泰山金顶上最后决赛,胜者就在可以登上泰山之巅……”
  苏怀心里暗道,原来是这样的规则,这就跟足球世界杯一样,先分组,小组出线,然后再进行复赛,再进行决赛。
  仁娜见苏怀神情,也瞪大宝石般的眼眸好奇望他:“苏呆子,我看你也不知道这定名诗是什么吧?”
  张敏不想苏怀被仁娜讥笑,连忙抢答道:
  “这谁不知道啊?不就是在泰山五景比赛中,如果留下的诗是公认历史第一,就可以诗人的名字命名五景~这酒亭,断桥,被叫做吉川酒亭,吉川断桥,就是因为日本的‘醉仙诗圣’吉川菊两首‘独醉吟’,‘樱花桥’两首诗刻在这两景前石碑上,没人可以超越。”
  “呵呵,敏小妹,你还真是护着你家苏呆子啊。”仁娜豪爽干了一杯,咯咯笑道,张敏顿时俏脸透红,啐道:“仁娜你又胡说了。”
  苏怀听到日本人用“诗圣”这个称谓,微微不爽,不过想想自己这也被人叫什么狗屁“诗曲歌圣”了,看来“圣”这个外号,在这个时代并非高不可攀,于是问道:
  “这所谓日本三大诗圣,是不是就是因为他们在五景上留下自己的诗,还没有被人取代?”
  顾让郁闷点头道:“正是这样,除了酒亭,断桥之外,‘花鸟诗圣’锦知一,定名了‘剑楼’,而‘山水诗圣’东山纪则定名了‘雪瀑’与‘金顶’……”
  海哥也是咬牙切齿道:“尤其是这东山纪的那首定名诗,更是被日本媒体誉为‘千年绝句’,评价说是世上其他诗人一千年都取不下这石碑题诗,断定东山纪可以跟着泰山名留千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