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寿宴接诗

第一百四十六章 寿宴接诗

很有大哥范的海哥,点评道:“范主席真是高风亮节啊……堪称我辈楷模。”
  仁娜却哼道:“楷模个头!老范就是个臭流氓!他这穷小子能去汉城诗院上学,还不是因为泡到了金八步的妹妹,还把人家肚子搞大奉子成婚,靠着金八步妹妹出钱出力菜出人投地的,这为了报效祖国,抛家弃子的败类,要我是金八步,我早拿刀剁了他下面那根玩意了!”
  说着,仁娜气愤地掏出腰刀,一刀“咚”的砍在桌上,众人看着那寒光四溢的弯刀,都是吓了一大跳,心里纷纷想,谁要是娶了这草原母夜叉,只怕迟早被她剁掉下面那话儿……
  人人都知道,这母夜叉生性刁蛮,生平最恨负心汉……只要提到这话题就义愤填膺,任谁都挡不住她发飙。
  所以听着她骂范主席,现场竟然没一个人反驳的,就连海哥,顾让都装作没听见。
  只有苏怀,很不以为然道:“男儿志在四方,怎么能被儿女情长束缚呢?范主席有大气魄……”
  几十年前,愿意离开自己老婆孩子,优渥工作,回到华夏这鸟不生蛋的地方,这当中的痛苦煎熬,哪里是一般人能体会的,当钱学森多伟大啊。
  众人听着都瞪大眼睛,心想这苏怀好大的胆子,竟然当这草原母夜叉的面,说负心汉的好话……不怕母夜叉发威,当众剁你两刀啊。
  仁娜微微一愣,却又是咯咯笑起来,伸手摸了摸苏怀的嫩脸:“你这书呆子还真是有意思,你是不是也想学老范娶几个老婆啊~”
  “仁娜小姐,请自重!”苏怀还没说话,张敏已经满脸寒霜地站起来了,一手按住了枪套。
  仁娜闻言,豪爽大笑道:“嘿嘿,敏小妹别紧张,我就是跟你家书呆子老师开开玩笑嘛。”
  她敢惹别人,但是这耿直敏小妹她还真是不敢惹……
  这还参加寿宴的人,吃到一半却还不见范主席回来,心里也都觉得无趣,郑贵阳见气氛有些僵,心里想着,要是范主席等下回来,看到这种样子,只怕于泰山诗会士气有损,于是站起来,拍着手大声提议:
  “各位,今天是咱们文联范主席母亲80大寿,是大喜事,不如我们来为寿星写写祝寿诗,等范主席回来,就当送他母亲达人的寿宴礼物,你们看怎么样?”
  众人干吃饭,正觉得有些枯燥无聊呢,一听这个提议,立马就兴奋起来,不少人都拍手叫好道:
  “好好好~咱们文联的寿宴,自然要以文会友了,来来,看看谁的祝寿诗写的漂亮。”
  “好主意。”
  “谁先来~?”
  众人都兴致勃勃,曹必成却不愿意让郑贵阳一人独出风头,也是大声提议道:
  “这光作诗有什么意思,不如我们按照泰山诗会的规则来接诗吧,一人出一句~这才显得我们华夏文人的风采。”
  这一提议,又比之前单纯作诗的主意更加高明,众人不由大声喝彩。
  苏怀听着心想,这接诗又是什么名堂呢?就听一人嚷道:“那我就先来第一句~~东海长流水~!”
  另外马上就有人对道:“南山不老松~”众人都是拍手叫好不以“接的好~”
  接下来第三句又有人嚷道:“八十古来寿~”
  现场顿时一愕,这人接这第三句与上来句不搭,水平太差了,这怎么接?这接诗最重要就在诗眼,是立意的关键,难度最高。
  这时只听清脆动听声音道:“百岁而目聪~”
  宴会众人转头望去,却是看见一头明媚短发的少女,不是张敏是谁,都不由爆喝一声:“好诗眼~”“绝~!”
  这宴会中女诗人人数本人就少,更别提张敏这般气质的美人,众多单身诗人也是不由趁机叫好大羡殷勤。
  张敏俏脸微红,轻声问苏怀:“苏老师,你觉得我这句接得怎么样?”
  “很有水平啊。”苏怀鼓励地点点头,张敏脸颊就飞上一抹红云,苏老师竟然夸她啊,还是当着这么多得人面,心里也不由小鹿乱撞。
  众华夏诗人见这刚才戏弄他们的苏怀,竟有张敏这样的佳人陪伴,心里既羡慕又嫉妒。
  不过这时众人兴致也起来了,难得华夏诗人们聚集这么齐,各个都想在这场合,好好露一把脸,接诗的热情也是越来越高。
  可无外乎都是些“寿诞生华年,与众不同凡……”之类的通俗句子。
  苏怀在旁听着,也不由心里暗暗摇头,这华夏诗人的整体水平确实是太差了,大部分只能做做打油诗,难怪泰山诗会成绩这么烂呢。
  张敏轻声道:“苏老师,要不要您去参与参与。”
  仁娜瞧见张敏明显想向她证明苏怀多能干的神情,皱眉道:“算了吧,苏呆子你就别献丑了,有我海大哥,海大哥在呢,轮不到你出头。”
  “仁娜小姐说得是。”苏怀可不想参与这无聊事。
  可正说着,突然听有人大声叹道:“我来出一句吧~”众人一听这声音,就顿时心中一紧,金八步要来闹事了。
  只见金八步站起来,大笑道:“听好了,第一句是‘奈何奈何几奈何~~~’”
  众人一听顿时都是愤然无比,人家过寿,你在这里奈何叹息个屁啊?这明显是对去世的人才用的诗句。
  这明显就是来闹事!?
  郑贵阳听着不由皱眉抗议道:“朴会长,你们今天来闹场不合适吧?”
  那朴会长却是呵呵笑道:“说好是按照泰山诗会规则接诗,原本就是起诗一方,就是考校其他人的水平,怎么能说是刁难呢?如果你们接不出,我们来接就好了。”
  听到这话,只听有人笑道:“谁说对不出了,奈何奈何几奈何,奈何今日雨滂沱……”
  众人转头一看就见戴着白帽子的顾让站起来了,心里一喜,可按照规则,一人只能接一句,他这句接上了,要扭转这诗题,第三句才是关键啊。
  只听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滂沱雨祝范母寿……”一头长发的海哥也站起来了。
  顾让又接道:“寿比滂沱雨更多~”
  ;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