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纵狗行凶

第一百四十九章 纵狗行凶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到那两道绿光!苏怀顿时心脏猛跳了一下。妈蛋~!是那条藏獒!?
  
  那藏獒虽然个头不算太大,只是一条为成年狗,但是也有半人高,那眼中射出凶光,看着苏怀浑身发毛,心中不禁想起各种藏獒的都市传说……各种咬人,把人咬残,把人咬死……!
  
  这藏獒竟然躲在后座下,一直趴着没发出任何动静,绝对是训练有素的,这小母夜叉为了对付他,这可谓是存心积虑
  
  仁娜看到苏怀那苍白的神情,得意的笑道:
  
  “不要怕,铁木真只听我的命令,我让他咬掉你一跟指头,他绝对不会咬你的屁股,你刚才不是很猖狂吗?现在你再厉害给我看看啊,哎呦呦,看你长得细皮嫩肉的,我看我铁木真今天加餐到底咬你哪个地方比较好。”
  
  苏怀见那铁木真,虎视眈眈地望着自己,眼神里丝毫没有平常宠物狗的那种灵性,反而眼中绿光闪闪,轻轻吐着猩红的舌头,锋利的犬牙交错,闪着阴冷的白光。
  
  妈蛋……真是大意了,只注意这小母夜叉的刀,忘记她还带了一头恶狗出来。
  
  苏怀浑身冷汗,看着眼前这野性十足仁娜,和这残忍的恶犬,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仁娜见苏怀脸色越来越苍白,心里说不出的高兴道:
  
  “怎么样,小书呆,现在才知道怕了吗?呵呵~别怪大姐我没有给你机会,只要你答应不当这华夏诗队的队长,再为你刚才侮辱我自己赏自己两个耳光,我就绕了你。”
  
  这吉普车后车厢,是仁娜专门改造为了吓唬那些不听话的管理层的员工,公司里哪个不长眼管理层觉得她年轻,小看她,不听她的,她就会来这一招,屡试不爽。
  
  今天见到这个爱出风头的苏呆子,不狠狠吓唬他一下怎么能消她心头之气。
  
  苏怀原本低个头也没什么,但是要他自己打自己耳光,他没还贱到哪个地步。
  
  尤其是对付仁娜这种刁难富家女,你越软弱,她就会越骑到你头上来,苏怀于是故作镇定,满不在乎地看了仁娜一眼,淡然道:
  
  ”这华夏诗队的队长,不由我决定,你觉得你这一条狗,能吓唬得了我吗?”
  
  他还真不相信,这仁娜能无法无天到这个地步,毕竟华夏国是法制社会,和谐社会!你还真能纵狗行凶不成!?
  
  见苏怀如此嚣张,仁娜恨得只咬牙,于是她轻轻打了个响指,狠狠望了苏怀一眼:“铁木真,给我咬住他的胳膊~”
  
  她话还没有说完,后座的藏獒还没有扑上来,苏怀就却动了,猛然朝她扑过去。【△網WwW.】
  
  之前苏怀心乱如麻时,已经想到这招了,妈蛋……《极品家丁》里男主角也被狗威胁过,就是用得这套路,还好他脑子里记得所有的信息……否则慌乱之下,哪里能想到这些。
  
  仁娜措不及防之下,已经被苏怀迅猛扑来从后背死死抱住,苏怀双手抱住她,把她的身子挡在藏獒的面前,狠狠抵在座椅背上。
  
  “你!你要干什么?”仁娜没想到这柔柔弱弱的苏怀,竟然会扑上来,动作还如此迅猛利落,而他的手法流畅,更是出人意料,才一眨眼的功夫,她就已经完全被苏怀制服了。
  
  “你!你不要乱来!我是西北食品公司副经理,市十大杰出青年,你爷爷是团委张主席的拜把兄弟,我奶奶是江南商会的副会长,你的小公司就是江南商会旗下的,你敢动我,我就让你净身出户!”
  
  这倒不是仁娜大意了,虽然她身手不错,但是苏怀却是市高中生武术比赛第三名,论专业,苏怀胜她十倍,又是突然袭击,这才被瞬间制服。
  
  苏怀也是无语,什么净身出户……你丫到底会不会用成语……!从后面抱住仁娜拼命挣扎的身子,双腿夹住她大腿,感受她腿上传来的阵阵细腻光华,胳膊抱着她胸前,感受她那霜峰传来的阵阵热力,让苏怀不禁一阵心神荡漾。
  
  心里暗想,真没看出来,这小母夜叉虽然草原出身,但是这皮肤还真是嫩滑如丝……这样的姑娘如果能天天这样抱在怀里,何尝不是人生一件美事?
  
  咳咳……想什么呢,谁要是跟这小母夜叉好,只怕骨头都要被吞得不剩了。
  
  仁娜感觉到他火热的身体压在自己后背,耳边不断传来视湿热的男人气息,心里不由如小鹿乱撞呯呯乱跳,急忙叫道:
  
  “你要是不放我,我就让铁木真咬掉你下面,让你这辈子都不做不成男人。”
  
  苏怀微微皱眉道:“你在前面,铁木真上来,要咬也是先咬花你的脸蛋,我当不成男人,你也当不成女人了,来吧,我们尽情互相伤害吧~”
  
  仁娜这辈子刁蛮耍横,都没人敢管她,没想到遇到苏怀这样无赖,顿时眼圈也是红了,轻声轻气道:
  
  “好苏哥哥,我错了……绕了我好不好,我跟你道歉~~苏哥哥,仁娜妹妹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苏怀原本也不想这么胡闹,只是被逼急了,才出此下策,现在见这小母夜叉满眼通红,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也是一软,双方刚刚松开,却没料到这仁娜竟然转头张嘴一口咬过来,苏怀肩膀一阵剧痛,但却马上反应过来,再度双手加力,把仁娜按倒,用双腿交叉,把她压在座位上。
  
  只见那藏獒,喉咙里“嗷嗷”作响,冒着绿光要扑过来,苏怀顺手抄起旁边的弯刀,直接挥舞过去,正好砸在藏獒鼻上,那藏獒呜的一声,退了回去。
  
  这次苏怀是真的怒了,他以为只有电视剧里才有这样刁蛮的女人,直接按住仁娜道:“好你个小母夜叉!我明明都放了你还反咬一口,你是属狗的吗?”
  
  仁娜却是媚眼如丝,柔声道:“好苏哥哥,我是属羊的,刚才我就是一时情急,咬了你一口,我给你道歉好不好,要不你放了我,我给你学羊叫,你再咬我两口,不三口……随便你咬我哪个地方都行……”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