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踩踏事件?

第一百五十六章 踩踏事件?

金陵卫视的工作人员也都是吓得不知所措,他们直播泰山诗会这么多届,从来没有出这种情况!
  今年海哥,顾让令人寄予厚望就算了,偏偏还出了个大言不惭的“诗曲歌圣”苏怀,搞得诗迷们群情激动,才闹出这样的事情。
  都是这个小混蛋,说什么华夏队要登顶,这下把所有诗迷的情绪点燃了!?
  完了!完了!这要是发生踩踏事件,有人员伤亡,别说参加什么泰山诗会登顶了,不用上山,他们华夏文联的领导就要全部下课了,所有华夏诗队的诗人都要成为历史的罪人了!
  电视机前观众都看着心脏猛跳,只看现场主持人还拿着话筒毫无希望地高喊着:“请大家保持秩序~!”
  可谁听他的啊?所有诗迷听到自己偶像要离开,情绪早已经失控,只希望能上去与自己崇拜的偶像亲密接触。
  终于保安队的人墙被冲垮了,诗迷们排山倒海一般涌上来,现场所有华夏诗人被人包围着,拉扯着,苏怀看着,海哥被人群冲散了,不到一分钟,就被几个神勇的保安救回来的,脸上又是口红,又是鼻涕,眼泪的,他就像是被几十人强暴过一个星期似的……
  而顾让则情绪激动,在保安的保护下,被人围堵出不去时,心里也是又急又气,竟然干脆躺在地上高呼:“反对个人崇拜!!!”保安们都看得气不打一处来,你丫这时候不跑就算了,还喊什么文艺口号!你不想想现在是什么状况!?
  而苏怀……苏怀遭遇更只能拿恐怖形容,他看着人群不断冲击他这边,有个高喊着说“苏老师!我听了你三首诗,我辞掉工作,一心投入诗歌事业。“戴眼镜的年轻,连连大喊说,已经等了他一个星期,要向他倾诉内心的理想与梦想,被他严词拒绝之后,这个小伙子二话没说,掏出一把匕首戳进自己手背,然后对他大喊:
  “苏老师!我要用我的血,让你看到我你,对诗歌,诗曲艺术的热爱~!”
  苏怀都傻了……热爱个放屁!你把你偶像我当场吓尿了好不好!?你是热爱我,还要是谋杀我!这难道是什么恐怖片现场吗!?
  面对满脸是血的二逼青年,旁边被人群淹没保安队长毫无希望地大喊着:“拉住他!”
  还好苏怀练过武术,这身体又健壮灵活,心想关键时刻还是要靠自己,于是左穿右躲,闪转腾挪,闪过众人围堵,成功逃离的人群中凶猛的中央地带,他转头看到了其他几个队员,跑到了更衣室,还有人像是小偷般的躲在了桌子底下,还有人大喊:“苏怀!苏怀在那边!”企图分散人群的注意力,逃出这场人间炼狱。
  你妈!你们这些卖友求荣的王八蛋~!!
  苏怀看到一群人又满脸狂热地向他冲了过来,原本想拔腿就跑,但是他猛然看到人群一身轻呼,原来狂热的人群挤倒了一个较弱的身影,是一个小女孩!?
  顿时他心里一紧,只感觉时间仿佛都停止了。
  瞬间,脑子里转过无数的念头。
  我他妈该怎么办?我是救人还是逃跑?可我能有什么办法?就算我过去,也会被人群淹没,搞不好会被人踩死,赔上我这条小命……
  我能怎么办……?
  不对啊!我他妈现在是名人了,可名人也是人,我有什么办法……不行,我不能这么窝囊啊!你们不是要诗吗?我会作诗啊~我用诗歌唤醒你们这些狂热的白痴吧!?只有这一个办法了,试试看吧!
  说时迟,那时快,苏怀正想大呼一身要念诗呢,突然就看满脸愤慨的顾让,从地上爬起来,直接窜步抢过主持人话筒,跳上板凳,大吼一声:“我看到颠倒的世界上,践踏大地的野兽们带着原罪!!徘徊又徘徊!不知所以~!!”
  顾让原本就被搞得很愤怒,看到有人被挤倒,更是怒不可遏,你们这群庸俗的蠢人!简直是愚不可及啊,没看到小姑娘被你们要踩伤了吗?你们简直是都是残忍的野兽!没有人性的怪物。
  心里一急,就拿着话筒希望用诗歌喊醒他们了!
  原本混乱的众人,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顿时都顿了一顿,这是顾老师的声音,他在作诗!?
  不是!?他是作诗骂我们啊!?
  诗迷们听出了顾让的这两句诗,是在讽刺他们是,心底顿时莫名愤怒了,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为了见你们付出了多少时间,精力,这么多天来,我们是多么期待吗!?
  但是你们呢,来了一句话还没说,就要走,甚至连让我们多看一眼都没有,眼睁睁看着我们绝望,却不理会我们!
  海哥,郑贵阳和其他几个诗人都傻了……现在诗迷原本就已经情绪失控了,顾让你丫这文艺青年你还要骂他们,你是不是疯了!?你不怕这些诗迷因爱生恨,直接撕了你!?
  完了完了……谁也无法阻止现场暴动了!海哥与郑贵阳都已经吓得面如纸色,心里已经预感到他们即将面临的恐怖景象。
  可正当众诗迷怒火要点燃,完全爆发想再一次冲击华夏诗队众人时,突然,就听又一个声音传来悠悠念颂道:
  “为期待而绝望~为绝望而期待~
  绝望是最完美的期待,期待是最漫长的绝望~
  期待并不一定开始,绝望也未必是结束~
  或许召唤只有一声,最嘹亮的,恰恰是寂静……”
  现场气氛为之一肃,原本愤怒不以的诗迷们,顿时是听着愣住了,转头都震动地看向站在桌子上,念诗的那名俊秀青年,不是苏怀又是谁~~
  愤怒激动的诗迷们都愣住了,因为只感觉苏怀的句子,说出了他们心里的话,苏怀懂他们啊,知道他们为什么愤怒,为什么激动,因为我们太期待了,太热爱了!
  那句“或许召唤只有一声,最嘹亮的,恰恰是寂静……”分明就是告诉他们,寂静也是热爱的一种表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