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南路上山

第一百五十八章 南路上山

众人回到休息室里,才感觉到警报解除,郑贵阳靠在椅子上,整个脸色还是惨白一片。
  苏怀也是捏着自己还不住发抖的手,别看他刚才表面上那么镇定,其实心里早就吓尿了,他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啊,这些诗迷简直是太狂热了!要是真的乱起来,真不知道要死伤多少人了……
  那别说泰山诗会,他们不用参加了……只怕连诗人都当不下去了。
  这时候门一打开,一群人蜂拥而至,作为这次华夏队教练的曹必成第一个进来,上来便大骂顾让:
  “顾让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刚才差点出大事了!”
  “要不是小苏老师临机应变,激怒了诗迷,后果肯定是不开设想!”
  “还是咱们小苏老师有水平啊。”
  郑贵阳看到他们,心里恨不得骂出声来,刚才一乱,你们这几个家伙跑得比兔子还快,现在还有脸说风凉话!?
  顾让性格耿直,直接站起来承担责任道:“教练,领队,这次是我的责任,我接受文联的处分,我当时是没控制好情绪。”
  郑贵阳连忙打圆场道:“好了好了,刚才那场合大家都乱,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我也是没处理好,出了这种事件,咱们这次泰山诗会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不辜负那些支持我们的华夏观众。”
  好歹是有惊无险,也不必追究什么了。
  顾让与海哥此时才回过神来,都惊讶地望着苏怀:“小苏,刚才的现代诗是你写的?”
  苏怀心道以前是徐志摩写的,可现在自然是我写的了,于是点了点头。
  “你还会写现代诗。”顾让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又摇摇头:“你那诗写得虽漂亮,但是作为现代诗内容不细腻,有意境没具象可惜了,可惜了……”
  海哥也是点头叹息道:“是啊,稍微有点可惜。”
  刚才那首诗虽然对现场诗迷来说觉得很惊艳,但是其实是一首残缺的作品,很不完整,并不算多么出色。
  苏怀点头惊讶道:“顾老师,海老师你还真是好眼光,刚才事出紧急,我那诗没念完,其实中间还有一段.”这《再别康桥》非常有意境,用在这种场合确实是糟蹋了,刚才他也是被逼急了,这才没办法使出来的……
  “还有一段?”郑贵阳听着微微皱眉,心想这小子肯定是瞎掰的,刚才那么紧急,能写出刚才那几句已经是惊为天人了,还有内容?除非你长了八个脑袋还差不多。
  顾让与海哥互看了一眼,心里也都不相信,顾让道:“小苏,要是真还有中间的,不如你现在就念出给我们听听,或许我们可以帮你改改。”
  海哥也抱有善意道:“是啊,我看你这诗稍加修改,如果发表在《欧洲诗文月刊》上,一定能让欧洲读者认识你的。“现代诗在新欧洲,可比在亚洲受欢迎多了。
  两人都想帮忙,苏怀于是悠悠念道之前没念出的一段: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郑贵阳听着顿时一愕,还真有写的~还写的这么漂亮?
  “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夕瑶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现在华夏诗队的众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听着目瞪口呆……这…首残诗所有的缺点,全部都被弥补上了,完全达到了意境,具象,内容的完美合一。
  完全胜过了顾让,海哥,乃至这里所有人的作品。
  海哥与顾让此刻脸色也都变了,他们刚刚还说给苏怀改诗的,真是太大言不惭了,这诗他们怎么改?苏怀这首现代诗都已经可以当他们老师了。
  “小苏老师,抽签仪式开始了,快来~”
  “好,我马上来。”苏怀赶紧站起来出去,只留下一脸惊愕的众人互相看着。
  沉默了好半天,郑贵阳才转头,问顾让,海哥两人:“你们两人如果写中间这段,能比小苏好吗?”
  顾让海哥顿时苦笑摇摇头,郑贵阳愣了半天,才一拍大腿怒道:“夭寿啊!这泰山诗会要是考现代诗,我们还真有希望上山顶啊!?非考什么古诗!?”
  众人也都是同样的心情,为什么我们华夏诗人对现代诗有这么强的天赋,泰山诗会偏考这鬼古诗呢!?
  如果是现代诗,那么就只有新欧洲的诗人能赢过他们了!
  另外一边,万种期待的抽签仪式开始了。
  苏怀抽签完之后,感觉自己手气简直太背了……!
  什么叫做运气很差?
  比如买一个月的彩票,连两块钱安慰奖都没得到。
  或是刚想去给自己喜欢的单身女神表白,结果她前一天就被人泡到了。
  还有你去皇冠蛋糕想哪那最后一个毛毛虫时,有个该死的小孩,在你面前夹走了它!?
  以上这些场景,他都经历过,而今天的抽签仪式,再度证明,他简直就是天字第一号倒霉蛋!
  因为他没有抽到很日本队一组!?
  八位队长一一抽签,除了苏怀之外,其他各个队长心里都在念叨:“不要与日本队一组,不要与日本队一组……”
  而他的心里念叨:“千万要和日本队一组,千万要和日本队一组!”
  世界甲级诗人117位,日本独占61人,可说是真正诗坛半壁江山,论整体实力,谁都不是他们的对手,说白了,其他代表队心里都明白,实际上都是来争取亚军的。
  是的,他们确实是来争夺亚军的,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这届冠军会是谁而已。
  苏怀心想,你们这些傻蛋心里应该默念,不要和我分在一起比较好,可事实上,当他把抽到的纸条展开念出是:“南路”之后。
  他就看到了同样抽到南路的金八步嘴角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而也从南面上的越南与马来诗队们,都在欢欣鼓舞互相击掌……
  喂~!难道他参加的是足球世界杯吗?可就算是足球,与华夏队抽到一起,越南,马来你们也应该哭才是吧?
  倒霉啊!日本队竟然是在北路上山!!
  现在,他只能在心里求助观世音菩萨,圣母玛利亚一起保佑日本队,希望他们不要被淘汰了!
  因为如果他们没有他们,那他的登顶之路就实在太无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