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下第一女才子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下第一女才子

苏怀这意味索然的表情,被无数摄像机镜头转播到世界各地,引发了很多人的嘲笑,看看~这口出狂言的小子,在一开始就颓了,刚才还信誓旦旦要登顶啊。
  对于其他国家的诗迷来说,这苏怀只是一个挑梁小丑似的的人物,可对相当一部分华夏人来说,苏怀却是真正华夏代表。
  他们揪心,紧张,恐慌……苏老师之前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些话呢?
  而周院士,顾和尚等人,都在第一时间扼腕叹息,太遗憾了!!为什么不是抽到有“断桥”的北路,而是南路!?那不是《枫桥夜泊》用不上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
  “完了~完了~!我们运气怎么这么不好!?”周院士大骂不以:“这抽得什么破签。”
  “先看看再说吧,唉,确实可惜了。”周夫人也摇头感叹着。
  此时记者也涌了上去,包围住了各个代表,其中包围苏怀的大都是日本记者,因为比起日本队毫无悬念北路来说,怎么看华夏队这个妄人苏怀惨兮兮的反应,能更令他们荷尔蒙上升。
  虽然华夏队成功避开了日本,但是与朝鲜队,越南两只强队分在一组,几乎注定在第一景就会被淘汰了。
  “请问苏老师,刚刚我看你抽签之后闭眼了很长时间,你是在祈祷吗?”一位日本记者兴奋地把话筒递到苏怀嘴边。
  苏怀心想你是神了啊,这你都知道?老实承认道:“是啊,我刚才祈祷菩萨……”
  “你是在祈祷你能登上第一景吗?”日本记者追问道。
  “不……”苏怀很坦诚地道:“其实……我是在祈祷日本队不要被北路被淘汰了……”
  众多日本与华夏记者们,都是听着都糊涂,这是什么意思?他不担心自己,反而担心日本队,他难道是日本队某位诗人的粉丝?
  喂!你这人能不能坚持你自己的小丑立场啊!?怎么说叛变就叛变呢?
  苏怀知道这些人根本不懂自己是什么意思,只能叹叹气,回到休息室与华夏诗队会合,经过这三十二场演唱会……哦不~是记者会后,终于要开始登山了。
  可让苏怀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登山过程竟然是用腿登……一步步地走上去,而且是身后还跟着无数的诗迷加油助威,完全就是高尔夫比赛一样。
  张敏这时候也跟在苏怀身边,一路保护他,免得让人骚扰,苏怀一开始也觉得烦恼,但是没走两步,就感觉到一阵心旷神怡。
  这泰山,并非原本时空的泰山,而是大灾难潮水退却之后,形成一坐高峰。
  山路是又石铺成,旁边有蜿蜒三条溪水,遇到岩石阻挡变倾斜而下,形成一个个小瀑布,像一张张笑脸,迎接客人。
  空旷的地方长满了凤尾草,把石灰势遮得严严实实的,有时候甚至把小河也盖住了。
  山路树木茂密,有高达的橡树,也有枝叶茂盛的常青树,树干犹如长满了苔藓的石柱,树枝上垂满了常青藤和寄生草,柿树散发出的香气弥漫在山路的每个一个角落,沁人心脾,令人神魂飘荡。
  比起都市那种寸草不生的水泥荒野,这个清新,美丽的世界,令人感到一种快乐的共鸣。
  “真美啊~”苏怀不禁出声感概,却听到旁边传来如银铃一般的声音:“这是秋季,要是春季还更漂亮呢~”
  惊讶一回头,就看到跨刀劲装的草原少女正浅笑盈盈.
  “母夜叉~你怎么来了~”苏怀不禁脸色一变。
  “你真是少见多怪,我是华夏诗队的赞助商,我不跟着你们监督你们,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经历宣传我们的产品~”仁娜笑咪咪地对着海哥:“海大哥你说是不是啊~”
  海哥也是无可奈何,身后的顾让更是退避三舍,生怕被仁娜缠上了,但是奇怪了~今天这草原母夜叉,竟然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不过有了仁娜莺歌燕舞的在一旁闹腾不息,华夏诗队也是热闹了不少,众人都觉得倒是没有那么沉闷了。
  “苏呆子,你别的诗写得那么溜,会不会写山水诗啊~”仁娜在旁边俏声问苏怀道。
  “别的诗”自然是指的苏怀写的那些“艳诗”,但是旁人都以为仁娜说的是那首技惊四座的现代诗。
  苏怀原本不想理她,但是见摄影机对着自己正在拍,知道这直播赛事其实就跟他那个时空的真人秀一样,捕捉了诗人的点点滴滴,他也不能失态,也是端着折扇,轻悠道:
  “汉代的人说过,诗者,天地之心。”
  还没说完,就听到伸手传来一声清脆动人的女声道:“咦,你们汉代不是风吹草低见牛羊,放牧去了,还能说出这么文雅的形容来,我怎么没有听过~?”
  众人转头看去,就见另外一路人浩浩荡荡的过来,原来是与他们上同一景的越南队来了。
  只见队首一个女子持着根翠绿竹棍俏皮晃荡,长发披肩,一席飘逸的纱质连衣裙,头发上束了翠绿发卡,在山间阳光一映,更是灵秀生光,清秀可人至极。
  仁娜俏丽中野性奔放,张敏性感中英姿飒爽,而这女子却是浑身上下透着伶俐,笑意里漾着无边秀色,在这山林中出现,竟令苏怀也不由看得一愣。
  “纪巧巧来了~”张敏小声道:“越南诗队今年来成绩不错,大半都是靠了她和胡一南两人。”
  苏怀醒悟,这就是所谓的天下第一女才子嘛……才女就才女,说成女才子真是怪怪的。
  “诶,你就是小苏哥哥吧~~还真是长得俊啊~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纪巧巧眼眸灵动,一头长发飘荡,过来俏生生地端详着苏怀。
  听到这声小苏哥哥,仁娜与张敏顿时都不由怒上眉梢,张敏冷然道:“小纪老师请自重,这还是电视直播中呢。”
  “我哪里不自重了?”纪巧巧瞪大美眸,很委屈地双手捏在一起:
  “小苏哥哥是我那老范爹爹的侄子,我们算是世交,年纪又比我大,我怎么不能叫他小苏哥哥呢?你说是不是小苏哥哥~~~~?”
  ;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