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六十章 登高接诗

第一百六十章 登高接诗

纪巧巧这三声“小苏哥哥”一声比一声更甜,听着旁边的海哥,顾让骨头都要酥了,旁边倾慕纪巧巧的华夏诗人,都对苏怀露出了嫉妒的神色。
  苏怀也是心里暗暗惊讶,范老狐狸还生得出这样灵秀动人的女儿,不过这纪巧巧明显是故意挑拨他和其他人的关系,这是什么意思?美人计?不至于吧?
  看纪巧巧一直用那双如秋水般美眸隐隐端看自己,苏怀愣神间,却听身后一个粗狂的男声道:
  “小纪老师,我看这位就是随口吹嘘,蒙骗一下小姑娘而已,哪有什么汉代人说诗乃天地之心的说法~?不如仔细说说,让我这些越南的炎黄子孙评鉴一下。”
  众人望去,越南队的大队人马已经过来的,说话的人是越南代表队的队长胡一南,长得五大三粗,气质狂放,却是越南唯一的甲级诗才子,苏怀在抽签仪式上见过。
  听他取笑自己,苏怀心想比赛之前惯有的嘴炮大战来了,也是微微笑道:
  “我们汉代华夏人认为,天地如此壮阔,长天大地之间,生长着万物和人,天地山川的巨变,万物草木的生长,人的命运变迁和人生的细微动静,共同合理,才能凝聚成诗,因为天地和时间之中,唯有人是‘有灵’的……
  说着,苏怀畅然看着这山间美景,拿着折扇轻指远景道:
  “汉朝才子陆机在《汉赋》中说,‘观古今于须弥,抚四海于一瞬’说的就是,壮观的天地和辽远的时间,一起涌进人的心灵,那瞬间,我们的那种感动就是诗意,人在诗思澎湃,心灵像春水一样丰盈,润泽时,用文字表达出来,借着山水湖光去赋颂情感,这就是诗~”
  林荫下的苏怀举扇遥指,俊秀无方的面容在阳光照耀中,仿佛散着淡淡光芒,说着这一番令人叹服的“天地之心”文雅至理,看得周遭所有人不由都如痴如醉。
  就连顾让与海哥,都不由在心中感叹,没想到,这世上竟然有这种神仙般的俊秀人物……
  那些在场的女性,与电视机收音机前收看直播的女观众,更是看得意醉情迷……只想着,此刻要是自己站在苏老师身边,听他说这一番诗情画意,就是此刻死了也干休啊。
  而胡一南越南男诗人们,则是不由恨得牙痒痒的,不过就是胡掰了大道理吹牛逼嘛,怎么你们都一脸痴迷的表情,说白了还不是看这小白脸卖相好!
  苏怀一番神侃,令众人佩服万分的同时,也令越南诗队的诗人们心中更是不服气了,心想:“前面就是剑楼,到时候就让你这只会忽悠外行的小白脸现行。”
  众人沿路走着,纪巧巧见苏怀一路与她同行,却目不斜视,一眼都没有多看她,心里也觉得好奇,甜甜笑道:
  “前面就是剑楼了,马上登楼接诗,要比谁先作诗,不知道小苏哥哥,你擅长什么是数字诗,还是排比诗?”
  “什么数字诗,排比诗?”苏怀一脸疑惑,心想不是上了剑楼写个诗而已吗?怎么还要接诗?
  仁娜惊道:“苏呆子,你连规则都没看就当上华夏诗队队长了?你之前不是在寿宴上,与金八步接诗的?等楼之前,两队要先各自出题,胜者可以选择是否先登楼做诗。”
  苏怀顿时是明白了,这就想是足球比赛之前,双方挑选场地开球一样,一开始要进行小游戏,不过诗会把扔硬币,变成了对诗。
  不过这对诗,应该也不进入最后成绩吧?只是正式开始之前,互相之间打击对方士气而已。
  当然,按照通常而言,比对手后出手,可以争取更多的创作时间,当然是比较有利的,如果能在对诗环节上获胜,正式比赛的优势就很大了。
  苏怀虽然不懂对诗的规则,可想无论规则是什么,他都相信自己不会输,于是微微笑道:“都可以啊。”
  那胡一男旁边那名越南诗人,不由冷笑道:“好大的口气,我们胡老师是诗坛排比诗第一人,有本事你来试试排比诗。”
  顾让与海哥显然都知道这胡一男的厉害,连忙小声道:“这越南队上次虽然被日本队淘汰了,但是胡一南在对诗上用排比诗压了日本队一头,我们等下要出,就出数字诗吧。”
  众人都是点头,苏怀却不以为意,心想我倒要看看你这越南汉诗究竟到达了什么水平。
  双方大队人马一路上山,经过蜿蜒山路,终于来到了泰山五景之一的剑楼,苏怀抬头看去,就看那剑楼有五层高,各层大小屋顶,交错重叠,翘角雕塑无数巨剑飞举,仿佛要破天飞去。楼层外绘着各式不同的刀枪剑兵器为主体,云纹、花草、龙凤为陪衬的图案,气势惊人……真是比武汉黄鹤楼巍峨多了。
  苏怀心里也不由暗暗惊叹,这剑楼,这么看真像是《权力的游戏》那铁王座的放大版,不过建得可精美得多了,设计这建筑的大师真是匠心独具啊。
  两队人走到剑楼的巍峨大门前,里面就走出了五位身穿西服的老人,有金发碧眼的,也有黄皮肤的,他们胸前都戴着世界文联顾问的名牌,这五人就是剑楼的评委。
  其中一名胸前名牌写着“李智勇”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他是这次剑楼赛诗的裁判长,当着双方诗人宣布规则:
  “这次等楼赛,先以由双方选择接诗规则,互相接诗,以接诗评价高低,来决定登楼朗诵的先后。
  登楼的朗诵环节之后,我们将以双方的文字,立意,背景,意境,表演朗诵,这五个环节来分别评分,评分高者,可以继续往上,负者下山。”
  “剑楼”作为展出古代兵器的博物馆,作诗主题,自然是离不开“兵器”了,不过为了每届不让诗人们提前准备,在“兵器”的主题为基础同时,每届都会由评审加上一个或者多个别的主题,多个主题结合在一起,再让诗人们现场创作。
  这个规则,也适用于开始的接诗环节,双方选择主题之后,裁判长会随意加入附加条件,以来考验诗人们的水平。
  介绍完规则之后,按照上届排名,由成绩好的越南队先出题,胡一南与队员商量了一下,然后对裁判长李智勇说了“排比诗”三个字……
  ;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