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来接第二句

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来接第二句

这下不光是海哥,顾让皱眉苦想了,就能号称“排比诗达人”的胡一南也是陷入了沉思,谁都没想到这精灵古怪的纪巧巧,竟然会出这么难的题,这让他哪里找三个能“上”的东西啊……
  华夏队肯定是对不出来的,可他们越南队也是对不上啊,这是一句“死句”了……
  电视机前的观众们,也都是冥思苦想,心里也在琢磨,这下句该怎么接,“上”……泰山还有什么东西能上呢?这山路又没有电梯……
  猴子上树吗?松鼠,猴子,老鼠……倒是都可以往上爬,但是这三个动物放在三句里,这诗就太俗了,就算对上,也是个让人笑话而已……
  每次泰山诗会,在这个正式赛诗前,简单又没有太多限制的接诗环节。不光是诗人参与,普通观众也是热情高涨,每个人都有极大的参与感,都可以想出怎么接这诗。
  此时在电视机前,汉城,京都,金陵三大卫视正在进行联合直播,刚刚日本队已经轻取了新欧洲队,登上了雪瀑,此时联合转播团队镜头关注着华夏队与越南队在剑楼的对诗环节。
  此时,泰山诗会直播演播室内,坐着三位嘉宾,来自华朝日三国,分别是日本的花鸟诗圣锦织一,朝鲜诗协朴会长,以及华夏诗协女诗人郑华。
  当转播看到纪巧巧出了三“上”句之后,三人都是连连摇头,主持人问他们感想,郑华直接说:“这肯定就是个死句了。”
  朴会长则是笑呵呵地道:“我看想接这个字,难度太大了,别说华夏队了,越南队自己都接不上的,这纪巧巧出题还真是刁钻。”
  只有两鬓斑白,依然保养的很好锦织一,拿着一把团扇,极有风度摇着,点评道:
  “我看要接上这句子倒也不难,难的是接上了,怎么能让这诗能符合他们的环境,毕竟还是要以泰山的主题,文字必须要描述的一个具体的环境或者场景。”
  这话说出来,朴会长与郑华哪里敢搭话,古文诗三大诗圣之一的锦织一说能接上来,当然是能接上来了。
  女主持人连忙笑着道:“锦织老师的大才,当然是不会被这种接诗环节难倒的,但是只怕华夏队可没有人有锦织老师的实力,海哥与顾让都比较擅长现代朦胧诗。”
  女主持人的话,也说到了华夏观众的心里,众人心里都对这题不抱希望了。
  现场的海哥,顾让也是商量了半天,3分钟创作时限就要到了,海哥道:“我们放弃吧,我看越南队那边也接不上来,这次他们先出题,我们拿个平手也可以……”
  他们确实接不上,也何必白费力气呢,众人都纷纷点头表示赞同,这是最合理的战术了。
  这时候却听有一人有人道:“我们不接,对方万一能接起来,那么主动权就交给他们了,我看还是主动出击比较好。”
  海哥与顾让看说话是苏怀,都是微微一愣,如果是别人说,他们只会当做是逞强,但是苏怀在寿宴上与见面会表现出非凡的急智,令他们都自愧不如,海哥好奇问道:
  “小苏,你有自信吗?”
  苏怀想想道:“一大半吧,关键是怕他们第三句接起来了,那我就不一定能赢这场了。”
  海哥与顾让听着,心里都暗道,好大的口气啊……不过苏怀是队长,他既然表态了,他们也不能反对了,都点了点头:“那小苏你就试试吧。”
  这时候裁判李智勇道:“华夏队,时间到了,你们要接诗吗?”
  “嗯,当然。”苏怀一脸洒脱地走了出来,现在人人都紧张万分,可就他是一脸放松,好像是来游玩一般。
  胡一南等人都没想到苏怀竟然会要接这三“上”诗,顿时也有些好奇,难道这个华夏新人真的有参赛吹的那么厉害?
  所有关注这场诗会的人,心都都很好奇,这个年纪轻轻的苏怀,究竟会怎么应对这种怪题?
  纪巧巧眼眸闪动,更是望着苏怀不放。
  只见苏怀悠然往剑楼的大门处爬了几步阶梯,在众人好奇下,轻轻念道接的句子:“一上一上又一上……一上上到泰山上……”
  众人都是听着定了一下……然后所有人都是心里都乐了~~
  我的天……!你丫在赛前吹了半天的牛,结果你就这打油诗的水平啊?
  “一上上到泰山上”……确实是有三个“上”,确实也符合现实的情景,可是也太无聊了吧……
  海哥与顾让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他们原本以为苏怀有什么急智呢,怎么都没想到竟然是闹这种笑话……
  他们华夏队队长,接这种小孩子的句子,这真是丢脸丢到家了……现在别说等下他们出题赢不赢了的问题了,镜头照过来,就不知道有多少其他国家的诗迷在笑话他们了。
  直播间里,女主持人“噗哧”笑了出来,连连对锦织一道:“果然就像是锦织老师说得,接上这诗并不难,难的是要接得适合啊。”
  锦织一连连摇头讪笑不以,华夏嘉宾郑华此刻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这苏怀怎么能这么硬来呢……还不如直接放弃呢。
  电视机前,其他各国的观众也是哈哈大笑,对着自己身边的人调侃:“嘿嘿,这姓苏的小子还真意思,这种水平都敢上泰山啊?”
  “唉,我觉得我要是生在华夏,我也能上上这泰山诗会~!”
  “可不是,我再怎么也比这苏怀强吧~哈哈,一上上到泰山上,亏他想得出来~”
  “这小子还真是草包啊。”
  在各界嘲笑中,电视里的苏怀攀上台阶没有动,回头严肃地望着越南队方面问道:“裁判,现在轮到对方接诗了吧。”
  裁判也是哭笑不得,对胡一南道:“越南队,该你们接了,你们有三分钟的创作时间。”
  胡一南此时心里都笑疯了,他觉得这苏怀就是嘴巴厉害,实际上就是个草包,没想到他竟然傻到这种程度,原本你们华夏队不接,我们也接不上,这题就废了,可你们硬接了这么滑稽的一句,我们再放弃,裁判也会判我们赢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