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出个简单的

第一百六十四章 出个简单的

轮到华夏队出题,苏怀心想刚才都是我一个人表演了,还是要给其他队友表现的机会,于是对众人道:
  “顾老师,海老师,接下来就你们来出题吧。“
  “不,小苏,你就别看我们笑话了,还是你来吧。“海哥苦笑摆手,经过接连几起事件,就算他们再反应迟钝,也看出苏怀是临机应变的奇才,哪还敢再苏怀面前献丑。
  顾让也皱眉道:“小苏,你不用管我们面子,只要华夏队能赢,接诗环节都让你来也行啊?“
  其他两位队员也赶紧道:“是~小苏老师你就别推迟了。““我们反应慢,接诗还是要靠你来出马。“
  其实他们倒不是不相信自己,只是每逢泰山这种万众瞩目的场合,参加比赛的诗人,无不紧张,特别是背负全国数亿观众热切期待的华夏诗人们,往往都由于心理负担太重,在泰山诗会中,都表现不出自己的正常实力。
  尤其是这种接诗的小游戏,往届,他们都急得一头乱麻,哪里像是苏怀这样,面对如此难题还能游刃有余的。
  为了这一场诗会,顾让,海哥几人都等了5年,人生有几个5年?
  万种瞩目场合里,谁不想独领风骚,可万一自己上前输了呢?刚才苏怀接第一句诗的时候,他们全身都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现在情绪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现在苏怀不出题,他们也想不出什么好题目来了。
  毕竟苏怀在刚刚那么不利的局面下,当所有人都认为华夏队绝对接不上来的时,他用自己机智与实力告诉所有人,他们华夏诗人不怕任何刁钻的题目。
  这种气势与自信,是他们华夏诗人,乃至所有华夏文人最缺乏……
  顾让与海哥等人都明显感觉到,苏怀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底气,好像什么难题在他面前,他都毫无畏惧一样。
  交给苏怀吧,看看他能否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华夏队,轮到你们出题了,是要选择排比句,数字句,还是别的形式?”裁判长李智勇,提醒华夏诗队。
  苏怀上前来,当着电视机前所有观众,淡淡道:“排比句吧,我以‘一’为题,除了诗眼外,每句有1个‘一’就好”
  啊?
  这是什么情况?
  苏怀竟然选择了越南队最擅长的排比诗?这分明是带着挑衅的意味。
  可他既然要回应越南队,怎么又偏偏选择了“一”字这么简单的题目呢?
  刚才大家可都觉得一句里有三个“一”都很简单呢,你这一句里只加1个“一”而已,有什么可难的啊?
  胡一南听着,不由神色轻松,心里暗道,好啊,你还讲客气啊,这分明是道送分题啊。
  李智勇微微皱眉,与评审们商量了一下,刚才越南队出题刁难,而华夏队却太温和了,如果他们不把条件设定的苛刻一点,只怕会让电视机前的观众认为他们有偏袒之嫌弃。
  “好,那我们评审的附加条件是……”李智勇上来前拿着话筒宣布道:
  “除了诗眼之外,每句必须要有方向词。”
  这题目一出,联合直播间里的女主持人就惊呼道:“哇,这条件真是困难啊~不亚于刚才的三个同字词啊~”
  朝鲜诗协的朴会长,就摆手道:“诶~其实这题不难,方向词语用诗,还是非常简单的,第一句出‘上’,第二句就对‘下’,出‘前’就对‘后’,出‘左’就对‘右’……比如刚才那句‘一上一上又一上’,完全可以对‘一下一下又一下’嘛……”
  朴会长说得有趣,直播间里也是响起一阵笑声,倒是锦织一却是凝神思考,点评道:
  “方向词确实不难,但是要把整首诗,接得符合泰山这个情景,而且有意境,却很不容易的,华夏队刚才的接诗环节拿了甲等,我看这次出题他们有意是要出一题简单的,让越南队无从发挥。
  目的,其实并不是要难倒对方,只要对方做出的诗,达不到甲级评分,他们就赢了这对诗环节了。”
  “花鸟诗圣”这么一分析,演播室与电视机前的人才都恍然大悟,原来华夏队是用的这个战术啊,难怪要出1个“一”这么简单的题目啊。
  此刻,越南队听到题目,也是聚在一起商量,胡一南想法与锦织一是一样的,冷声骂道:
  “这姓苏的小子果然是狡猾,他是故意出简单的题目,让我们没有机会发挥,就算我们接上了,只怕也评不了甲等。”
  要知道,评审对于对诗环节的评分,是难度越高,评分就越高,题目要是太简单了,就算你接得滴水不漏,也很难评到甲等的。
  ”这华夏人还真是无耻,竟然这么不讲风度!”
  “哼,这手段确实是太卑劣了~”
  “这就算他们赢了对诗输了诗格,到时候人人都看不起他们~”
  越南队众人都咒骂苏怀狡猾,可心里也知道,如果这么简单的题目,只怕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了,心里也是不甘不愿的。
  只有纪巧巧眼珠来回伶俐转动,心思百转之后,笑道:
  “我们也不一定输啊,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胡一南问道,这古灵精怪的纪巧巧,花样百出这种局面,还只有她能反应地过来。
  纪巧巧用手玩着自己脸颊边的一缕秀发,轻笑道:
  “能有什么办法,当然是耍赖啊~我们接不出甲等诗,可只要我们接几句之后放弃,让他们自己也接不出这诗,那么这题目就变成绝题了……出现了绝题,按照规则来说,就要重新立题,那就又论到我们出题了,等我们再出一题难题,他们接不上,我们能做出甲等诗来,就可以打个平手了。”
  胡一南一听,这法子虽然无赖,但是确实是个妙招。
  要是前几年,面对华夏队这种对手,他是不屑用这种方式的,让他们选先后顺序,他也有把握在剑楼上宣诗击败他们。
  可今天看来,华夏队实力不俗,这个先手还真不能让,被人说无耻就无耻吧……成王败寇,只要能赢,有什么手段不能耍横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