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以诗为证

第一百七十二章 以诗为证

现场掌声经久不息!华夏观众们都快把手拍断了,可所有人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华夏观众们热血沸腾,无数人都在高喊着:“苏老师!”“苏老师!”“苏老师!”为他喝彩,为他打气,为他撑腰?
  他们不光是为了苏怀,更是为了自己!
  之前越南队写诗抗华时,所有其他国家的观众都拍手叫好,把他们当作公敌!嘲笑他们,蔑视他们!
  可现在呢?到底谁是真正的炎黄正统?哪个民族才是真正的文化之邦!?
  可这时候,胡一南虽然精神濒临崩溃,但是身为越南队队长,他还是忍不住站起来了,冷着脸道:
  “苏老师,我们拿来的是历史文献,是有历史记载的,我想请问你,你说的那些故事,是文艺创作,还是你有考证的?”
  现场只要不傻的人,都能判断这首《兴亡剑赋》,远远超越了《金刀赋》,唯一的弱点就是他背景上,没有可以支撑的证据。
  苏怀却低声道:“我这当然是历史。”
  “哪里的历史,证据呢!?”胡一南咄咄逼人追问。
  苏怀神色从容道:“众所周知,我父亲是金陵卫视台长,他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收集华夏文化历史,在各个地区收集了各个流川下来的民间口述故事,这些故事汇聚,找到脉络,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些事迹。”
  赛前所有媒体,都在炒作他是金陵卫视台长儿子,华夏文联主席的侄子,所有观众都知道他底细,这反而成为他最有利的背景。
  你们不是说我是电视台和华夏文联人吗?我他妈就是电视台和华夏文联的人,我老爹就是有能力收集这些民间故事。
  “信口胡说!”胡一南没想到苏怀竟然会这么理直气壮的胡扯,气得直接站起来了指着苏怀的鼻子骂道:
  “口述历史?那就是根本没证据,你怎么证明说故事的人没有说谎呢!?”
  观众们都吓了一跳,原本颂诗比赛,怎么变成了争论历史了,海哥连忙大声抗议道:
  “胡一南!你这不是胡搅蛮缠吗!?我们这是艺术创作,有加工成分的,哪里有什么严格考据!!?”
  苏怀却摆摆手,望着胡一南淡淡道:
  “你也说了,口说的不能当真,那么文字写的就能当真吗?你这材料真是那个士燮写的?怎么证实?就算真是士燮写的,他记录是真实的吗?有没有往自己脸上贴近?谁在历史的当场?谁看到真正的历史?“
  说着面无表情地道:
  “你说那士燮是越南国王?但据我从民间故事里听到的,这士燮不过是汉三国时期交趾郡。也就是现在你们越南的一名军阀而已,不知道你们那《士燮集》里,有没有提到他的信息?
  士燮年少时师事学者刘陶,其后逐渐升任交趾太守。后被朝廷加职绥南中郎将,迁安远将军,封龙度亭侯。在步骘接管交州时积极配合,归附孙权,被孙权加为左将军;此后又因诱降益州豪族雍闿而迁任卫将军,进封龙编侯。任交趾太守四十年。黄武五年,也就是公元226年去世,享年九十岁。”
  苏怀一番话说出,胡一南顿时呆立当场。
  《士燮集》出土,里面记录了士燮前半身,对于越南不利的信息,他们都刻意隐瞒了,可苏怀竟然随口都说出来了!而且他还知道《士燮集》里没有记载的后半生。
  所有的细节,人物,官职……甚至去世年代,
  苏怀却是得理不饶人,冷然道:“你没有直接证据,我却有,岳飞的故事是假的吗?但是我父亲收集民间故事有人记得他的诗。”
  不是要历史吗,我没有文物,但是我有文化为证。
  这下子所有观众又是一愣,怎么有诗为证据?真的假的?
  只听苏怀朗声道:
  “绍兴十年(公元1140),岳飞挥师北伐,大破金兵于偃城。进抵距汴京仅四十五里的朱仙镇后,他对部下说:“直抵黄龙,与诸公痛饮耳。”写下这首《满江红》的词!”
  说着苏怀当着众人沉声道: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泰山诗会是不允许词参赛的,但是苏怀这首词,一念出,就把众人带入了那国仇家恨的悲歌岁月,令观众好像着魔一般,无不神往。
  现场评审团,与胡一南等人听着都大惊失色,这是一首气壮山河、光照日月的传世名作啊,怎么会?这真是华夏民间流川的?
  如果没有岳飞那样的英雄,那些村姑村夫怎么可能写出这样的句子?
  苏怀的声音越来越高昂,继续朗声道:
  “正统十四年(1449年)土木堡之变,明英宗被瓦剌俘获,于谦力排南迁之议,坚请固守,留下诗句。
  殉国忘身,舍身取义,宁正而毙,不苟而全!”
  “天宝十四年(755年),安史之乱爆发,58岁老将郭子仪出山勤王,留诗云:‘力微任重久神疲,再竭衰庸定不支。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你他妈不是说我没证据吗?我证据多的是,这些诗句中有些明明不是这些郭子仪写的,我就偏惯上他们的名号。
  为什么?难道就准许你污蔑我们,就不准我们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再说了,这些诗句虽然是不同人写的,但是精神还是一样的,都是我这“兴亡剑”的内在精神,就算嫁接在一起,也是适合无比!
  如果你们想再要证据,我还有几十,几百,几千个人物,我们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那么多为之英雄,诗句,我随手砸,都能把你们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