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诗圣参赛

第一百七十六章 诗圣参赛

苏怀大口扒拉盒饭,想起身去拿水,张敏却拉住他:“等等苏老师~”
  说着轻轻用手把苏怀脸上饭粒拨下来,笑道:“好了,现在好了,像是个优秀又精神的团员了。”
  苏怀一愣,怎么这向来刻板的张支书还会说这种俏皮话?
  张敏被她望着俏脸一红,羞愧道:“苏老师,你不是要我不要太严肃吗?我就看了看书,学了学一些打趣的话,刚才难道不幽默吗?”
  苏怀反应过来之后,顿时哈哈大笑:“幽默,太幽默了,张支书你真是太有意思了~”哈哈这是恶上哪里有人看书学会幽默的啊~这敏敏郡主真是太可爱了。
  就这样,两人互相聊着,在兴奋与激动过后,苏怀感受一阵轻松与舒缓……
  经过这几天的三十二场记者会,高强度地对镜头摆pose傻笑后,突然这么放松下来,苏怀感到一阵强烈的困意来袭,在闹哄哄的现场,他吃完饭后,整个人就靠在椅子上慢慢睡去。
  他依然能听到,外面时不时传来的喝彩,掌声,尖叫,这些背景声,都像是美妙的摇篮曲一样,令他感到格外惬意。
  正在苏怀在张敏身边顺服睡去同时,另外一边,整个日本,朝鲜文联都已经发生十级地震,所有人都为华夏出了一个旷世奇才而感到紧张。
  苏怀的《兴亡剑赋》,在直播之后,被全世界各国的诗人,诗迷们传阅研究,引发了巨大的轰动。
  苏怀的诗,不仅仅是文字的艺术,更是有一种波澜壮阔,极为令人神往的气质,震慑人心。
  日本,朝鲜的诗人们,看到这首的《兴亡剑赋》,第一个反应就惊叹:“古诗还可以有这样写!?”
  在华夏队与越南队赛诗的时,日本已经早早结束的战斗,晋级半决赛。
  作为队长的吉川菊,正与队员们商量明天的比赛,不过虽然他们准备雪瀑的诗,但是心里却已经开始惦记泰山金顶了。
  他们心目中唯一有威胁的对手,只有金八步的朝鲜队了,上届他们也是险胜。
  虽然对手实力不俗,可这次吉川菊与队员们对于金顶的诗,都早有准备,心里也非常自信,可他们还希望能更加完善,务必想做到万无一失。
  正在他们闭门准备时,大厅的大门却被推开了。
  “吉川老师,你们还在忙吗?”进来的人两鬓斑白,竟然是刚刚录制完直播的“花鸟诗圣”锦织一。
  吉川菊满是皱眉的脸,明显有些不悦,喂喂皱眉道:“锦织君,现在我们在准备比赛,任何事都不该打扰我们。”
  锦织一面色沉重,苦笑道:“吉川老师,我的剑楼定名诗,被人给摘下来了。”
  “什么?”所有日本参赛诗人顿时都腾得站起来了,全部都是满脸的不敢相信。
  锦织诗圣的《信长刀赋》,竟然被取代了?
  “是胡一南?”吉川菊一愣之后,冷然道:“越南那边是不是拿出什么《士燮集》吧……他们准备了这么久,终于拿出来了,不过胡一南有这个本事,倒是真令人意外。”
  “不是他。”锦织一失落地摇摇头。
  吉川菊微微皱眉道:“难道是纪巧巧?这小丫头有些急智,但是论真正的诗才还不算顶尖,竟然能胜过你?”
  锦织一咬牙道:“我是输给了华夏队那个苏怀……”
  这下子吉川菊终于露出惊讶之色:“苏怀?那个赛前说大话的华夏队队长?”
  其他日本诗人也惊讶道:
  “就是那个爱吹牛皮的?”
  “他一个实习才子,他能写诗?”
  “他能懂什么作诗?”
  “这是他写的诗,吉川老师您请看。”锦织一递上一张纸,上面是他抄下的《兴亡剑赋》。”
  吉川菊等人围拢一看,几分钟之后,所有人都沉默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一副惊得不行的样子,一个个一言不发。
  锦织一问道:“你们觉得这诗怎么样?真的胜过我的《信长刀赋》吗?”
  一位日本诗人低声道:“我觉得文字上确实厉害,但是这诗还是美中不足啊……”
  另外一人也道:“是,这诗前面情绪,与后面的太不搭调了……”
  “情绪转折有些过于突兀了。”
  虽然大家人人惊叹,但是多少心里还是不服气的,总是想挑些毛病出来。
  苏怀这首《兴亡剑赋》前半首“拂拭兴亡剑,西登泰山楼,长啸万里风,扫清胸中忧,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从一开始的豪迈,开阔,到中断的杀意凛冽,潇洒肆意,都堪称精巧绝伦。
  单单是这前半首,就已经超越了《信长刀赋》了,可后面又一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虽然也是令人震动的绝句,但是却透着股悲壮感,有种强烈的割裂感。
  这些日本诗人没有看直播,没听苏怀那个“兴亡论”的信念与故事,所以觉得这诗前后有些冲突。
  “吉川老师,你怎么样看?”锦织一问道。
  吉川菊沉默了片刻:“我觉得这诗像是两个人写的,应该是海哥与顾让两人一人写了一半,然后由那个苏怀表演朗诵出来,这三人合作,才赢了你的《信长诗赋》……”他不相信,在现场有人能做出旷古绝今的诗句。
  锦织一这时候才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崩塌的信念,回来一些,道:
  “那吉川老师你们要小心,这次决赛对手很可能是华夏队。”
  吉川菊却断然道:“这华夏队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还要等三天后他们与朝鲜队分出胜负……不过无论是谁与我们一起踏上山顶,这次我们都不会输,放心吧,锦织君,如果实在不行,这次就由我来参加最后的决赛吧。”
  锦织一听到这话,这才心里的大石落下,连连信息道:“那就好,吉川老师出马,那就没问题了。”
  他心里一种有些惶恐不安,总有种强烈的预感,如果吉川老师不亲自上阵,只怕这届泰山诗会,他们会一败涂地…
  当然前提是苏怀能过朝鲜队这关,可不管一个星期之后,苏怀是否能与他们在山顶相会,这位年轻天才都已经引起了整个文坛的轩然大波,足以令所有人感到震动了,吉川老师虽然口头说不要紧,但是也感受到了这首《兴亡剑赋》的力量吧,否则不会突然宣布参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