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褒贬不一

第一百七十七章 褒贬不一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泰山诗会第一轮预赛结束,第二天各地报纸,都已经以巨大的标题报导相关消息,而毫无悬念的,第一轮最大的新闻,就是华夏队长苏怀以《兴亡剑赋》拿下了泰山剑楼的定名权。
  
  那首斑斓壮阔的《兴亡剑赋》,令全世界的诗迷为之惊叹。
  
  在汉城,京都,河内,甚至新欧洲的华盛顿,天使城这些平面媒体发达的大城市,诗迷们都兴奋热议这首诗,说好说坏的都有。
  
  “哇……真是没想到,竟然有华夏能拿下泰山五景之一的定名权。”
  
  “那首《兴亡剑赋》,确实是太有感觉了,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光是想想那场面,都令人心驰神往啊。”
  
  “得了,这家伙就是华夏队里请来的模特,我就不相信那诗是他写的。”
  
  “真正令我感动的是那句,诗背后那‘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没想到华夏还有这么高尚的人。”
  
  “算了吧,我看那都是他杜撰的。”
  
  不过比起诗迷这些文艺人群的褒贬不一,对于普通看个热闹的观众来说,苏怀可是真是迷倒众生了。
  
  “看了那场泰山诗会的预赛吗?我简直爱死那个苏怀了。”
  
  “今天我才知道,诗人里竟然有这么酷的人。”
  
  “他念诗时候耍得那套剑法,简直看得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各个电视台都在晚上重播了泰山诗会中的精彩镜头,苏怀那吟诗舞剑的一幕,不知道令多少少女们看着心脏骤停,整个人魂都飞到苏怀那张俊脸上了。
  
  而在各地大学里,《兴亡剑赋》的手抄本,只在一个下午的时间之内,就已经疯狂流传,令无数文科学子们,都看得心驰神荡,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到泰山,亲眼看看这苏怀惊艳诗坛的那一幕。
  
  所有人,都想亲眼看看那把曾经默默无闻的“无名剑”,怎么成为人尽皆知的“兴亡剑”。
  
  而此时,金视11台第7制片的电话,也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热线电话,无数的出版社都打电话过来,老矮接电话都接疯了。
  
  “喂,我知道你是出版社的,是~苏老师是我们这里的,要出诗集?不了,版权我们不卖!‘
  
  “5万一首?还有分成?你打发叫花子呢?这价钱我都不出!还想要收苏老师的诗歌版权?”
  
  “是不是出版社?我直接就告诉你吧,苏老师不出诗集!”
  
  谁能想到,几个月前无人问津的第七组,一跃之间就人气高涨了,成为整个11台最热门的地方了。
  
  邱姝贞看着电话响个不停,整个组内各人忙得不亦乐乎,也不禁心里暗自欣喜不以,坏坏竟然比她想象中的还能干啊。
  
  孙总监接到这个苏怀拿下剑楼定名诗的消息,高兴的嘴巴都合不拢了,让员工买了今天下午所有的晚报,与文学特刊,一条条的消息看着。
  
  《燕京青年报》的专栏作家记者文远评价道:
  
  “从文学的角度老说,《兴亡剑赋》是一首令人热血沸腾,激昂澎湃,又回味无穷的电影,从艺术内涵上来说,它是一部值得兮兮解读品味,背后华夏英雄传承的信念,更是令人振聋发聩,这无疑是华夏至今为止最优秀的古诗。”
  
  《诗歌报》文学评论员章进则感叹道:
  
  “我认为,《兴亡剑赋》虽然看似遣词用字简单,但是却是一部无比深刻的民族诗歌,我很难想象这是由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写出来的,所以我不得不相信他口中描述的那些,看似虚无缥缈的民间故事,具有极高的真实性。”
  
  而日本大板发行《亚洲文学》特刊里,京都大学教授冈本龙一也是赞叹不以:
  
  “这首叫做《兴亡剑赋》的诗,把传统的兵器题材表达出了新的含义,远远以往歌颂古代英雄,与神兵利器的威力,苏怀,顾让,海哥三位优秀的华夏诗人合作,展现了完全超越其他竞争者的境界。
  
  而苏怀的剑术表演更是令人惊叹,他的诗因为剑而显得更加震慑人心,他的剑也因为诗的魔力,更令人目眩神迷。”
  
  越南的报纸《河内晚报》则以“剑楼惨败,却虽败犹荣”为标题,表扬了越南诗队的表现:
  
  “这次越南队的《金刀赋》展现了超越以往的水平,甚至达到了同题材《信长剑赋》相同的感染度,可惜的是,我们遇到了苏怀和他的华夏队,不得不承认,在这位如彗星般的天才,轰然降世,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他令我们看到兵器诗的新高度,也令越南队在发挥如此水平之下惨败……我相信,就算是日本队在剑楼遇到本届的华夏队,恐怕也是胜负难料……”
  
  孙总监看着这些报纸,心情都要到天上去了,只恨不得走到街上大喊,苏老师是我们11台的宝贝,是我们11台的骄傲~~
  
  可另外一方面,在第二天日本,朝鲜等诗歌强国的各个电台直播节目中,关于刷会的争论却是激烈异常,喜欢他的人各有不同,但是讨厌他的人,却都是因为同一条理由。
  
  “这个人为了获胜,不择手段,甚至编造历史故事!!!”
  
  所有人都在大骂苏怀根本就是“信口胡说”,什么岳飞,于谦的,听都没听过,历史上哪里有这一号人物?
  
  特别是原本的大热门之一的朝鲜队,在一天之间就被苏怀一个人抢了风头,把他们通过预赛喜讯完全掩盖住了,朝鲜方面从民众到媒体都是出离愤怒。
  
  特别是把名声看着极重的朝鲜诗协朴会长,想起自己在寿宴上被苏怀针对,这次又让他抢了风头,心里也是不服气,在第二天,各国的获胜的诗队按照惯例都会参加,各种电台直播节目,以为宣传造势。
  
  为了泰山诗会的直播,主办方在第二届时就在泰山半山修建了直播大厅,以便各国媒体在泰山做直播节目。
  
  朝鲜朴会长参加的就是汉城交通台的《夜间文话》栏目,在直播节目中,主持人问道:
  
  “朴会长,您作为资深的诗人,怎么评价这次华夏队赢下剑楼的定名诗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