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他们存在吗

第一百七十八章 他们存在吗

面对这个问题,朴会长在节目里笑了笑表示:
  “诗倒是不错,但是刻意的痕迹太重了,有些诗人把诗当作了成名的手段,为了加强文字的感染力,自己发挥想象力编了一些故事,哗众取宠的意味多了些,是不是真有本事,到了酒亭,以具体食物美酒作诗时,只怕他就不能编出故事应付了。”
  朴会长是汉城诗院的名誉校长,他的同窗金八步是朝鲜四大诗人之一,而华夏文联的范会长也是他的学生。
  这次他虽然没有点名,但是所有人都听出他是批评苏怀,这也是大大满足了那些讨厌苏怀的人的心意了。
  朝鲜观众打电话,纷纷表达了对朴会长观点的支持。
  “我也觉得华夏队这次也是耍手段赢的。”
  “是啊,又是舞剑,又是编故事的,这到底是比诗,还是比演戏呢?这苏怀怎么不去念北影?”
  “朴会长说得好,我们真觉得苏怀太浮夸了,那些媒体还尽夸他,等到了酒亭,我就不相信他还有这本事。”
  这边朝鲜观众群情激奋与朴会长在一起骂苏怀,苏怀也正在在朴会长隔壁的录音间做电台直播节目。
  这个叫《直播热线》的节目金陵卫视的王牌栏目,苏怀作为队长的他,也是推辞不了,而这次还特邀了越南诗队,也是在人气极高的“文联第一女才子”纪巧巧参加。
  两队在剑楼比赛之后,也成为了最热门的话题,纪巧巧在亚洲人气极高,她与苏怀两人又是“世交”,越南方面也是刻意营造这点,以达成与华夏文联的各项合作。
  而这个节目也是这次合作的内容,苏怀一到演播室,也不想惹纪巧巧,他总觉得这小狐狸对自己别有企图。
  这小狐狸伶俐狡猾,他不明白,为什么她又可以在越南混,又可以在华夏受这么多人喜爱……还没人骂她越奸,卖国贼的。
  再节目开始之前,纪巧巧却也不打扰他,只是闭目养神。
  苏怀悄悄望去,剑她闭目而坐,嘴角微露笑容,脸上雪白的肌肤之中透出一层红玉般的微晕,真是晨露新聚,奇花初胎,说不尽的清丽绝俗。她颈中挂着一串珍珠项链,发出一片柔光,更映的人似美玉,心里也不由暗想:
  难怪,越南和华夏人都为这小妮子神魂颠倒呢,真是长得跟小仙女似的,看来什么年代,颜值都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正想着呢,女主持人提醒:“苏老师,快准备,直播马上就要开始了。”
  苏怀赶紧戴上耳麦,节目一开始说了一些客套话,然后与纪巧巧互相吹捧了一番,无非都是“我倾慕佳人已久,我被苏老师已迷倒。”之类的狗屁话。
  到了电话互动环节,华夏观众们狂热无比,一名女观众打进电话来几乎是用尖叫的声音在嚷着:
  “苏老师~噢我的天~我真的和你说话了,噢我太激动了!”
  苏怀微笑道:“是的,你好,我是苏怀。”
  那女生更加激动了,声音带着哭腔颤抖道:
  “天啊,苏老师,我从一开始打这个电话,你太棒了,我太喜欢你了,我爱你,从你的《唐伯虎点秋香》开始我就超级喜欢你~噢,我的天啊……”
  苏怀能怎么办,只能连声道歉,对女主持人做了个“这怎么搞?”的表情,那位经验丰富的女主持人,立刻调低那位时空女听众的声音,帮广大观众问道:
  “苏老师,《兴亡剑赋》已经轰动了整个世界诗坛,你现在心情怎么样?”
  心情怎么样?我想快点回去睡觉……可我他妈能说实话吗?苏怀只能挤出笑容,用低沉平静的语气道:
  “我真没想到这首诗,能受到这么大关注,我很激动也很高兴。”
  高兴激动个屁啊!快点放两首歌混点时间算逑,我还要回去剪脚趾甲呢!
  在接了几个无聊的尖叫电话后,终于有位男观众打电话过来问出了一个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
  “苏老师,我听了你的《兴亡剑赋》很激动,可更让我感动的是,你是说的那些民间故事,我们华夏历史上真的有岳飞,有于谦这样的英雄吗?会不会只是一些以讹传讹呢?”
  虽然苏怀说的那些故事,令普罗大众很兴奋,但是真正思想成熟的人,并不会因此他几句话,就相信华夏历史上真的有那些英雄人物。
  苏怀听着,却是想了想,淡淡地道:
  “这世上的历史,故事,人物,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假的呢?书写历史的人真的公正吗?你能肯定你知道的那些历史,是这真实的历史,还是历史学家心目中的故事?”
  听众都是听着陷入思索的时,苏怀接着道:
  “我从小听了我父亲材料里很多流传民间的故事,有岳飞抗金,有于谦守孤城,各式各样的英雄……我不能从历史的角度论断什么,因为我不是神,我无法回到千百年前去看发生的一切……”
  苏怀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淡淡地道:
  “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是真实存在我的心里的,我是一个孤独而脆弱的人,大部分的时候都有些丑陋自私,可能人性就是如此吧。
  但是就算是我这样的人,被那些岳飞,于谦那些高贵的灵魂击中内心,我也会感到激动,感受到他们的勇气,在心里渴望成为他们那样的大英雄……
  在我路见不平的时,我心里于谦告诉我要去出手相助,在遇到利益抉择时,我心里的岳飞会提醒我,不要忘记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是什么样的。
  也许……我还不够勇气去见义勇为,不够毅力去抗拒诱惑,可我心里总会有个声音一直在提醒我,这些脑子的声音,让我变得更像个人了。
  岳飞,于谦已经去世千百年了,但是他们的智慧,勇气,信念,却化成细胞,留在我的身体里……鼓舞着我,引导着我,成为我心灵与灵魂的一部分……我清晰的知道,他们是如此真实的存在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