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你是汉奸,我是主子

第一百八十一章 你是汉奸,我是主子

朴会长原本已经做好了与苏怀大辩一场的准备,心里原本还有些紧张,此刻却惊喜无比,连连在直播中道:“这个观点倒是新奇,但是却很有依据,朝鲜确实有民间传说我们是商朝移民……”
  开玩笑,人家华夏当红才子,一个大帽子戴过来,这还不收,那就是傻了~
  原本朝鲜就与日本的历史学界,因为争论究竟谁的是炎黄正统,辩论不休呢,媒体上更是经常对骂,这下好了,作为第三方的华夏才子当众这么说,起码舆论上的声势他们就要大很多了。
  可就当朴会长与朝鲜观众都乐呵呵戴着这顶高帽子,欣喜不已时,就听苏怀继续道:
  “不过,据《史纪》中记载,华夏汉初,燕王卢绾叛汉,后逃至匈奴,其部将燕国将军卫满率千余人进入朝鲜,并成为箕子朝鲜的宫相。
  卫满于公元前194年在平壤一带建立政权,推翻了箕子朝鲜,至此朝鲜的炎黄皇室血脉断绝,史称‘卫氏朝鲜’,其势力范围扩张到了今汉城一带。公元前108年,华夏汉武帝灭卫氏朝鲜,朝鲜归于华夏,成为华夏一部分。”
  刚刚还赞同苏怀论调,何呵呵的朴会长差点没一口气咽死,什么!?我们堂堂大朝鲜国,竟然是叛国賊篡位的?还被灭了?还是你们华夏草原的属国!?有没有搞错!?
  “这简直是胡说!?完全没有根据!”
  苏怀继续不顾朴会长大骂,心想,别急,炎黄的徒子徒孙们……我还没说完呢,还没论道对方辩友表达观点呢,只是继续道:“后朝鲜被草原部族吞并,更名为高句丽,再其后分裂为新罗,百济,高巨丽,三国。
  公元6世纪左右,也就是你们的现在知道的历史,你刚刚提到的金庾信,辅佐两代新罗国王,在华夏唐朝的出兵支持下,660年金庾信消灭百济,高巨丽,成功统一朝鲜半岛……”
  说到这里,苏怀顿了一下,说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很意外的名词。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朝鲜就开始正式成为了华夏的附属国,一直靠着华夏庇佑才没有湮灭在历史上,历史中朝鲜人的皇帝,都需要华夏政权册封,实际上,朝鲜一直认为华夏是他的——宗主国……”
  你还真以为炎黄正统?先秦嫡系?你他妈就是个叛徒,兼奴才!?宗主国知道什么意思吗?
  我都嫌弃你这投靠匈奴的汉奸贴过来,我都不是你爷爷,不是你祖宗,而是你主子啊~~
  苏怀一番话,成功了补全了朝鲜失去的近2000年的历史,既成名了朝鲜与炎黄血统的关系,同时也说明了,华夏真正的东方文化起源的地位。
  可谓是不偏不倚,把所有自己知道的东西都掏出来了。
  在这个时空,因为大灾难,所有国家,公元5世纪之前的历史几乎已经全部遗失,苏怀所说的这些历史典故,人物,都是这个时空的人从来没有听过的。
  如果是随口胡诌,你可以骂,你可以反驳,但是苏怀偏偏一开始就说“你朝鲜确实炎黄血脉,有3200年历史”大帽子戴了上去,作为朝鲜人,如果你反驳他,就等于骂了自己不是炎黄血脉……没有这么长的历史。
  但是你不反驳,那就等于承认了,朝鲜3000多年来一直就是华夏的属国……文化上军事上,都是靠华夏过活……
  尼玛……按照他这样说法,朝鲜几次建立国家,都是靠华夏人啊……而且还是华夏过来汉奸篡权的,要不现在还不知道分裂成几个小国呢。
  苏怀这个朝鲜历史学说一发,原本所有愤慨不以华夏观众,在电视前反应过来,顿时都哈哈大笑不以。
  “他奶奶的~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他娘还以为这些朝鲜棒子多牛逼呢,原来就是咱们的佣人啊?”
  “原来是咱们华夏分出去的一帮小瘪三啊……”
  “不是,还有些是叛徒,你没听苏老师说吗,卫氏朝鲜的创始人是咱们的汉奸,投靠匈奴了!然后去把朝鲜皇帝杀了当老大的。”
  “苏老师这历史知识我算是服了,这么多年未解开的谜题,终于算是解了,原来朝鲜是咱们的属国啊…可我不相信,我们怎么有这么无耻的属国!”
  “妈蛋,搞了半天,这帮孙子天天自诩是天朝上国呢……尼玛连当我们孙子的资格都没有,”
  “我靠,我这今天气不过,骂了朝鲜人孙子……这还真骂错了……我侮辱了我未来孙子们了”
  朴会长搞半天才反应过来,这苏怀是在晃点他……
  他心里都要气疯了,但是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嘴,这1400年往前推,谁知道那些历史名字人物啊,苏怀张口就来,年份都说得出来。
  这完全像是一个大学教授,吊打小学生的理论水平……他很想反驳,但是只能用“这是胡扯,没有根据”这种单调的话来回击,根本找不到发力点。
  朝鲜观众们,气得之跺脚,在电视前连连骂道:“简直是胡扯,我们朝鲜绝不是你们华夏的属国。”
  “可我确实是炎黄血脉!这点是肯定的!”
  “3200年历史,肯定有啊!”
  “但是这苏怀还是在胡扯!”
  原本朝鲜观众们是同仇敌忾,大骂苏怀编造华夏历史,现在可好了,苏怀连他们也“编造”,问题在于是一顶帽子,一口“我是你主子”,这叫他们怎么反驳!?
  连想一鼓作气,冲到金陵电台里去骂,都不知道该怎么骂……
  苏怀这时也放下了耳麦,结束了这场闹剧。
  看看,你们某些朝鲜人虽然素质低下,无理攻击了我,可我苏怀是文化人,不能跟你们对骂,不仅不骂你们,还给你们国家填补了历史,传授了知识,我他妈真觉得我是圣人啊……心地也太好了吧!
  此时纪巧巧已经笑得捂着肚子直不起腰来了,喘不上气来地道:
  “咯咯~小苏哥哥,你简直太精了,辩论技巧真是出神入化啊,我要是朴会长,我估计要当场自杀了,这绕得把他绕晕了,这原本人家还说炎黄正统血脉,一下子就变成了奴才……~你真是太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