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说翻脸就翻脸

第一百八十三章 说翻脸就翻脸

许素浓眉大眼,很有老领导的派头,上下打量了一下苏怀:“小苏啊,听说你在泰山诗会上表现得很好啊,为我们台里立了功,恭喜你……”
  “许总台长,您有话直说吧。”苏怀并不想跟他浪费时间,现在他背后文联,团委支持,这位许总台长对他约束力有限。
  许总台长微微一愣,没想到苏怀竟然对他这么不客气,用生硬的嗓音道:“你知道我找你来是因为什么吗?”
  “不知道,难道是叙旧?我老爹过世后,您一直没来安慰我,难道现在想起来了?”苏怀微微笑道。
  许总台长脸色一变,沉声道:“你别转移话题了,你今天中午上电台节目说什么,有什么后果,你知道吗?”
  苏怀道:“不就是跟朝鲜诗协的朴会长讨论一下历史学术问题,这应该轮不到台里来干涉吧?”他这次参加泰山诗会,是文联指派的,并不是以台里的名义,这姓许的管不着他。
  许总台长冷然:“讨论历史问题?你分明是在污蔑别人国家历史?你是什么人?不过是台里区区实习剧才子,你是历史学家吗?这些事情该是你说的?你知道不知道影响多么恶劣?对咱们台里造成了多么大的影响吗?”
  说着许总台长,挺着大肚子,把一份传真狠狠地甩到他面前:
  “看看!这是人家朝鲜文联下属电视协会传来的声明,人家已经严正声明了,如果你不公开道歉,就停止与我们金陵卫视一切合作,所有朝鲜电视剧集都不给我们提供播放,这就是你逞一时口舌之快的后果,你仔细想想,你的所作所为对得起你死去父亲的在天之灵吗!?”
  对于金视来说,虽然泰山诗会非常重要,但是毕竟是五年一次的事件,比起那些天天吸金的朝剧,苏怀根本就是无足轻重的人物。
  这一顶顶大帽子压下来,苏怀听着心里也不禁怒火中烧,你妈,我才把一点点把华夏国民的士气拉起来一丢丢,你个王八蛋就让我给朝鲜人低头!?
  华夏就是有你这种软骨头,才他妈被其他国家人看不起的!难道你没有朝鲜剧你电视台就活不了?
  苏怀还没作声,旁边低着头的孙总监,却也是忍不住替苏怀说话道:
  “许总……这事不能全怪小苏,我了解的事实是那个朴会长先到闹事的,小苏只是反击……”
  “反击?他个人的反击,就要牺牲我们全台的利益!?”许总台长怒然骂道:“你老孙简直是蠢到家了!你平时就是这么教你下属的!?”
  说着许总台长,气不过拿起桌上的水杯,狠狠地摔出去,“呯”的一下子正砸到孙总监的额头上,“啪嗒”摔在地上,裂成了几块。
  孙总监额头顿时鼓起了一个大包,却是硬挺着不动,依然赔笑道:
  “许总您也别生气了,我看朝鲜电视协会那边,也不会跟我们真闹掰,他们剧集在我们这里播,广告费大头还不分给他们的,他们不会跟钱过不去。”这许总平日里就以脾气霸道著称,只要下属让他不满意,经常就会动人打骂,台里人人都不敢与他争辩,只能赔笑服软。
  许总台长脸色冷了下来:“你是说你宁愿要拿其他台的利益做赌注,也要保下这个小王八蛋吗!?”
  苏怀看着孙总监被骂得狗血淋头,头上还没砸了一个大包,自己还被人一口一个“小王八蛋”的骂着,终于也忍不住了,冷然道:
  “许总,你是金陵卫视总台长,别人来威逼你下属,你不但不保下属,还下属跟下属给人家下跪,我记得我老爹在世的时候,可没这么软骨头。”
  “你说什么!?”许总台长顿时额头青筋都鼓了起来,他生平最恨人把他与前任老台长相比,这话更是触到他的死穴,心里怒火万丈,抄起桌上玻璃烟灰缸,照着苏怀脸上就作势要砸去!
  可没想到他还没抬手,突然!就感觉咽喉一阵压力过来,接着就是一阵剧痛!一声闷哼中,整个人被逼着退到墙上。
  孙总监与郑贵阳都是惊呼一声:“张支书别冲动!!!”
  许总台长在瞪眼一看,就已经看到面前张敏细腻如白玉的小手,狠狠掐住他的脖子,死死把他抵在墙上。
  许台长看着张敏娇媚的脸庞毫无表情,只是冷冷望着他,顿时是又惊又怒,惊恐对旁边的苏怀喊道:
  “苏怀……你……你……你要做什么?还不让她放手。”台里的人都知道,这团委张支书是苏怀的人。
  “不是我要做什么,是你要做什么?现在是法制社会了,你还来用私刑老套剧情吗?”苏怀慢悠悠地走过来:
  “听说,你平时就喜欢拿东西砸员工吧?”说着一手捡起地上烟灰缸,抬起来轻轻敲在许总台长的额头上“咚咚”作响:“是不是这样砸的啊?”
  许总台长被砸懵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金视还有人敢这么对他,可这时才想起苏怀的恶少习性,也是心里产生一股惧意,可他为人向来狠辣,也不肯服软,只是结巴道:
  “苏怀,你……你要是敢动我,你考虑过后果吗……?”
  “你砸我们11台孙总监督时候,你考虑到后果吗?”苏怀打断他道:“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你就给孙总监正式道个歉吧,这事就算两清了。”
  这时候孙总监与郑贵阳都已经吓傻了,他们哪里想到苏怀这恶少,说翻脸就翻脸,竟然也许总台长都敢打,孙总监满脸惊恐地摆手:
  “不用了~不用了,小事而已!”
  许总台长咬着牙也不作声,苏怀手上的烟灰缸却加重了力气敲下去:
  “你~道歉~不道歉?”说一声“道歉”,手上的力气就加重了一分,敲得许总台长脑门“咚咚”作响。
  许总台长虽然硬气,但是也疼得满眼通红,鼻子发酸,脖子上张敏的小手像是小铁钳一样越捏越紧,他已经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心里又急又气的同时,也恐惧到极点。
  想着这恶少发起彪来是没有底线的,如果他真把自己砸坏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想到这里,终于咬牙艰难道:
  “我……我道歉……”
  这话一说,苏怀对张敏示意,张上尉漠然地松开了手,苏怀随手把烟灰缸仍在桌上,望着许总台长道:
  “记住,许总,这金陵卫视不是你一个人的,朝鲜人要做什么,你与他们谈去,我们11台有11台的立场,你想给他们下跪,你自己跪去,别拉着我们一起,孙总监,郑秘书长,我们走~”
  说着也不理会额头通红,两眼恨得几乎要喷出火来的许总台长,拉着孙总监,郑贵阳大步出门,出门的时候,苏怀还狠狠地把门“哐当”一声重重摔上,完全不给许总台长任何面子。
  把旁边路过的金视员工,都是吓了一大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