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字诗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字诗

电视机画面一分为二,都对准了这次两队的领军人物。
  一边是被仁娜与及纪巧巧两位风格迥异的美女包围的苏怀。
  一边镜头,则对准身材瘦高一副宗师气派的金八步,身后的那个壮硕的光头老人。
  朝鲜媒体为了证明本国的诗词实力不比日本弱,针对日本三大诗圣,也渲染他们朝鲜有自己的“四大诗王”。
  这其中“急智诗王”金八步排名第二,而排在他上头的就是这位光头老人“豪放诗王”韩元君,才是这次朝鲜队真正头牌人物。
  镜头对准了韩元君与苏怀,想营造出新老世代对抗的感觉。
  一身白衣,面如冠玉的苏怀,手中一把折扇摇曳,,说不尽的倜傥不群,潇洒自如。
  在场的数千女观众们望过去,在秋日阳光下,只觉时光静甯,似水流年等闲过,心都不由沉醉在,苏怀荡漾无限风光的灿烂笑容中。
  可此时,苏怀内心是疲惫的……煎熬的,人人都羡慕他身边如花美眷。
  其实这上山一路上,母夜叉与小狐狸都在叽叽喳吵个不停。
  两人一见到彼此,就拌嘴起来了。
  “咦,小苏哥哥,你来参加比赛,怎么还带个女保镖啊?”
  “放屁!你这小骚狐狸别乱污蔑人!本姑娘我是堂堂华夏队赞助人,你难道不知道,西北牛肉干可是华夏诗队指定食品吗!倒是你这越南狐狸,怎么跑我们华夏队来了?”
  “我是小苏哥哥青梅竹马,怎么就不能来呢?何况我爹是华夏人,我现在是华夏诗队顾问,你难道不知道吗?说起来,我怎么没有牛肉干?‘
  “我这里没有牛肉干,不过你要狐狸肉干倒是有现成的,你有种别跑!”
  “我才不怕你壮女人呢,小苏哥哥会保护我的~~”
  “苏怀你让开,看我不撕烂了这小骚狐狸的贱嘴!”
  “小苏哥哥我好怕啊……这壮女人好恐怖啊。”
  两人就这么一路上绕着他,像是捉迷藏一样闹着,苏怀在当中像是个柱子一样,被他们快绕晕了。
  尼玛!你们要玩奔跑吧姐妹!也别把我当道具啊,我背后又没名条让你们撕!
  这一路上,仁娜心里是一百个不高兴,看着纪巧巧搂着苏怀的胳膊,亲热地不得了的样子,还一口一个“小苏哥哥”,她就恨得牙痒痒的。
  见众人都像是众星捧月一般捧着纪巧巧,又不能当众揍这小骚狐狸,仁娜忍不住开口道:
  “我听说,纪小姐是文联第一女才子,可之前也没见多么厉害吗?出得题连苏呆子都难不住,正式比赛还故意不上场,我看也是浪得虚名嘛~有资格当华夏诗队的顾问吗?”
  众人原本不喜仁娜,听她说这醋意十足的话,不由都纷纷指责道:
  “上次巧巧的题还不难啊?三‘上’题,如果不是小苏谁对的上?”
  “是啊,巧巧接诗的水平,可是天下一绝。”
  “仁娜你不懂,就不要乱说。”
  众人替纪巧巧说话,纪巧巧却是伶俐笑道:“这位壮大姐,倒是说得不错,其实我出的那题,并不难啊,其实三字相同的同字诗,还可以出的更难,只是我就怕小苏哥哥也接不上。”
  众人都是微微惊讶,没想到纪巧巧竟与仁娜这刁蛮母夜叉杠上了。
  仁娜哼道:“吹牛谁不会啊?什么同字诗,难道比你这‘上’字诗还难?你出出,搞不好我都能对给你看……”
  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望了苏怀一眼道:“你出出,要是苏怀秒杀了你,你就给我消失,不准在跟来了~”
  说着对苏怀只使眼色,心道,你也不喜欢这小骚狐狸吧,趁机赶她走吧。
  我靠,母夜叉要收拾这小狐狸,宫斗剧啊!
  苏怀微微点头:“可以玩玩~”纪巧巧跟在身边,他总有点不安全感,能遣走是最好。
  “仁娜大姐,你真是爱开玩笑,不过小苏哥哥你有兴趣,也可以试试也无妨,那我先出题。”
  纪巧巧被仁娜刁难,却并不生气,盈盈笑着,望着远方江面上一艘渔,正有一人独钓,不由颂道:
  “一篙一橹一渔舟……”
  三个一字……?
  众人皆是一愣,这已经不是接诗的游戏了,完全就是古文诗的水准了啊……意向与意境都已经不错了。
  仁娜一愣,没想到题目竟然是这么难,苏怀却是看着远方的渔船孤身钓翁,正钓起一条大鱼,兴奋拍手叫着什么,稍微想了一想就接道:
  “一篙一橹一渔舟,
  一蓑一笠一钓钩,
  一拍一呼还一笑,
  一人独占一江秋~”
  海哥,顾让等人都是互相看了看咂舌不以,他们虽然晓得苏怀厉害,但是没料到他随手就能作出这么优美的诗句,真是怪物啊,比起来,正式比赛的接诗,真是小儿科了。
  仁娜欣喜不以,对苏怀兴奋道:“苏呆子,轮到你出题,难死这个小狐狸~~”
  苏怀心里也想摆脱纪巧巧的纠缠,也是望了望山路旁的一间寺庙,看见寺院内正有一僧人敲木鱼,灵感突现道:
  “一花一柳一鱼矶……”
  同样的题目,相似的难度,我也没欺负人是吧?
  仁娜一听也乐了,你这小狐狸给自己挖坑了吧,苏呆子也发威了。
  只见纪巧巧却不慌不忙,上前一步望着那寺庙,衣襟在风中轻轻飘动,笑靥生春,想了一会儿道:
  “一花一柳一鱼矶,
  一枝一叶一鸟飞。
  一山一水一禅寺,
  一林一院一归僧~”
  念完,她转头勾起苏怀胳膊甜甜地道:
  “小苏哥哥,你现在不赶我走了吧~~走走,我们会酒店一起休息了。”
  仁娜顿时杏目圆瞪怒道:“你说什么狗屁话?谁准你粘着苏呆子的~!”上去欲抓纪巧巧,
  “哎呦呦~~还吓人啊~我说的是时间上一起~又不是一间房间。”纪巧巧飘然躲在苏怀身后,两人又开始绕着苏怀追打……
  海哥与顾让等华夏诗人们,此刻内心都是崩溃的…这么难的题材诗,张嘴就来了啊……谁能想到,纪巧巧的诗才实力也强悍至此?
  ;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