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十数诗

第一百八十六章 十数诗

原来,他们遇到的不是一个小怪物,而是两个……纪巧巧与苏怀……两个简直都不是人……
  这还好,纪巧巧不参加正式比赛呢,否则……或许她也有希望拿下定名诗吧……
  在纪巧巧与仁娜把苏怀当作柱子的一路打闹中,华夏队登上半山的酒亭,比赛还没开始呢,苏怀就感觉胸口有些闷,脸色有些不好的地对海哥道:
  “海老师,第一题你来出吧,我有点恶心……”
  不行,我被这两女的绕晕了……我要去旁边休息一下,要不我堂堂“诗曲歌圣”,“华夏华文代表”“华夏诗队队长”“最年轻定名诗人”“金视第一官二代”——苏怀……恐怕就要在比赛中的,当场呕吐给所有诗迷们看了……
  海哥也是深表理解的上前,作为华夏诗队的代表与金八步点点头,两边都是冤家路窄,也不多废话,互相一拱手,直接上前与裁判长沟通。
  与预赛一样,这进酒亭,也要接诗,眼前这酒亭,虽然名为“亭”,但是泰山山腰一座楼宇,虽然只有两层,但是每层面积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平时是用来举行各种大型企业的活动与宴会的。
  历年来的酒亭赛诗,是各个食品企业的最爱,因为这不光是他们展现产品的舞台,同时也是一场大型的招商会。
  而诗人们,也可以尽可能展现自己,只要能成为各个食品饮料公司的代言人,那就是身价百倍了。
  论名声,金顶登顶自然是诗人最高荣耀,但是论利益,这酒亭赛诗的胜者,却可能得到巨额广告合同,也是各个诗人梦寐已久的舞台了。
  苏怀到一边休息,海哥与顾让等人,也都是来了精神,上一场他们什么表现都没有,这场总算该他们表演了。
  按照比赛管理,上届亚军朝鲜队选题。
  金八步等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选择了“数字诗”,上一场华夏队在排比诗上显现的功力,实在是太高明了。
  苏怀在洗手池边休息,只觉得胸口恶心,又吐不出来,说不出的难受,突然感觉背心背轻柔地拍了拍,转头就看到纪巧巧那清丽灵秀的脸庞。
  “小苏哥哥,你还好吧?要不要我帮你揉揉?”
  “不用了,我就是要休息一下。”苏怀脸色苍白的摆摆手,心想还不是怪你们!?
  “这里海拔3000多米了,你应该是第一次上这么高,高原反应吧。”纪巧巧轻柔地道:
  “放轻松点,我给你揉一揉太阳穴会好些的。”
  苏怀这才醒悟,原来他不舒服,不是两女闹得,而是高原反应?
  正想着呢,纪巧巧白嫩小手已经轻轻放在他的太阳穴上开始按摩起来。
  苏怀只感觉她的手指细腻嫩滑,却冰冷如玉,在他脸颊上轻轻揉开,一阵说不出的清凉快舒服。
  不自觉闻到纪巧巧身上清幽的香味,不适的感觉竟然好了不少。
  “你就这么放心他们啊?没你在,海木头,顾傻子那两人蠢材,可赢不了金八步。”
  苏怀听着心里好笑,仁娜喊他是苏呆子,纪巧巧却喊海哥顾让是“海木头,顾傻子”,随口道:
  “接诗输了就输了,反正也是赛前游戏而已。”
  “小苏哥哥,我就欣赏你这个自信。”纪巧巧盈盈笑着,苏怀突然问道:
  “纪小姐,你为什么跟我们上山?”
  他心里一直疑惑,范老狐狸放她这个奸细女儿跟着华夏队,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用意……
  “我那负心老爹没跟你说吗?”纪巧巧笑道:
  “这次我们这些诗人参加泰山诗会,争得你死我活,越南与华夏文联的高层则都在燕京开会呢,双方要开展深度合作,一起对抗日朝两大文联呢,以后咱们还少不了合作。”
  苏怀心里微微惊讶,原来还有这事?
  正在他想继续问时,就听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原来酒亭的裁判长——日本人北条户,站出来宣布道:
  “这次数字题中的附加条件是,必须要从一开始,最少数到十……朝鲜队可以出题了。”
  这附加题目一出,两队人马都是有些意外,连忙在一起开始商量。
  观众们也是一片骚动议论纷纷。
  “听到没有,要从1开始,最少到10……”
  “当然听到了,这届裁判是不是疯了,出题都这么变态?”
  “上几届数字提都是出到5,这一下子出到10,谁能接的上来啊?”
  “不奇怪,日本人当主裁判吗,他们对朝鲜队这个对手,向来都是下狠手的。”
  “可惜华夏队真是躺着中枪……这题对他们太难了。”
  “不是有苏老师吗?我看他对联里就有到十的。”
  “对联是他自己对的,接诗是人家出题,难度大多了。”
  日本裁判出怎么难的题目,可以解释为是因为看好两队的实力,也可以解释为蓄意打压对手,只要这两队在接诗环节上接不上来,不论谁获胜,最终士气都会受到影响。
  两国观众大骂日本裁判的同时,联合直播间里,女主持人问朴会长:“您觉得朝鲜队出题,华夏队会用什么策略?”
  朴会长看了一眼锦织一,心里也是骂道,这些王八蛋日本人还真不是东西……沉声评论道:
  “诗不是对联,要在一首诗中放十个数字,就会完全破坏诗的美感,日本裁判长的要求过于苛刻了,我看现在两队能完成这个要求都很难…”
  郑华也赞同道:“现在任何先出题的一方,都会是劣势,因为如果我是接诗方,一定会随便接一句之后就放弃,把完成诗作的任务推给出题方……”
  此时电视机里,朝鲜队那边也神色凝重,稍微商量了一下,两队原本就因为范主席,恩怨极深,在加上苏怀电台上“篡改朝鲜历史”的事件,人人都对华夏队恨得牙痒痒的,都想好好杀杀华夏队的微风。
  “这题怎么出?”
  “10数题,从来没有过,我们出简单一点吧。”
  “华夏人最狡猾,如果出难了,只怕他们故意会推给我们。”
  “这题太难,能凑出十数,光是完成题目就很困难了,华夏队一定会推给我们的……”
  原本接诗是考验互相之间水平的游戏,可现在连接完这个“十”都很难了……
  ;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