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九十章 文化人骂人

第一百九十章 文化人骂人

此时,联合直播间里,朴会长与锦织一两人,连声都不敢做了,满脸的尴尬,而电视直播画面下面,按照直播管理,则是不断刷着,各个粉丝付费短信留言的信息。
  街道口陈先生留言:“我从来不迷任何名人,但是以后我就是苏老师的铁粉了!那些没文化的骂战我已经看够了,苏怀写诗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才是真正的大师水平,我只能用膜拜来形容我的心情了。”
  八铺街的徐女士:“我平时是不关注古诗的,但是苏老师实在是太帅了,上次看比赛我就深深迷上了他,可这次我发现,苏老师不单单是英俊天下无双,才华都输给外贸啊,这种批评人的方式,真是闻所未闻!太有才了~”
  而汉城电视台的信号那边,朝鲜观众们也炸锅了,各个信息也是在直播栏下面不断刷新。
  “崩溃了……怎么会有这种人。”
  “上帝……刚才那诗真的是他现场创作的。”
  “完了完了,接诗环节不用比了,这家伙根本不是人。”
  “又懂数学,又有心眼,文字还这么好,这怎么比……”
  “快上酒亭吧,我已经看不下去了。”
  “就不该放弃接诗啊,让这个苏怀自由发挥简直就是场灾难!”
  此刻日本裁判长北条户,与评审们正在紧张商议怎么给分,评审们都纷纷道:
  “这个苏怀真是太狂妄了,我看不能给高分。”
  “是啊,如果这么惯着他那还得了!?”
  “可他诗无懈可击,我们还是应该以诗本身来评判。”
  “我们不是评判人品,而是评判才华。”
  众人商议了一下,北条户等人虽然恨纪巧巧一口一个笨蛋的骂他们,也恨苏怀写诗隐喻骂他们“啄去良谷千万石”。
  可能怎么办?苏怀这水平摆在这里,再怎么想打压,都是徒劳的,他们要是给个低分,现场这些华夏观众还不上来生吞活剥他们才怪呢!
  北条护脸色沉的可怕,但是最终还是愤怒而无奈地宣布:“华夏队接诗评分为……甲级,赢得接诗环节,请先上楼.”
  四周数千华夏诗迷立刻响起兴奋的掌声,叫好声与大笑:
  “好样的华夏队!?”“苏老师太牛了~”“进酒亭了,进酒亭了~!”
  朝鲜观众都快气疯了,这日本人是不是傻了!苏怀分明把我们都骂了个狗血淋头,你还判他赢?这是什么事啊!?
  这时候没了纪巧巧按摩,苏怀的头更疼了,可他再不舒服,也不能让人看出来,拿出折扇轻摇笑道道:
  “走吧,我们进酒亭吧。”
  海哥,顾让此刻都已经把苏怀奉若神明了,都是连点点头跟了上去,只是心里还是担心,苏怀这么得罪裁判,等下酒亭赛诗,会不会被北条护穿小鞋啊。
  此刻朝鲜队也毫不相让地过来了,两队几乎并排向上,两队连着多届都是死敌,此刻看到互相心里都是愤恨不以。
  海哥,顾让痛恨朝鲜队上届淘汰华夏队,这次也使阴招。
  而金八步等朝鲜四大诗王,则是瞪着苏怀,恨不得上来把生吞活剥,这小子硬生生污蔑了他们朝鲜历史,说朝鲜是华夏属国,根本就是他们整个国家的敌人。
  刚才那取巧,用什么数字相乘赢了他们,令他们心里极不服气。
  仁娜见苏怀被纪巧巧亲热的挽着,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很是不爽,故意大声道:
  “纪巧巧,你刚才不是说原本作了首十数诗的?只是怕评审听不懂,所以没拿出来,现在可以给我听听吗?”
  纪巧巧知道仁娜是故意找茬,但是她见朝鲜队众人都很没礼貌的瞪着苏怀,心里也想挫挫他们的锐气,于是也不保留了,盈盈笑道:
  “有苏老师出马,我这诗真是太小儿科了。”
  朝鲜队众人听着原本纪巧巧也准备接诗,心里都是微微一愣,他们可不信越南方面也有人能压倒他们。
  可正这么想着,就看一身翠绿连衣裙纪巧巧,轻盈跃上台阶,在酒亭门口回眸动人一笑,盈盈望着两队的诗人笑:
  “十九月亮八分圆,七个才子六个癫~~~五更四点鸡三唱,怀抱二月一枕眠~咯咯~送给你们一群呆瓜~~”
  念罢娇媚一笑,下来拉着苏怀亲昵道:“小苏哥哥你别笑我了,快上来啦~~”
  所有男性观众看着纪巧巧回眸笑靥生春,衣襟在风中轻轻飘动,再听那句“一群呆瓜”心头不由一阵荡漾,只觉得人时间最美好的,不过是眼前这女子对自己这一笑罢了。
  而两队诗人却是心头巨震,不光是海哥,顾让了,就连金八步与韩元君等人,都心里暗自惊讶。
  我的天……十数倒数的诗,竟然也是骂他们……虽然不如苏怀那首巧妙,但是也比之前他们那首强太多了……
  这纪巧巧号称世界文联第一女才子……并不是夸张,而是太谦虚了,就算放在男人中,也没几个人能胜她啊……
  金八步与韩元君都不由对望一眼,心里都是同一个念头,还好这纪巧巧不参加正式比赛,否则只怕越南队也有与他们一战的实力了。
  苏怀心里也是有些惊讶,这纪巧巧还真只灵秀小狐狸啊,一首诗俏丽动人不说,还能骂人带撒娇……
  七个才子六个癫……苏怀听着这句耳熟,这不是陶晶莹的歌吗?于是不由哼起来了:“十个才子,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还有一个人人爱……”
  这句正好被身边的仁娜听见,差点被呛到……
  我的天……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自恋的人,竟然编歌说自己“还有一个人人爱”……
  不过联想,苏怀还号称自己是“我既华夏”,这不奇怪了……
  仁娜跟着苏怀后面,偷偷看着他清俊侧脸,心头莫名小鹿乱撞,只觉得他说出再放肆狂妄的话来,都是理所当然一样。
  我这是怎么了?我头好晕,呼吸好急促,难道我中邪了……仁娜猛然一个激灵,突然大喝一声,掏出腰刀,在空中一挥,失色道:
  “妖怪!从我脑子里滚出来!?”
  旁边纪巧巧与苏怀都吓了一跳……这母夜叉大姐,发什么神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