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借酒消愁

第一百九十一章 借酒消愁

苏怀随众人进入酒亭,与想象中不同的,酒亭内部给人一种金碧辉煌的宴会大厅感觉。
  一进门,现场已经有很多人等待了,都是各个饮食与茶酒公司的一些高层,他们殷切的招呼着朝鲜队,和日本裁判北条户他们,与他们热切握手。
  “北条教授快请进来~”
  “金老师您快到这里来,我给你介绍这是京都商会的徐经历。”
  “韩老师您今年与大州酒的合同到期了吧,我们可以详细聊聊。”
  华夏队在比赛中风光无限,但是在这些饮食公司高层的心里却还没什么地位,竟然没有什么人招呼他们。
  海哥也不由摇头道:“走吧,我们先去坐着去,比赛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呢。”
  苏怀奇怪道:“海老师,顾老师,你们在咱们华夏这么大名声,难道这些饮食公司不找你们代言?”
  就算这时空里,麦当劳,肯德基,怀石料理,韩国烤肉统治了饮食业,也不至于连代言人也不请华夏的吧。
  海哥一阵苦笑,顾让却是面有不屑:“诗人代言什么广告,庸俗。”
  旁边的仁娜望了苏怀眼,轻声道:“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同样的问题我不想回答两次了……”苏怀无奈道,天地良心,我穿越过来真的很多都不记得了,像我这么英俊又迷人的反派角色,也不好意思天天找别人问着问那是吧……
  仁娜看了他半天,不由哼了声道:“我就不信你没听过京都商会。”
  “哦,这个我知道,是个恶贯满盈的罪恶组织!”苏怀一听这名字,就想起来,他们卖折扇之所以规模做不大,就是因为京都商会山寨了他们的创意,并且大规模生产。
  对了,还有他妈上次开幕式的门票,黄牛党也是京都商会控制的。
  “是,这京都商会是日本朝鲜文化界的商业联盟,主要涉及饮食,日用品,等与文化相关的产业,是属于业内的垄断组织,他们的原则是,京都商会旗下的公司,找代言人只找日本朝鲜的……”仁娜解释道。
  “日本朝鲜怎么搞一起去了?”苏怀惊讶道。
  仁娜小声解释道:“冤家变亲家的老套剧情嘛……原本还有汉城商会,与京都商会在十年前斗得昏天暗地,日朝两国文化软实力差不太远,两家谁也灭不了谁,加上新欧洲方面文化产业入侵亚洲,这两家就握手言和合并了……
  结果……是害了其他国家文人接不到相关产业代言了……你可别在海老师,顾老师面前提这事了,他们心里难受。”
  苏怀这时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心想这就滴滴收购忧步,一统行业,逼着其他竞争对手都没活路了啊,难怪越南文联要与华夏文联合作呢……看来也是同病相怜。
  不过,为什么华夏饮食公司不请自己人代言呢,苏怀想到这里不由地自主地看向了仁娜。
  “你看什么?是不是看不起我们西北食品公司当你的赞助商?”仁娜被他这么一看,俏眸顿瞪了起来:
  “我可告诉你,我们虽然在世界饮食500强企业里排名117位,但是也是华夏第一食品公司!你不想当我代言人,就不当!别看不起人!”
  不知道为什么,在苏怀面前,她总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对海哥顾让她都没有这种感觉。
  一想到之前她威胁过苏怀,心里就那个懊恼啊……实在是太丢脸了……
  这家伙明明牛到天上有地下无,可平时又装作一副新手的样子,分明就是故意调戏她啊。
  苏怀却与她想象不同,并没有讥讽他,反而是很认真道:“我不是嘲笑你,而是佩服你,你能坚持邀请华夏诗人担任代言人,我倒喜欢你这个风格。”
  仁娜一呆,啊……他喜欢我……?怎么回事?他向我表白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当面表白?
  不对……他说的是喜欢我的风格……?我的什么风格?一言不合就拿刀劈他的风格?
  “你把话说清楚~”仁娜小声道。
  苏怀淡淡的道:“母夜叉,想不想把京都商会那些崽子们打个稀巴烂。”正说着,就听到裁判长北条户宣布朗声道:
  “抽签结果已出,此次酒亭的诗题为‘借酒消愁’,另外,两队则需要以酒入菜一道菜肴,来作为背景分……请各位可以开始创作。”
  借酒消愁……
  人遇低谷……借酒消愁离合的宴会~
  这么惆怅,忧虑题目,实在是太适合做诗。
  这题目一宣布,无论是朝鲜,还是华夏队,众人都来了兴致,这个题目十分应景,是人都都借酒消愁的时候,这种时候与朋友吃饭喝酒,最容易有感触了。
  联合直播间里,女主持人也是惊喜道:“竟然是借酒消愁,这题目看来要出好诗了。”
  锦织一点评道:“这借酒消愁的主题,虽然容易做诗,但是想发挥得好,其实比其他题目更难。”朴会长也点头表示赞同。
  一直没什么机会发言的郑华,这时候也是兴奋不以道:“不知道两位听过苏怀老师参加诗曲比赛时做的诗没有?”
  “什么诗?”锦织一与朴会长显然对诗曲这种通俗艺术不感兴趣,并不关心。
  在日本,虽然民众也曾经热议过这届“华夏好诗曲”的决赛,可媒体却刻意没有报导苏怀那三首惊世骇俗的歌,只是强调苏怀抄袭的了日本的“鸳鸯蝴蝶派”。
  所以大部分日本人,并没有听过苏怀这三首诗。
  郑华笑道:“苏老师在决赛中写了三首诗,其中就有一首,其中写到‘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
  这两句一念出来,锦织一与朴会长都是心里一个激灵……
  我的天……苏怀还写过这种诗吗?这分明就是宴会诗啊,而且极为贴合今天的主题!?
  此刻,锦织一与朴会长心里都同时候一凉,冒出同一个念头——完了……
  虽然泰山诗会规定不允许发表过的诗,参加比赛,但是“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这句实在太过有意境了,只要苏怀单独挑出来这句,然后配上酒亭的情景,添上几句,只怕很有希望拿下这酒亭的定名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