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九十二章 以酒入菜

第一百九十二章 以酒入菜

而此刻,现场的华夏观众听到这个诗题,也都不由兴奋起来:
  “哇~竟然是借酒消愁宴的主题,那咱们运气真是太好了,苏老师之前那诗挑出一句,改一下~!我们不是赢定了?”
  “哈哈~怎么会这么巧?借酒消愁诗……不正是那句‘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描述的吗,用在这次比赛,肯定能赢啊。”
  “这改诗凑词是不是太卑鄙了……”
  “还管卑鄙不卑鄙呢,只要能赢就行!”
  “就是,这诗还不是苏老师写的,怎么就不能改了,又不是抄袭别人的。”
  朝鲜队众诗人正准备大干一场呢,突然听到观众席里传来“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的诗句,都是一惊!?
  什么?这句是苏怀写的?
  原本自信满满的金八步听着这句,咀嚼了几遍后,只感觉背后一阵发凉,远远望了苏怀一眼,心里刚刚冒起的万丈雄心顿时都化为泡影,这人……比当年的范勋还要厉害得多。
  光是刚才那两句,他是一辈子都赢不了啊。
  “举杯消愁愁更愁……”这句里多少的借酒消愁的苦楚啊……完全把酒亭历史上的宴会诗都给压了一头……
  正这么想着,就听身后传来一个韩元君低沉的声音:
  “你心神已经散了,还是去前面应酬吧,这主题诗就由我来吧。”
  金八步转头望着自己国家的第一诗人韩元君,心里也是惭愧道:“韩老师……您有把握吗?……”
  苏怀凭借这两句,就足够载入酒亭诗赛的历史了,谁能赢他?
  “你觉得这借酒消愁的主题,我比不过他吗?”韩元君沉声道。
  金八步顿时惶恐道:“当然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韩老师你别误会。”
  “我可没误会,你说得对,那句举杯消愁愁更愁……我确实比不上。”韩元君却是哈哈大笑道:
  “不过,这借酒消愁可不光这种逃避厌世的情绪,还有一笑而过的豪迈,我看我今天要赢他也不难。”
  “那一切就拜托您了。”金八步点头道,韩元君诗才水平,他是拍马都赶不上的,这次也只能靠他了。
  而华夏队这边听到这个题目,海哥,顾让也是欢欣鼓舞,一个个都道:
  “小苏,我们就用你那两句改诗吧。”
  “是啊,不用就糟蹋了,放心,我们不占你功劳,只要能赢,都算你的作品。”
  “你千万别有情绪,只要能赢,我们绝不能跟这帮朝鲜孙子客气了。”
  反对?为什么我要反对?苏怀心想我能省下麻烦最好了,我现在高原反应,脑袋嗡嗡的疼呢……
  “小狐狸,你帮忙想想吧,你这顾问应该起到点作用吧?”苏怀望着纪巧巧道,他只想支开纪巧巧,免得他跟仁娜闹哄哄的把她搞得头晕。
  纪巧巧也看出他想法,也是笑盈盈地点了点头,在一边与华夏队众人一起开始研究,怎么围绕苏怀那两句改诗。
  苏怀见众人都开始埋头苦思,朝鲜队也没有速战速决的打算,也是一脸无趣,妈蛋……早知道还不如在接诗中输了,让你们早死早投胎算了,何必浪费我的时间呢?
  不过出乎苏怀预料之外的,这紧张的创作环节,并不是两队在封闭的房间里冥思苦想,而是一起吃午餐……边吃边创作。
  “怎么这样,这不是影响人思路吗?”苏怀不由嘀咕道。
  身边的仁娜哼道:
  “苏呆子,你这人就是天真,这泰山诗会是诗坛盛世,全程直播,有数亿观众收看,主办方把这种当中的环节拉长,其实就是变相打广告,要不你以为为什么酒亭中,非要加入菜色评鉴的环节?”
  正说着,就看一众服务人员入场,手中盘子端着各种日式点心,上面名牌写着“牡丹饼”,“大福糕”之类的字样。
  苏怀好奇地端起来一看,这所谓“牡丹饼”不过就是面粉蒸熟上面裹一些红豆泥……既没看相,也很粗糙。
  咦……奇怪了,原本日本的点心里的木雕饼与金华糖,都是非常精美,怎么这些都这么烂啊?
  看来失去了华夏饮食文化熏陶,日本人连基本的点心都做不好了。
  大灾难对世界各国影响也不小嘛。
  苏怀正想着呢,就听仁娜在旁边哼道:“苏呆子,你可别想吃那些鬼日本菜,那些都是樱花饮食公司厨师做的,是京都商会旗下的餐饮巨头,因为承包了这泰山五景,每次诗会就打广告,这些鬼子称霸我们东亚饮食商圈,作威作福,你作为华夏诗队队长,千万不能给他们做广告了。”
  “就这破水平,就称霸东亚饮食圈了?”苏怀夹起一块黑乎乎大福糕,看着哭笑不得,不过又想想,这时空的人连番茄炒鸡蛋都不会,黑暗料理大行其道,也不是不可理解的……
  苏怀想到这里,不由问道:“不对啊?那我们吃什么啊?”他现在高原反应,脑袋嗡嗡,很不舒服,肚子又饿得厉害,不好好吃一顿,只要等下真要晕倒了。
  “吃什么?当然是吃这次我们西北公司做的比赛菜肴啊,你没听到这次是以酒入菜的菜肴,要作为诗赛的‘背景’分啊?你等下可要吃的有感情一些,给观众们看看,要不,可对不起我们西北公司赞助你们。”
  “那你们有什么准备?”
  “我们公司招牌产品,草原酒腌牛肉干。”
  “又是牛肉干!?有没有得选?”苏怀听着都快疯了,这华夏诗队天天的伙食就是牛肉干,他已经快吃疯了。
  “没有……”仁娜摇头道:
  “我们华夏的特色菜都是烧烤为主,哪里有用到酒的地方,再说了,我这次的厨师队伍只带了烧烤的器材,做别的也来不及了。”
  “就不能换个口味?”苏怀无语了,你们难道不会花雕鸡,醉蟹什么的吗!?
  仁娜无语道:“换什么口味也没用,我们做菜哪里是朝鲜队的对手,主要就是露露脸做个广告,这背景分别差太远就行了,难道你还想在做菜上赢朝鲜队啊?他们的参赛的是酒腌泡菜,可以做出千变万化的菜色来……”
  “怎么就赢不了?”苏怀理所当然道,不就是用酒做菜吗?中餐还赢不了朝鲜的酒腌泡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