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臭猪肉怎么做菜

第一百九十四章 臭猪肉怎么做菜

安田看着弯刀在砧板上晃悠闪着寒光,也是顿时色变,仁娜这才笑盈盈地从钱包掏出一叠钞票,拍在他胸前道:
  “这应该够买你这里所有的食材了吧,不用找了,多的就当你的小费吧。”
  安田敢怒不敢言,又看在这“小费”的面子上,只是冷哼道:”我就看你们能搞出什么名堂。“说着却把钞票收入了怀中。
  只见仁娜脱下外衣,系上头发,戴上围裙,戴上厨帽,转瞬间就从刁蛮的草原姑娘,变成为温婉娴熟的厨娘,她拿着白菜轻轻嗅着,满意点头俏丽模样,真是有番说不出的动人滋味。
  苏怀也心里微微惊讶,奇怪道:“母夜叉,你还会做菜?”
  仁娜俏鼻“哼”了一声,道:“你这苏呆子别小看人啊,我好歹我家也是做食品的,我要是不会做菜我还怎么卖牛肉?说吧,你要做什么,我来帮你打下手。”
  苏怀没想到自己有帮手,也是大感欣慰道:“现在时间不多了,我就做个东坡肉吧.”
  仁娜一听是“肉”,立马俏目放光道:“这东坡肉是什么?你要做肉为什么不会牛肉,这猪肉又膻又臭的,只适合煎炸,哪有我们草原牛肉好~”
  苏怀在“杜老汉煲仔饭”里混了一段时间,也知道这时空的人,不知道养猪要从幼崽就要阉,杀猪放血这些诀窍。
  所以,这时空的猪肉不是用来做香肠,就是用来煎炸,如果直接拿来烧,会膻臭得根本无法下口。
  这不正是苏东坡当年遇到的情景吗——“黄州好猪肉,价贱如粪土。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
  苏怀心道,臭猪肉你们不会做,可苏东坡却有方法做,对仁娜比划道:
  “母夜叉,你帮我去猪肉皮上的细毛,去肋骨,修边皮,洗净后切成正方形这么样的大小,再放清水锅里,用大火煮5分钟。”
  仁娜心里听着一惊,要清水煮猪肉汤?这真是闻所未闻,忍不住道:
  “这么煮,只怕汤要臭。”
  “你照办就是了。”苏怀也没时间解释,准备调味料。
  安田在旁边悄悄看着,也不由冷笑一声,还以为这两人自己下私厨,能有什么门道呢,原来完全是外行啊,这猪肉哪里能煮汤呢?
  苏怀把材料备好,仁娜已经处理好了猪肉,这时他过去道:“我们站这边把RB人视线挡住,别让他们看到我做菜的细节火候了。”
  虽然他之后会讲解其中的做法,但是当中的火候诀窍的微妙之处,他可不想让RB人学去了。
  “嗯……”仁娜点头,让手下把这边围住,心里却道,这煮猪肉难道还有什么门道,是要用这个汤头吗?却听苏怀道:
  “好了,时间到了,捞出猪肉,用清水漂洗干净,把汤倒掉。”
  “把汤倒掉,你确定~!?”仁娜听着顿时一愣,不是做汤头,还真是要做煮猪肉啊?
  苏怀点头后,她只有照办,再看苏怀把猪肉放回锅里,轻声道:“记得这诀窍,慢着火,少着水,火候足时它自美……”
  苏怀边说,边小声端详着自己的手中那瓶标价4块5的花雕黄酒问道:
  “这是你们西北公司出的吗?”
  “是啊……不过,咱们公司别的产品可以,这酒嘛……说实话很一般……就是最便宜的黄酒,都是针对那些最普通的老百姓的,比不了新欧洲的葡萄酒,RB的清酒,朝鲜的烧酒……上不了这种正式宴会,咱们酒腌牛肉干用得也不是这种……”
  “谁说咱们华夏的黄酒上不了正式宴会?”苏怀听着微微皱眉,这猪肉你们嫌弃,黄酒你们也觉得档次低,难道国外货就是好的吗?
  苏怀心中有气,当着仁娜的面,把半瓶黄酒倒进锅里,然后把冰糖也倒进去,先用大火烧开,然后再用小火慢烧。
  “诶?哪有把黄酒放到菜里烧的?”
  仁娜看着也是啧啧称奇,第一次看人烧菜不用水,竟然全部用酒的,还不是西餐常见的白葡萄酒,而是最廉价的华夏黄酒……还加糖……这做出来会是什么怪味啊……
  光是想想,仁娜就起鸡皮疙瘩了。
  而苏怀趁着烧东坡肉的时候,也是饿了,趁机在另外一锅上大火开始炒白菜,和土豆丝。番茄鸡蛋,顺便把之前他传授给谢老七的“炒”的知识,给仁娜讲解了一边。
  仁娜越听越是惊奇,怎么这苏怀不光光是急智过人,厨艺还这么棒?
  特别是她在尝过苏怀做的那个番茄炒鸡蛋之后,也是惊为天人,哇……这么简单的两个材料,炒在一起竟然这么好吃!?
  两人吃完之后,仁娜放下筷子忍不住兴奋地摇着苏怀的肩膀:
  “苏呆子,你一定把这食谱专利转给我,我们西北快餐店一定能做火啊!?什么RB朝鲜餐厅,我都把他们打得屁滚尿流~~”
  有了这个炒菜,一旦在他们西北快餐推广,肯定能让生意大幅好转。
  苏怀却是摇摇头,这事他不是没想过,只是做菜需要日积月累,光是做炒菜想重振中餐的名声,只怕任重道远,毕竟这些都是家常小菜,推广到民间很快就会被人学会,只怕只有短期效果而已,要占领日朝食品在华夏的市场份额,恐怕还得从长计议。
  时间还没到,但是苏怀很久没做这道菜了,心里也是没底,烧到一半,打开了锅,切下一小块五花肉,拿盘子递给仁娜。
  “母夜叉,先来尝尝看,是什么味。”
  那盘东坡肉一递过来,顿时就是酒香四溢,仁娜也眼睛一亮,吃货本性发作,快步过来,苏怀见她摘下厨帽,一头乌黑漂亮的秀发像是瀑布般,倾斜在他刀削似的香肩,美得异乎寻常,真是与她平时相比截然不同。
  只见仁娜在他面前大方坐下,看着那盘东坡肉,皱了皱秀挺的小鼻子,嗅了嗅道:
  “卖相一般……又傻又方,不过香味很特别,不会喝酒的人,吃这个应该会醉吧。”
  “你尝尝看再说。”苏怀心里也是有些没底,毕竟用的都不是熟悉的厨具,时间也不够,别是做的不好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