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心底的自卑

第一百九十七章 心底的自卑

“这个苏怀都是胡扯的吧?”
  “什么八大菜系……听都没听过。”
  “蒸又是个什么玩意?”
  “我怎么觉得这个人越来越不可信了……”
  电视机前其他国家的观众,原本还觉得苏怀说的有些门道,但是听他这么吹牛华夏菜的这些方式,心里顿时也是摇摇头,看来这人还真是个妄人,竟然编造出了这么多东西,听起来就很荒诞,怎么可能是真的嘛。
  就连华夏的观众们,此刻都有些心虚,苏怀说历史故事,起码没有人能反驳,毕竟上古的事情,没人知道,可这做菜……是实实在在的每个人能感觉到的。
  就算你不会做菜,出门之后,看看街上的餐馆,都是什么朝鲜拌饭,RB寿司,新欧洲汉堡王的,就连华夏自己的菜馆,经常都是挂外国的名字,这种根深蒂固的察觉,是无法用任何理论弥补的。
  而且在朝剧,日剧,欧剧中,主人翁几乎都是吃自己国家的食物,导致了一种奇怪的文化氛围,那就是外国菜是高级的,华夏的是平庸,市井的。
  就算是苏怀的那个时空,汉堡薯条这种在国外最廉价的东西,在人们心中就是比包子,糯米包油条高级,麦当劳,肯德基甚至一度在人们心目中是高级餐厅。
  这不是智商问题,说白了就是他妈彻头彻尾的自卑!心底就认为自己不如别人。
  想想看,老外在中国去再高档中餐厅,人们心底,就认为他不用筷子也蛮好的,可中国人去西餐厅都是什么德行?仿佛不拿着刀叉,你他妈就是没格调,粗鄙的。
  马未都先生在节目上,讲解一下国人用筷子的规矩,一群网友嘲笑你费这个劲做什么。
  可中国人一去西餐厅,一个个生怕自己不够费劲,不够规矩,生怕刀叉拿着不对,礼仪没到位,互相还挑剔旁边人的土包子。
  而且这靠海鲜的寿司算是个屁啊?RB人还能捧出个寿司之神?
  你们RB什么行业都专注,都能出个出什么神,什么达人的。
  按照这种说法,我家门口的热干面,学校旁边做的手抓饼都做了几十年,好吃无比,那到处都是热干面之神,手抓饼之神!怎么就不见有国人尊重他们?
  苏怀心想,过去的时空,我是没办法拉起那些跪在地上那些软骨头了,可在华夏,我一定要让身边的人脊梁骨挺起来,于是正色道:
  “蒸法你们不懂很正常,因为这是华夏独有的烹饪技法,指把经过调味后的食品原料放在器皿中,利用蒸汽使其成熟的过程。”
  肖科顿时皱眉道:“这样做能让菜熟透吗?”
  从来没有人听过用蒸汽做菜的……这听起来真的很玄幻。
  其他评审也满脸质疑:“蒸汽加热……这怎么入味呢?”
  “闻所未闻啊,有人这么烹饪吗?”
  “搞这么复杂做什么,直接加水烧不是更快?噱头多余实际。”
  听到众人的质疑,金八步心里也是冷笑连连,这次总算踩住苏怀的尾巴了,站起来道:
  “既然小苏老师这么做了,不如就让你们华夏厨师们,做一道菜我们品尝一下吧。”
  这下子在场作为领队的郑贵阳有些傻,转头望了望现场的华夏厨师们,各个头都摆着像是拨浪鼓一样,蒸……?他们听都没听过,别说是去做了。
  现场华夏观众此刻也是心里慌了,他们之前把苏怀介绍那些华夏光辉当成自己的骄傲,就算觉得有些不太靠谱,他们也宁愿去相信,可现在……诗词与故事可做不真的东西……这菜却是实实在在可以品尝的玩意,这可怎么办?
  就在华夏观众们,都开始惶惶不安起来时,就听远处传来一声豪爽娇喝:
  “来了来了,你们不是要看着这蒸菜吗,这就来了~~”
  寻着声音,众人就看到仁娜带着一帮工作人员,推着一辆餐车出来,上面都一个个盖着盖子煲。
  朴会长与北条护都是微微一愣,心想,这华夏队难道还真搞出了什么蒸菜?
  美食家肖科也瞪大了眼睛,想看看苏怀葫芦卖的什么药,出声问道:
  “这是哪位厨师的作品,能不能请他出来。”
  按照规则,为了以示对厨师的尊重,讲解菜色时,必须让厨师站在一旁,以便点评时,电视机可以给到他镜头。
  仁娜走到苏怀旁边朗声道:“这道东坡肉,是苏老师指导我做出来的,苏老师亲自参与前半部分的步骤。”
  啊?什么意思……?这道菜苏怀做的?
  全场的人都是一惊,苏怀竟然会做菜?还在这酒亭宴会上,当着全世界名厨班门弄斧?
  各国观众们,都觉得有些荒唐了,刚才苏怀消失,原来不是在旁边做诗,而是去厨房做菜了?他难道这“借酒消愁”的诗已经创作好了?
  这时候作为领队的郑贵阳也慌了,要知道这关乎于这次诗赛的背景分,牛肉干虽然没什么新意,起码大家心里有底,1·5分虽然不高,但是也只输了朝鲜队2分,苏怀突然来这么一手,领队郑贵阳莫名紧张了起来,赶紧过来问苏怀道:
  “小苏,你有把握吗?”
  别是1·5变0·5,又丢1分吧……
  这时候旁边埋头创作的海哥,顾让等人也忍不住了,目光都对准了苏怀,虽然没说什么,但是神情也是非常着急。
  因为他们创作的主题都是围绕着华夏草原饮食风的,苏怀突然拿出这道新菜来作为主题,这就打乱了他们的思路了。
  要知道,虽然预赛时苏怀大放异彩,可毕竟大家也没指望他能在酒亭上也同样出色。
  在泰山诗会上,包括公认凌驾于世界所有诗人的“山水诗圣”东山纪,这样世界第一人,也从来没有在一届诗会上拿下两首定名诗的记录。
  毕竟好的作品是需要累积,需要灵感的,没有谁能五年内拿出两首惊世之作。
  难道苏怀能做到东山纪都做不到的事情?
  “郑秘书长,这比赛策略应该是由队长定的吧。”苏怀看着众人忧心的目光,颇有一些无奈的感觉。
  这时候莫非你们还不相信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