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高歌谁敢附!

第一百九十九章 高歌谁敢附!

众人沉浸在东坡肉的美味,吃得不亦乐乎,一刻钟后,突然就听到有人朗声道:“现在大家用餐正高兴,我们可以开始进行赛诗环节了吧。”
  大家转头看去,朝鲜队的众诗人已经从一边站起来了,“豪放诗王”韩元君满脸的淡然,似乎并不在意刚才在美食评选上朝鲜输给华夏的事实。
  看向金八步的眼神,好像就是在说“别担心,一切有我呢。”
  此刻众人都停下了筷子,裁判长北条户重新振作精神道:
  “朝鲜队你们可以开始了。”
  这次在“背景”分上,朝鲜已经位居下风了,众人都觉得朝鲜队胜算不大,最大的原因就是“豪放诗王”韩元君虽然厉害,但是这“借酒消愁”的题目,并不适合他……
  而且苏怀那句:“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的绝句在前,众人心里都认为,韩元君只怕很难比得过他了。
  万众瞩目中,韩元君却是不慌不忙,坐下举起自己烧酒杯,一饮而尽,朗声道:
  “这是我们朝鲜烧酒,出产之东吴市水清山,我就以此酒为诗~~名为《醉豪赋》”
  众人听着心里都暗想,刚才苏怀把这花雕酒好好出了一回风头,这韩元君不甘示弱,想用为朝鲜烧酒正名啊,这下有戏看了。
  众人目光都注视到身材高大的韩元君身上,只看身形豪迈的韩元君,阔步而出,悠悠颂道:
  “君不见东吴水清山复高,世世生雄豪,履之钟秀气,彩凤穴中生凤毛~”
  只是一句,在场的人都是听着瞪大眼睛。
  厉害啊!
  谁能想到这借酒消愁的主题,竟然能这么雄壮威武。
  借着这烧酒的典故,说他们朝鲜是“世世生雄豪,履之钟秀气,彩凤穴中生凤毛~”向来出的都是人种龙凤。
  单这份气魄,就把刚才华夏队赢下接诗与品菜的士气顿时压了下去,不愧是“豪迈诗王”之名。
  就连自信满满的纪巧巧也停笔下来,有些惊讶地望着韩元君。
  韩元君举杯,望向苏怀傲然大笑道:
  “壮志人谁知,地黑天昏龙虎啸,醉来眼花落井底,小儿自称风流人!
  白云居士本狂客,十载人家空浪迹,纵酒高歌谁敢附!”
  华夏诗队众人,都是脸色一变。
  这句分明是冲着苏怀去了,直指苏怀是“小儿自称风流人~”而韩元君自号是“白云君子”,所以是“白云居士本狂客,十载人家空浪迹,纵酒高歌谁敢附!”
  纵然你有那“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的绝句又如何?
  这种自爱自怜的小情小调,敢与我白云居士相提并论吗!?
  韩元君念着突然哈哈大笑,一口喝干口中的酒杯:
  “今日与人千杯醉,酒亭宴中争诗博,与君痛饮击杯碎,志在万里腾云路~”
  这首豪气万千的诗一出,现场一片错愕与惊叹,众人没想到这“借酒消愁”的主题,竟然能出现这么豪迈的诗句。
  鸦雀了几秒钟。
  好多人的情绪一下子点燃了。
  “这诗真是太棒了!”旁边一名朝鲜队的女助理尖叫起来。
  金八步也激动地挥舞着手臂:“韩老师这首诗真是千古绝句,千古绝句啊~”
  朝鲜方阵的观众们,也是兴奋地嗷嗷叫:
  “韩老师神了啊~太神了啊~”
  刚才接连两场败仗,在这首豪迈傲人的诗作面前都变得不重要了
  原来朝鲜观众们与金八步这位队长,都因为两场失败真的要借酒消愁了,可这诗一出,一扫心头郁闷,低落的朝鲜观众们立刻都振奋起来了。
  不只朝鲜观众,这首诗一出,就连其他国家的观众在电视机前,也不由大声叫好。
  苏怀不是说是“举杯消愁愁更愁”吗?这是你们华夏人的方式,我们朝鲜人是“今日与人千杯醉,酒亭宴中争诗博,与君痛饮击杯碎,志在万里腾云路~”的气魄~!
  这简直是在当场斥责苏怀的胸怀狭窄啊~~
  此时华夏观众们,脸色都已经彻底变了,这韩元君这首诗,分明就针对着苏怀那绝句来的,苏怀的“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是连绵不断,想断却断不了的苦闷与哀愁,甚至是无法摆脱的阴郁绝望。
  而韩元君的《醉豪赋》却是豪放健举的气势,气吞天下,嬉笑怒骂间,却是“白云居士本狂客,十载人家空浪迹,纵酒高歌谁敢附!”的洒脱。
  明明似乎‘空浪迹’,从未赢得泰山诗会的苦闷,却还能‘纵酒高歌谁敢附“视天下英雄于无物。
  而句尾那句”今日与人千杯醉,酒亭宴中争诗博,与君痛饮击杯碎,志在万里腾云路~”更是气魄惊人。
  放眼万里秋空,从“千杯醉”的苦涩,到“腾云路”的壮举,诗句扶摇直上九霄,忧愤苦闷中显现出雄放的气概,章法腾挪跌宕,把借酒消愁的烦忧苦闷,变成了真正志在万里的励志。
  ”好!“”好诗~“
  不愧是“豪迈诗王”,不愧是朝鲜第一诗人啊~!
  呼啦一声,全场掌声雷动,整个酒亭的天花板都仿佛要被掀掉一般,除了掌声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这首诗,就算是连外行,都能听着全身热血沸腾,心驰神往。
  联合直播间里,朴会长兴奋满脸通红,激动地大叫着:
  “好好~好个《醉豪赋》,好个韩元君,这首诗已经完全胜过‘醉仙诗圣’吉川菊的《独醉吟》,必定能拿下这次酒亭的定名诗!”
  郑华哑口无言,而锦织一也是神色凝重,他没想到这韩元君竟然能写出这样的诗篇,心里也是巨震无比……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确实已经胜过了吉川老师的《独醉吟》…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届泰山诗会,RB竟然要失去两处景物的定名权了……
  而与文化底蕴苍白的华夏不同,朝鲜是文化强国,如果能登上泰山金顶,那RB的古诗霸权地位,就真正面临巨大的威胁了。
  更别说在场的诗人与评审了,此刻别说海哥,顾让等原本都以为只要改改苏怀的绝句,就能获胜的华夏诗人们,心都彻底凉了。
  这韩元君这首诗虽然在遣词造句与意境上,比不过苏怀的绝句,但是在“借酒消愁”这个主题的立意上,却是完全压倒了那两句。
  如果他们再用“举杯消愁愁更愁”这句,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恐怕就输定了……
  这也就是说,他们刚才到现在这么长时间的创作,集合所有人的费尽心血准备的比赛诗,已经变得毫无意义了。
  他们只剩下半个小时,来重新创作诗歌,可想要赢过这《醉豪赋》,这……根本不可能啊……
  韩元君那句“高歌谁敢附!”真的变成了事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