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章 年轻人要谨言慎行

第二百章 年轻人要谨言慎行

“我们……该怎么办?”海哥此时面对这种情况也是无可奈何,苦笑着望着顾让,顾让咬牙道:“还能怎么办,从头再来啊!还有半个小时,我们不能放弃。”
  纪巧巧也是靠在板凳上道:“算了吧,这韩老头这诗一出,咱们刚才写的都该都歇菜了,就这半个小时哪里赢的过他~直接认输吧,免得丢人。”
  说到底,他们这次是轻敌了啊,原本以为凭借苏怀的绝句,就能轻易获胜的,没想到对方竟然提前针对,写出这么漂亮豪迈的诗句。
  领队郑贵阳急得直嚷嚷:“苏怀呢?苏怀哪里去了!?快把他叫回来想办法。”
  此刻面临绝境,只能靠苏怀了。
  可其他人只是苦笑,苏怀刚才一直忙着做菜给我们加背景分去了,心思都没在这里呢,现在叫他过来,他再天才只怕也来不及了。
  而且苏怀……苏怀在干什么?
  镜头捕捉过去,所有观众就看到苏怀正在大口吃着东坡肉,专注喝着花雕酒,一口肉一口酒,好不快活,好像根本没有关注刚才这赛诗的事。
  也是,毕竟大家都指望改诗去了,这位华夏大才子,忙着争取背景分,跟华夏美食文化正名去了……这镜头拍着他吃喝得这么高兴,这东坡肉和花雕酒算是彻底一夜成名了。
  领队郑贵阳,这时着急不以上去拉起苏怀道:“苏老师~苏老师~快来创作比赛诗了~来不及了~!”
  苏怀好久没吃到这东坡肉了,今天算是解馋了,加上仁娜兴奋不以,敬了他不少酒……他就喝多了点,脑子原本就因为高原反应晕乎乎的,现在更有点意识模糊了,被郑贵阳一拉起来,整个人就摇摇晃晃的,差点摔倒。
  “苏老师~!”郑贵阳一声轻呼,赶紧扶住他,现场的华夏观众都是心里一阵紧张,生怕这位华夏大才子摔了。
  而更多的人,心里此刻就彻底绝望了……完蛋……他们唯一的希望破灭了……这小苏老师刚才吃喝得高兴,这……这已经喝醉了……
  这还比什么比…
  而朝鲜观众们,看到苏怀歪歪倒倒的这一幕,都不由是哈哈大笑。
  “哈哈,这孙子吹了半天的牛,这要比诗的时,竟然喝醉了。”
  “他是不是刚才得意忘形,以为自己赢定了~~‘
  “丑态百出,丑态百出啊~~”
  “这就这华夏骗子的德性~看到赢不了就装醉是吧。”
  “被韩元君老师的诗吓得装疯卖傻。”
  “哎呦,你们华夏不是我们朝鲜宗主国的?怎么堂堂宗主国连我们都赢不了?”
  现场朝鲜观众方阵里都是一片讥讽叫骂,华夏观众们却都默默无语,成王败寇,所有一切最终都要成绩来证明,虽然这次美食上赢了一阵,但是赛诗上输了,那就还是输了……
  此刻韩元君也是冷眼看过来,拿着话筒望着醉醺醺的苏怀,傲然道:
  “我听说比赛之前,有人说华夏是我们朝鲜的宗主国,我不是历史专家,我不知道具体事实是什么,但是我想说得是,既然是宗主国,文化上必然强势影响周边,为什么华夏连一届泰山诗会都没赢过呢?所以我劝提这个说法的人,以后好好谨言慎行……老实提高自己的文学水平,别在无谓的事情上做口舌之争,年轻人别老想着一鸣惊人。”
  这矛头直指苏怀了……
  呼的一下,不少人都看向了苏怀。
  苏怀刚才喝了不少,脑子正有些发懵,人已经彻底醉了,心想哪个王八竟来公开指责我啊……?他是谁啊?是朝鲜队那个什么诗王。
  刚才他念了什么诗来着?
  他只听到旁边华夏观众群情激奋地嚷道:
  “这什么人啊?”
  “怎么能这么说话,这是直播节目,怎么能当众教训人呢?”
  “小苏老师是你可以乱说的?”
  华夏观众很多都听不不下去,这苏怀虽然在广播节目中谈论过朝鲜历史,但是那本来就是节目内容,这却是万众瞩目的泰山诗会。
  你怎么能因为你占了上风,就当中羞辱苏老师呢?
  此刻,电视前的其他观众不明所以,联合直播间里,女主持人立刻火上浇油,把苏怀在电台节目中说的录音放了出来,其他国家的观众,这才搞懂这韩云君是在指桑骂槐。
  不过他们第一反应,都是觉得苏怀活该。
  “这苏怀还真是无法无天,怎么事都敢胡扯啊。”
  “我要是朝鲜人,我也气,简直太乱来了。”
  “他之前说华夏的历史故事,我还觉得有点可信,可别人国家的历史他怎么敢胡诌呢?”
  “搞不懂啊,虽然他这次酒亭诗的背景菜肴上赢了,可也不证明华夏有什么美食文化啊?”
  “这次输了朝鲜队,看他还怎么说。”
  “韩元君说得对啊,这华夏要是真这么牛,这么有文化传承,怎么连个泰山诗会都没赢过呢?”
  站在第三者的角度,谁都会认为苏怀是在胡搅蛮缠,毕竟各国根深蒂固就认为华夏文化落后,还是方方面面的。
  他们的历史书里,可都是被华夏的草原部落血洗过的,哪个愿意相信华夏人有什么辉煌的历史?
  屠城是野蛮人才干得出来的!
  华夏观众们听着心中不愤,可也感觉到了舆论莫大的压力。
  韩元君这手可谓是极狠,原本是朝鲜与华夏的争论,他当众说出来,引导其他第三方观众一起来打击苏怀,这分明就是要趁着这个机会彻底把他搞臭啊。
  此刻,苏怀还晕乎乎,醉咪咪中也大致搞明白是什么状况了,看着周遭观众嘲笑讥讽的神情,还有华夏观众们神情低落,意识模糊中,顿时觉得怒不可遏,我们输了吗?
  还没比呢?你们就认输了!?
  苏怀看海哥,顾让都已经放弃的神情,机智的纪巧巧也是束手无策,心想,好吧,你们既然都已经绝望,那就还是让我来吧。
  真是,一点心都不让他省!
  苏怀还没开口呢,金八步就笑道:“小苏老师,还有半个小时,你还有时间去创作,我看你这酒就别喝了吧,别等下要念诗,别念到一半念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