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零一章 狂生醉吟

第二百零一章 狂生醉吟

刚才金八步他们看苏怀赢了两场,得意忘形的喝酒,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这时看苏怀已经站都站不稳了,心中怨气与愤怒终于可以发泄出来了,还不好好讥讽讥讽他。
  朝鲜助威团顿时也是喝起了倒彩。
  苏怀听着一摆手,挣脱开郑贵阳的搀扶,露出一个看起来极为诡异的笑容道:“不用半小时,我现在就可以做这‘借酒消愁’诗如何~~”
  看看这些人,现在在场华夏人全部都像是死了爹一样,这不是正是借酒消愁的时候吗?多么应景啊。
  华夏诗队众人,看看苏怀满脸醉红,嘴角带着狂笑的神情,显然是喝多了,顿时都纷纷惊慌上去要拦他。
  海哥劝道:“小苏算了吧,你还是先休息一下.”
  顾让也是摇头不己道:“小苏,听我的,咱们别冲动,下来在琢磨琢磨。”
  纪巧巧也没料到是这个结局,急忙劝道:“小苏哥哥,你这个样子怎么作诗啊~你也喝太多了吧……”
  场面也是有点失控,眼看就要变成苏怀耍酒疯的闹剧了。
  而联合直播间里的朴会长,看着苏怀这位华夏大才子放浪形骸,肆意耍酒疯的样子,也是冷笑不以,闹吧闹吧,让所有人看看你这个妄人的丑态吧。
  可就见苏怀挣脱众人,哈哈狂笑,拿着一瓶花雕酒爬上了桌子,对着北条户嚷道:
  “老鬼子裁判,我们可以开始了吗?我这首诗叫做《将进酒》,你可得张大耳朵好好听听~”
  北条户被他当众骂“老鬼子”却不生气,反而笑道:“朝鲜队已经颂诗完毕,华夏队长随时可以诵诗了~”
  既然你要当众耍酒疯,那我为什么不成全你。
  “小苏~!”
  “苏老师,您想清楚~!”
  “快快,快把苏老师扶下来,这酒劲上来了,他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苏老师清醒一点,他们是存心让你丢脸的。”
  可众人扑上去,苏怀竟然在桌子上直接一个前空翻跃过众人,众人都是一阵惊呼见,苏怀晃晃悠悠地举着酒瓶,高声念颂道:
  “君不见……”念了三个字就打了个酒嗝。
  华夏观众一听这三个字,心里都暗道……完了……这苏老师喝醉了,怎么一开始抄袭人家韩元君的诗啊?君不见,这不是那首《醉豪赋》的开头吗?
  他这是完全醉得糊涂了啊~!?
  可真这么想着,就听苏怀举杯,高声狂歌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众人皆是愣住了,同样是“君不见”,韩元君的给人看的是“东吴水清山复高,世世生雄豪,履之钟秀气,彩凤穴中生凤毛~”他们水清山的世世豪雄,自吹自擂。
  而苏怀这两句“君不见”,却是如挟天风海雨向众人迎面扑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泰山边两条河虽然名叫黄河,长江,却不是大灾难之前的,传说中的黄河,长江滚滚犹如天上巨龙。
  那朝鲜东吴水清山高,宛如瞬间被这滔滔江水淹没。
  众人从来没有亲眼看过,但是苏怀这句“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却好似令人看到黄河之水如天而降,一奔千里,东走大海,如此壮阔景象,令所有人为之震撼。
  下句写大河之去,势不可回。一涨一消,形成舒卷往复的韵味,远远比短促的单句“水清山复高,世世生雄豪”这种一直在高处意境不知道要高明多少。
  紧接着“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恰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悲叹人生短促,将人生由青春至衰老的全过程说成“朝”“暮”之事,与前两句把本来壮浪的说得更壮浪,以黄河的伟大永恒形出生命的渺小脆弱,可谓悲感已极。
  可这明明悲从中来的这两句,在苏怀口中念出却是浩浩荡荡,携带惊心动魄的雄浑。
  这种文字韵律之壮阔,排山倒海,竟有一种势不可挡之势,令所有人感觉瞬间渺小。
  所谓借酒消愁,你有什么愁值得去消?
  朝鲜诗人刚才的愁是“比不过苏怀的诗句”,可苏怀的哀愁却是华夏落寞之哀,一人名誉的愁,哪有这一国的愁来得激荡!
  谁都不知道苏怀来到这个时空,内心深处的那股悲凉感,看着自己的民族沉沦,看着她被人鄙夷污蔑,那些辱,那些不甘,那些激愤,都只在他内心沸腾,无处可发泄。
  此刻都通过,这句诗彻底倾斜而出。
  韩元君,金八步等人,更是被这同样的“君不见”句式,震得目瞪口呆……
  狂生……这是狂生!他怎么敢……!
  众人震惊间,苏怀却举起酒杯又狂灌一口,如狂如痴,手舞足蹈,拿着桌上酒杯扔向海哥顾让,大笑道: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海夫子,顾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众人都感受到苏怀心里这股莫名悲愁,正沉溺其中时,可谁也没想到他却举杯豪饮,一笑而过,又悲转欢,纵情欢乐起来,竟然反而安慰其刚才一蹶不振的海哥,顾让起来。
  海哥,顾让都是一愣,被苏怀扔来的酒杯砸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个场面,倒是仁娜与纪巧巧都是奇女子,看着苏怀在众人醉酒狂歌,肆意妄为,不但不惊慌,反而感觉热血沸腾,只觉得人生肆意妄为如此,真是一大快事,也停下脚步,接过酒杯一口饮尽,嚷道:
  “苏呆子~(小苏哥哥)~我陪你喝~~!”
  两位娇媚佳人陪酒,苏怀醉意迷蒙之间,只觉得心中情绪涌荡畅怀,痛快~!痛快啊~!
  管他什么娘比赛,管他什么胜负,你们这些庸人,天天就知道争名夺利,却不想想人生又有几次机会能在这泰山酒亭纵情狂饮呢!?何不趁此机会好好放肆一番又何妨~!
  看着苏怀在诗会当中耍酒疯,还兼泡妞,一起举杯豪饮,众人都看目瞪口呆了,却没有一人上去阻止。
  因为谁都不忍心打断苏怀,都想听完这首诗。
  已经喝得茫得苏怀,醉意高涨,全身燥热,只恨不得放声高歌,与纪巧巧与仁娜痛饮把手中酒瓶饮尽,轻笑一声,竟然一步飞跃,跳上了评审席,吓得裁判长北条户与众多评审直接摔在地上,他们从下而上的看着这面如冠玉的俊秀青年,竟然生出一种莫名恐惧感。
  苏怀一手抢过北条户面前的酒瓶,举瓶狂饮,后虚指手中折扇,只视在场众人为无物,如歌如吟道: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醉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美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