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零四章 他是装醉?

第二百零四章 他是装醉?

这已经不是朝鲜队第一次提出抗议了,在以往上次输给RB队的决赛中,他们都曾经提出过抗议,但是由于RB文联是国际文联三大常务理事国之一,直接就否决了这项抗议,最终也令朝鲜队无功而返。
  可这届不同,华夏文联在国际文联中地位弱小,朝鲜队的抗议立刻引发了国际文联的重视。
  这不仅仅是因为朝鲜队的申诉,更是因为苏怀在这届泰山诗会惊人的表现,已经令国际文联内部有些震动了。
  此时国际文联仲裁委员会办公室电话响个不停,RB文联会长佐藤江,朝鲜文联会长宋大仁,都亲自来电施压,希望仲裁委员会介入此事。
  苏怀这首《将进酒》一出,影响不仅仅是诗会的半决赛,而是开始动摇了朝鲜文化产业在整个华夏的利益,而RB方面也感觉到巨大的威胁感。
  如果让苏怀成为在一届之内,连续拿下两首定名诗的人物,那华夏萎靡的文化产业,恐怕会产生巨变,这将会损害他们在华的巨大利益。
  一定要阻止苏怀,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不能让他上泰山金顶,否则两国整个古诗产业,都会笼罩在苏怀一人的阴影之下。
  虽然华夏文联的范会长与越南文联阮会长,从燕京发来传真表达了对此事的反对,但是仲裁委员会依然启动了仲裁程序。
  仲裁委员会的官员,在第一时间打电话联系到了在现场的裁判长北条户。
  “北条教授,你在现场可以做详细的报告,苏怀究竟有没有严重的违规行为?”
  电视直播毕竟有很多画面没有捕捉到,无法知道整个事件发生的细节。
  而在接到这个电话之前,北条户已经接到RB文联方面的指示,当场表明了“苏怀确实有不当行为。”
  当联合直播间传来信号,女主持人惊讶地公布:“国际文联仲裁委员会已经开始调查,现在正在判断苏怀是否有违规……”的消息之后。
  所以电视机前的华夏观众都震惊了,他们没想到世界文联里竟然这么黑暗?
  苏怀虽然举止不当,但是也不至于影响比赛结果吧!?
  现场的海哥与顾让都忍不住大骂起来:“这个混蛋?为什么我们要接受仲裁!?明明都要赢了!”
  “难道还真搞成重赛!?”
  按照泰山诗会的规则,如果某队在比赛颂诗环节中违规,裁判组有权令让他们重赛,而且之前两首诗都作废。
  联合直播间里,女主持人焦急道:“三位老师,你们觉得仲裁委员会会怎么判断?苏怀违规是否够得上重赛的标准呢?”
  锦织一与朴会长两人脸已经都苍白如纸了,此刻,他们都心知肚明,自己将背负一辈子骂名,但只要能维护各自文联的利益,就算牺牲自己的名声,也在所不惜。
  毕竟这关系着日朝两国千千万万诗人的利益名声。
  锦织一哑声道:“判断的标准很简单……那就是苏怀究竟是不是故意闹场,如果他是真喝醉了,那么他的举动还算是情有可原。
  可如果他没有醉,而是是借酒装疯,以这种放肆的举动提升他诗作的感染力,那么就严重影响了比赛结果,那就有可能重赛。”
  朴会长也附和道:“是……就看是他是不是故意装醉,影响比赛结果的。”
  锦织一与朴会长心里都清楚,其实苏怀就算是闭着眼,躺在地上把《将进酒》念出来,这场比赛也是毫无悬念的。
  可要怪就怪苏怀被韩元君激怒了,失去了理智,在比赛中做出这种过激的举动,让他们抓住了这个小辫子。
  很多人也是与他们一样,认定苏怀是装醉,希望马上判决重赛。
  此刻所有镜头都会对准苏怀,一旦重赛,苏怀将陷入两难的境地,如果他敢起来重新参赛,他无疑会声誉扫地,那首《将进酒》的豪迈洒脱,也会被打上虚伪做作的标签。
  一首诗是不是发自真诚,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可如果他假装不醒,那光靠海哥与顾让,根本是无法与韩元君匹敌的。
  所以,这场仲裁是至关重要的。
  可正在现场一片混乱的时候,突然就听现场有一身惊呼,仁娜惊呼道:
  “不对!快让开,快让开点,苏老师好像深度昏迷了!快开点为之~”
  在联合直播间里锦织一与朴会长都是一惊,跟着特写镜头看过去,就看苏怀满脸青紫,显然是有些窒息了,女主持人脸色一变:
  “这……这样子,怎么这么像是酒精中毒?”
  现场数千名观众,以及电视机前所有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呆了。
  人人都以为装醉的苏怀,竟然酒精中毒了?这……这怎么可能?
  现场华夏队医赶紧出动,把昏迷的苏怀抬在担架上,送上救护车。
  全世界各地的媒体,几乎都在同一时间报道了这则惊人的消息。
  “刚刚以一首技惊四座拿下酒亭定名诗的华夏诗人苏怀,被送了上救护车,医生初步诊断是急性究竟中毒……”
  “华夏大才子苏怀在泰山诗会急性酒精中毒送医~~”
  “泰山诗会最让人揪心的一幕。”
  当这个消息随着直播信号,传到千家万户,全世界各地的诗迷都有些措手不及。
  在燕京大学的男生宿舍里,几个正在愤怒骂朝鲜队卑鄙的学生,看着电视里苏怀被抬上担架,都是抱头惊呼:
  “我的天啊,苏老师了怎么了!?”
  “怎么会酒精中毒了?”
  在金陵市区的酒吧里,都因为《将进酒》而激动狂呼的人们,都停下了狂呼,手里的酒杯都摔了一地,全部都聚拢在柜台前,看着上面用于直播泰山诗会的电视里的新闻,一个个都抱着头惊呼道:
  “不是吧,这不是真的吧?”
  “苏老师到底怎么样了?”
  “他真的喝多了?”
  而在各个商城卖电器的专区,很多顾客也在电视机前聚拢,一起观看这个突如其来的新闻,很多年轻姑娘都捂住自己的嘴巴,一个马尾辫姑娘甚至直接哭了出来。
  “苏老师会不会有事啊~”
  “我不相信~”
  “现场不是有医生吗?人呢,怎么还不抢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