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零五章 酒精中毒

第二百零五章 酒精中毒

而在全华夏,乃至全世界诗迷的注视下,联合直播间里的女主持人也终于得到了确却的消息,神情紧张地播报:
  “华夏队队长苏怀,已经被送到了泰山医院,经过初步的诊断于治疗,怀疑是急性酒精中毒……医生还需要一系列检查来确诊。”
  随着这个消息播报处,各界人士都张大了嘴巴,华夏观众揪心不以的同时,RB朝鲜观众都是咬牙切齿。
  “混蛋,这小王八蛋肯定是装的啊。”
  “这一切都是华夏人的阴谋。”
  “他酒精中毒?他酒精中毒能写出《将进酒》?打死我都不信。”
  “装吧装吧~这些华夏队医配合的好,等下进泰山医院,就有RB医生接手了,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说苏怀有点醉了还有人信,说他酒精中毒,就太夸张了。
  锦织一与朴会长边等待消息,边交谈着。
  “锦织老师,你说这苏怀真是酒精中毒吗?”
  “不可能……就算再天才也不可能。”锦织一摇摇头:
  ”一个诗人要写出好诗,有两大因素,第一是他大脑的控制,也就是他在作诗时能多专注的调运自己的文字天赋,但是往往越专注的人,思维就会始终局限在一个有限的范围内。
  第二因素,就是思维足够发散,打破专业训练而形成的思想禁锢,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灵感……
  这两大要素是矛盾的,对立的……只有苏怀这种天才同事能拥有这两者互相制约的能力……但是如果他醉了……这两种能力就会失衡。”
  朴会长听着连连点头:“喝醉之后,思维发散性的灵感会大幅增加,但是专注度几乎为零……”
  “古来圣贤多寂寞,唯有醉者留其名。”这种句子,是醉鬼能写出来的?除非他是酒仙下凡还差不多。
  事情闹得这么大,倒是两人此刻心情都稍微安稳了一些,因为在他们看来,华夏队是有点弄巧成拙了,这种用队医故意宣布苏怀酒精中毒,欲盖弥彰的手段,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只会让结果往更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发展。
  一刻钟之后,苏怀就被送到了泰山医院,所有华夏观众的心都揪着,还有很多人是不安。
  有些人是害怕苏怀酒精中毒影响了他的健康,还有些也是心里暗想苏老师是不是因为违规了,故意装醉,千万别被人检查出来了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各国观众的心情都不同,每个人的心都因为这件事情七上八下着,紧张地等待着结果。
  十几个不同电视台的记者,拥挤在急诊大厅外面的走道,等待着医生出来宣布结果。
  来自RB的主治医生一出来,就被镜头与话筒包围了。
  “请问医生,苏怀怎么样了?”
  “苏老师酒精含量是多少?”
  “他是不是装醉?”
  几个朝鲜与RB记者,都提着一切引导性的问题。
  而那名RB医生冷着脸道:
  “请安静好吗,这里是医院,请你们顾忌一下这里的病人……”
  抗议之后,RB医生才最终宣布结果:
  “刚才送过来的病人已经确诊是严重的高原反应,加上饮用了多种度数不同的酒精饮品,导致酒精中毒,进而引发了神智不清以及昏迷现象。
  我们现在采取紧急治疗,加用激素,脱水降颅压方式稳定病情,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不排除酒精麻痹大脑照成中枢神经的损害……起码要住院一周时间来恢复……这么严重的高原反应,真搞不懂你们为什么让他参加什么比赛?应该早就送来医院治疗才对?还让他喝酒?真是胡闹!?”
  宣布结果的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停顿了一下。
  别说是锦织一与朴会长了,就连海哥,顾让,纪巧巧都感觉脑袋“嗡”的一声。
  这医生说的是苏怀不仅仅是酒精中毒,还有严重的高原反应,所以他在比赛中都是神志不清吗?
  以神志不清的状态……创……创作出了《将进酒》?
  这家伙……真的是人吗?
  电视机前的朝鲜与RB观众脑袋立刻都就炸了,很多人在电视机前抱着自己的头有些不敢相信。
  苏怀不仅仅没有装醉,而且是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完成了比赛,写出了《将进酒》……?
  此刻很多华夏观众,都不由感动的泪流满面,原来苏老师是为了赢下比赛,强忍着不适,硬撑了下来。
  这是多么伟大的精神啊!苏老师简直是太敬业了。
  还好还好……苏老师没有大碍。
  而很多人热泪盈眶的同时,又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苏老师身体这么不舒服,要住院,那后天的泰山金顶的决赛怎么办?
  此刻在联合直播间里,听到结果的朴会长与锦织一,心情无疑是冰火两重天。
  朴会长整个人都要瘫倒在地上了,他费劲苦心赌上名誉的抗议申诉,没想到人家苏怀真的是酒精中毒了……这也就是说,朝鲜诗队不仅仅是输了比赛,还丢了人,他也白白把自己名声搭了进去。
  而另外一方面,锦织一心里却燃起了希望,虽然不用重赛,但是苏怀却病倒了,看来他这状况根本就参加不了决赛,没有了苏怀,海哥,顾让的华夏队又算什么东西。
  此刻,在比赛现场的仲裁委员会,接到了医院方面的通知,也最终宣布了仲裁结果,苏怀因病不适做出过激举动,并非违规,不受任何处罚!
  满脸苍白的北条户,在与评审团商议之后,宣布了两队的评分:
  “华夏队《将进酒》……用词——上甲~
  立意——上甲
  背景——上甲
  意境——上甲
  菜肴切题——上甲。”
  众人脑子都嗡了一下。
  满分……泰山诗会历史上第一个满分,却是一个毫无悬念,没有任何争议的满分!
  这个分数一宣布,再也没有在乎朝鲜队的分数了,现场呐喊声已经完全掩盖了北条户从话筒里传来的声音,所有人都激动万分,因为他们见证了历史性的一刻,见证了古诗历史上最辉煌的一首诗作的诞生。
  此刻还在现场的仁娜一声娇喝,竟然把现场山呼海啸的呐喊声压了一头,想在刚才现场朝鲜观众的叫骂,她不由咬牙切齿:
  “从今天起,这酒亭就叫苏怀酒亭了,归我们西北食品公司经营,来人,把这门口的招牌给我拆了!”
  想起刚才日朝观众的抗议与指责,现场的华夏观众都是恨得牙痒痒的,听仁娜这一招呼,现场华夏观众轰然应道,数百人响应,一拥而上,把“吉川酒亭”的招牌摘了下来,轰动地摔在地上,无数人上来狠狠地踩着这块牌子,全场一片欢呼。
  此刻纪巧巧,海哥,顾让等人都已经进入了病房,看着苏怀挂着吊针呼呼大睡,心里都是感觉既神奇又轻松。
  看着苏怀俊秀如玉的侧脸,海哥不由深深地感叹道:
  “唉……今天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天才……”
  顾让低着头,紧紧地捏着拳头,也不知道该是为华夏诗坛高兴,还是为了自己感到悲哀,他生平自负,觉得人身来就是平等的,就算是RB三大诗圣他也不服。
  可苏怀却令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渺小感。
  混蛋,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平等……人和人就是有差别的,要不怎么会有苏怀这样的人!
  只有纪巧巧没有那么多感概,专心的用毛巾擦拭苏怀额头上的汗,轻声念道:“小苏哥哥,你可不要有事啊……”
  外面欢呼整天,苏怀却呼呼大睡……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真正上演一回现代李太白的神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