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零七章 华夏山水

第二百零七章 华夏山水

原本来兴师问罪的许台长与众多台领导,都是一愣,他们都没想到苏怀背后竟然有军区与团委的支持。
  沈教授也是冷然道:“我们市文联,也全力支持我的学生小苏,如果谁敢故意刁难他,就是不配合我们市文联的工作。”
  沈教授是个实诚人,也不会套话,直接就威胁出来。
  “您是?”许台长不认识沈教授,奇怪地看着他道。
  赵亮一笑道:“这位是市文联的新任会长沈教授,正式认命这个星期就会下来,许台长你还不知道?”
  许台长脸色一变,身后那群金视台领导也是愕在当场。
  他们原本是声讨苏怀搞得金视失去朝鲜方面的支持,万万没想到,团委与文联的领导竟然为了苏怀,当着他们的面威胁他们。
  苏怀也觉得好笑,看着一旁的孙总监低着头没说话,心想肯定是老孙上次吓坏了,这私下给沈教授和赵亮打电话了,所以才有今天这一幕。
  不过这沈教授也太耿直了,竟然直接威胁,也太好搞了吧。
  许台长这时候反应也是急快,连忙笑道:
  “我许某人代表金视上下,感谢真是感谢团委与文联的大力支持,小苏啊,你可不要辜负领导们的期待啊……决赛要好好努力啊。”
  众人都是心里一沉,苏怀都这样了,你还让他参加决赛,是什么意思啊?
  这时,苏怀无意间看到手中报纸上,还有一个消息——“震撼!RB诗队备战决赛,召集60位甲级诗才子共上泰山金顶,在山顶寻找灵感。”
  还配上了一张几十个RB诗人,团团坐在一起,在泰山顶上打坐的照片,看起来非常的震撼。
  呵……看来这些RB人是被《将进酒》吓坏了,这是要搞团体战啊,RB全国61位甲级诗才子,竟然召集了60人上泰山顶,这是要跟自己决一死战的架势啊。
  可你们以为做诗是打群架啊,人多就可以了吗?
  孙总监赶紧在旁道:“这次这些RB人也是吓坏了,放心吧小苏,这次就算你不去,也是无冕之王,人人都不会记得这次冠军是谁,只会记得你。”
  现在这情况,全世界的诗迷都骂日朝方面故意刁难苏怀,还没决赛呢,他们名声都已经臭了,苏怀就算不参加,全在古诗界也是无人可匹敌了。
  再说了,不是还有下届诗会吗,苏怀这么年轻,等到下届泰山诗会,调整好身体状况,登顶成功的几率更大,何必带病去冒险呢?
  “我为什么不去?现在去时间还赶得上吧?”苏怀起身,这泰山只要有RB名字命名景物,多摆一天,他心里都不舒服。
  小RB都组团来要占我们山头了,我身为华夏队队长,这时候怎么能躺在这里?
  爬也要爬到山顶上去!
  “那怎么能行~医生说是要好好休息~~”“苏老师别起来~”一众人都是一阵惊呼,想按下苏怀。
  在他们看来,苏怀现在状况根本不适合在登顶了,别说他现在宿醉还没恢复,就说金顶的高度5000多米,他上去只要又要晕了。
  万一又出什么意外,那可就是太不划算了。
  何况他这状况,脑子都不清醒,还怎么比诗~!?
  苏怀原本就身体虚弱,被众人按下也是起身不得,只是微微皱眉道:“张上尉?”
  “在!”一声冷喝,一直在角落的张敏站出来了。
  “再有人阻止我起床,就拦住他们。”苏怀淡淡地道,话音一落,张敏已经推开了其他人,挡在苏怀的身前,一副“谁都不准过来”的样子。
  “张上尉,你在做什么?”赵亮冷喝道,他是市团委书记,没想到张敏竟然敢违抗他。
  “苏老师说他要起来去参加决赛。”张敏冷然道,丝毫不给赵亮面子。
  “好好……你们就这么胡闹吧,我也管不了……”赵亮错愕间,也是无奈摇摇头,算是默认苏怀的做法了,毕竟苏怀可是他们团委的宝,他可不敢太颐指气使了,何况苏怀就算出医院,没有人帮忙,也上了不山顶。
  苏怀边艰难起起来穿衣服,边问旁边的仁娜道:“仁娜小姐,我来医院RB媒体那边是什么反应?”仁娜的性格,偷偷摸摸地哭,肯定不是因为他病倒了。
  “还能说什么,骂我们花雕酒有问题,还说你侮辱RB寿司,就是个骗子呗。”仁娜咬牙切齿道。
  “嗯。”苏怀对她洒脱一笑:“那我就更要去参加比赛,证明咱们的花雕酒没问题了,你能带我上去吗?”
  “没问题!”
  这时候纪巧巧也过来扶住苏怀,望了他一眼,轻声道:“小苏哥哥,你这队长当得还真敬业啊……我也跟你一起去。”
  在三女的帮助下,苏怀医院一出来,医院门口就沸腾了,原本宣布不能参加决赛的苏老师竟然出来了,门口的数百名蹲守的诗迷们都欢呼起来了。
  “苏老师出来了。”
  “没事了!没事了~”
  “吓死我了,还好苏老师没事~~”
  “苏老师要去赶比赛吗?”
  “这时间,决赛应该已经开始了吧?”
  一片嘈杂中,苏怀却是有些疑惑问三位女伴道:“怎么上山顶?”
  刚刚问出口,门口就已经开来了一辆大巴车,车身挂着“西北食品公司——热烈祝贺苏怀老师发明东坡肉!”
  仁娜拍了拍车身道:“上来,我们先坐车到缆车站,然后坐缆车上去,我已经让人给我们留一辆缆车了。”
  苏怀看了眼那横幅,边上车边抱怨道:“母夜叉……这有什么值得祝贺的?”
  仁娜坐上座位,回头很认真地道:“我觉得这次泰山诗会所有的诗加起来,都不如这个东坡肉重要。”
  “怎么可能?”旁边纪巧巧娇笑道。
  “你们那些诗就是听听就完了。”仁娜理所当然道:
  “可这东坡肉所有人都是可以吃到嘴里,尝到味道的,你们那些诗能填饱肚子吗?小老百姓才不管什么艺术呢,他们最有印象的,吃的东西。”
  纪巧巧噗哧笑道:“母夜叉,我看你就是个吃货。”
  仁娜道:“怎么?有种你这骚狐狸难道是喝西北风长大的?”
  张敏冷然提醒道:“够了,你们别吵了,苏老师需要休息~”
  纪巧巧不服道:“我说冷面鬼,你凶什么凶啊,小苏哥哥都没说话呢。”
  仁娜也哼道:“就是,别人怕你,我们可不怕你。”
  冷面鬼……张敏听着也是一愣,显然对于她自己这个外号有些接受不能,嘴角微微抽动道:
  “冷面我承认,但是为什么叫我鬼?”
  “好吧,那就叫你冷面女鬼。”纪巧巧笑道。
  “嗯,比你那骚狐狸外号好听。”张敏一副认真脸。
  纪巧巧顿时一愣,被怼得说不出话来。
  苏怀差点笑出来了,这张敏其实还是有幽默感的,就是冷了点……
  乘坐大巴到山缆车站,他们坐上缆车,一路向上,跨越了旷阔的山山水水,苏怀望着下面浩渺苍茫的景色,心境也愈发开阔起来,想到自己在酒亭里撒酒疯糗事,也不由洒脱一笑。
  在这广阔的天地之间,仿佛什么烦心事都变得不重要了。
  “苏呆子,你笑什么?要有不舒服马上说啊。”仁娜望着他问道。
  纪巧巧也道:“是啊,你别等下突然气绝身亡了啊~那我们责任就大了。”
  “没有,我只是刚才在想仁娜的话。”苏怀淡淡笑着,望着缆车下的苍茫景致。
  “苏呆子,你别自卑啊,你们写诗的还是很有前途的,我可不是故意挤兑你。”仁娜以为自己伤到苏怀自尊心了,赶紧安慰他道。
  苏怀没有回答,只是望着这广阔天地,畅然道:
  “其实这些山水虽美,却也不是天下无双,这世上处处有美景,并不稀奇,在普通华夏人的眼中,原本这些景物只是些没有故事,再普通不过的风景,理所当然的存在,可没有人意识到……我们看到这山水,是华夏先人付出了多少的代价,多少生命,才守护至今的。”
  说着,苏怀不无感怀道:
  “那些感受到这些意义的华夏诗人们,用尽心血留下诗句,用文字的魅力,让这片景物变成不朽的领域,以他们名义命名一处山丘,一处浪潮,甚至让人心跟随他们,让人们跟随着他的文字,体会到诗人们感受的东西……感受到华夏是何等壮阔的模样……这就是诗歌对于这些山水的意义吧。”
  仁娜,纪巧巧听着都露出惊讶之色,没想到这平时有些吊儿郎当的苏怀,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张敏也能感到,苏老师今天很不同,他今天……很认真……
  纪巧巧明亮的眼睛闪动着异样的光芒,越发觉得看不透苏怀这人了,试探道:
  “既然是这样,小苏哥哥你今天为什么非要去泰山金顶呢?说不定那些RB人的诗也很不错啊。”
  “他们不配。”苏怀睁开眼睛,露出一种令人难以直视的冷漠神态:
  “这山是华夏的山,这水也是华夏的水,是我们华夏民族英魂凝结,上古英灵热血撒尽之处,他们没有资格在这里留字。”
  原本时空的抗日战争,这个时空的华夏两次卫国战争,这岛国都曾经给华夏带来不可磨灭的伤害。
  让他们的名字,诗句留在泰山供人膜拜!?门都没有!?
  这句狂得没边的话,苏怀是说得如此理所当然,不容置疑,好像他已经踏足泰山的那一刻,这里已经容不下任何其他人似的,令三人心里都是咂舌不以。
  此刻缆车已经到了山顶广场,“哐当”一声停了下来。.
  (写了三个月,本书终于要上架了,真是泪流满面啊~~由于创世转起点一些数据的问题,三十多万字才开始有第一个推荐,又因为字数太多,刚上两周推荐就必须匆匆上架,可无奈强推名额也早就满了,所以上架强推也没有了,宝宝心里真是苦啊……在此只能呼吁各位兄弟姐妹支持了!!希望各位多多支持,订阅正版~小弟在此鞠躬拜托大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