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零八章 山水诗圣

第二百零八章 山水诗圣


      “小苏哥哥,你也不要太自信了。”纪巧巧边下缆车边忍不住道:
  
      “听说这次花鸟诗圣锦织一,酒仙诗圣吉川菊都在两天到了山顶彻夜打坐,吸收这泰山天地灵气精华,找灵感,豁出一切就为了这首登顶诗了,你可不一定会赢哦?”
  
      苏怀听着却是淡淡地道:“这世上从古至今只有一个诗圣。”说着就下了缆车。
  
      铜锣湾只有一个浩然,诗圣名头只有杜甫一人可当。
  
      张敏,纪巧巧,仁娜三人听着都是一笑,果然是苏怀这无法无天的风格,不过为什么他每次说这种话,都让人觉得很过瘾呢?
  
      四人一下缆车,如大的广场上,却正是鸦雀无声,全场一万两千名观众都专注无比。
  
      其他淘汰的诗队的代表都在现场,胡一南,韩云君,金八步,以及新欧洲,马来西亚,泰国等队的诗人都在第一排神色凝重。
  
      大屏幕里海哥,顾让正满脸沮丧,似乎进展并不顺利,而另外一边,一排几十号曰本诗人都穿着和服坐在地上,为首的三人中,苏怀认识曰本诗队队长吉川菊,以及电视里当直播嘉宾的锦织一。
  
      而他们面前坐着一位穿着黑色和服,满脸皱纹身材雄厚的白须白发的老人。
  
      苏怀虽然不认识这人,但是这见人风度气概,心里却浮现起一个一直久违,却从来没有出现的名字这个时空最伟大的诗人“山水诗圣”东山纪。
  
      纪巧巧轻呼一声:“东山纪他怎么来了?”
  
      “他不该来吗?”苏怀倒是早有心理准备,你们三大山寨诗圣一起上吧,都一并收拾了。
  
      纪巧巧凝神道:“这老头据说十年前就已经在诗坛独孤求败后,为了弘扬他们大和文化,创立了东山门,广收各界学生,也就是他以超绝的影响力,联合了京都与汉城两大商会,成立现在了京都商会,并担任精神领袖
  
      论身份,他已经远远超越了诗人的范畴,在茶道,佛学等各领域成就都是世上罕见早已经被成为大和民族的化身了”
  
      仁娜也哼道:“是啊,我听说这老鬼子与朝鲜围棋皇帝曹治宇,新欧洲文坛巨擘托尔金,一并被成为世界文坛三大宗师就算他要来泰山诗会,也是该担任评审才队,怎么会亲自出赛?”
  
      正说着,就听台上裁判宣布道:“接诗游戏,曰本队甲级!获胜”
  
      现场这才响起一片山呼海啸般的欢呼,数千名曰本观众挥舞着拳头,很多人都在狂喊着:
  
      “不愧是东山老师!果然是世界第一”
  
      “东山老师万岁”
  
      “曰本队万岁!我们赢定了”
  
      在一阵阵曰本观众的欢呼中,已经开始有人有节奏地喊起来了“东山老师!”“东山老师!”“东山老师!”巨大的呐喊声回荡在上空,极为震撼人心。
  
      在所有人都看着年轻的天才苏怀一路披荆斩棘,摧毁着前人的记录,曰本的传奇诗圣终于也坐不住了,来到泰山之巅,参与了这场决赛。
  
      诗会不比其他竞技项目,各队成员都不是固定的,可以随时换人,因为就算不允许换人,只要你团队里有人创作出好诗,照样可以由其他人念出来,所以曰本才在半决赛之后,召集了60位甲级诗人,顷全国之力也要赢下这场比赛。
  
      可饶是如此,谁也没有想到,已经退隐多年的东山纪竟然会出现在这次泰山诗会的决赛。
  
      此刻,不光是曰本观众,评审,在场的所有诗人,乃至电视机前的所有观众都已经认定了,曰本队将毫无悬念的获得这届冠军。
  
      毕竟东山纪出马了。
  
      出道以来,在泰山诗会上从来未败过,在最初三届都拿下冠军的传奇诗圣复出了。
  
      可正在这时,突然就听有人叫了一声:“苏老师来了!”几乎在一秒之内,现场所有的镜头都转向苏怀这边,对准了他那张秀美而苍白的脸。
  
      这里是海拔5000米,苏怀依然感觉到呼吸困难,脑袋隐隐作痛,他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小苏”“小苏老师!”海哥顾让都是一身惊呼,领队郑贵阳也跑了过来,纷纷都惊喜而担忧地望着他:
  
      “你怎么不好好休息?”“你病没好,来做什么?”“真是胡闹,到底谁让你出来的?医生呢?”
  
      可没等他们问完,全场的华夏观众都已经沸腾了,有节奏狂喊着“苏老师!”“苏老师!”“苏老师!”很是想把刚才曰本助威团的加油声给压下去。
  
      苏怀却并没有多说,只是淡淡地道:“接诗环节输了吗?”
  
      “对不起”海哥满脸的愧疚,没有了苏怀和纪巧巧,他们面对东山纪根本一点机会都没有。
  
      “那真是太好了。”苏怀苍白的脸庞露出一丝笑意:“我就怕我支撑不久,该我们先正好,我有个提议,希望各位老师能满足我的要求。”
  
      虽然担心苏怀的身体能不能挺着住,但是华夏队长都已经到这里了,没有理由不让他上了,毕竟这次能上山顶,都是靠着苏怀一人而已。
  
      “小苏,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们都听你的。”海哥表态大道。
  
      “这次我们能站在这里已经满足了,你有什么想做的只管去做。”顾让说着,回头望着其他队友:“你们有异议吗?”
  
      “没有”“都听小苏老师的。”
  
      苏怀点了点头,认真地道:“我听说,这泰山金顶颂诗,两队只能派一个上去颂诗,这次就由我来代表华夏队上吧,大家没有异议吧?”
  
      “当然没有异议!”众人齐声道。
  
      其中郑贵阳补充了一句,说道:“小苏老师,要不你还是提前先把你要念的诗写下来,未免你等下支撑不住晕倒”
  
      话还没有说完,海哥就与顾让同时打断他道:“如果小苏不能继续进行比赛,我们谁也没资格上去。”
  
      “那怎么能行!?”郑贵阳急了:“这是不关系一个人,是关于咱们华夏一国的荣誉!”
  
      顾让却是轻蔑地望着郑贵阳一眼,缓缓地道:“华夏诗坛唯苏怀一人而已。”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