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一十章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第二百一十章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人人都知道苏怀刚刚出医院,身体状况不好,走慢点是应该的,就算评审看出他是故意拖延时间,也不好阻止。
  
  毕竟在泰山诗会历史上,朝鲜队曾经有位73岁的老诗人,上这条登天阶时,整整走了40分钟……
  
  比起来,苏怀拖半个小时肯定是没问题的。
  
  这样虽然还是处于极为不利的位置,但是也不至于太过措手不及了。
  
  可众人出主意的时候,苏怀却是眼睛一直看着山顶,仿佛充耳不闻,朝着登天阶的方向走去。
  
  可众人都看出他脚步虚浮,分明是在逞强,心里暗道,不好,纪巧巧这主意虽然是不错,但是只怕苏怀这高原反应还是很严重,如果时间拖得太长,只怕他会支撑不住……
  
  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小苏哥哥~“纪巧巧想上前拉住他,可发现苏怀眼珠都没有望她这边一下,只感觉他身上有股从未有过的气势,令纪巧巧心中一凌。
  
  此刻,苏怀全神贯注在泰山金顶,根本没听到他们的话……
  
  看苏怀走上来站在台阶前,一头白发的东山纪看他脸色苍白如纸,额头还微微冒汗,不由用淡然的语气提醒道:
  
  “小苏老师,你还是别勉强吧,这次你是赢不了的,赛前已经有人告知我这次的题目了。”
  
  东山纪贵为世界文坛三大宗师级,早已经跳脱了诗人的范畴,专心主持京都商会的事务,只是这次事件影响太大,曰本文联高层,带着60位曰本甲级诗人去商会大楼求他,他才答应出马帮忙,心里也很想见识见识这个年轻人,是否像是传说中的那么神奇。
  
  而他为了能保证赢得这次比赛,也买通了评审中的几位暗中动了手脚,提前拿到了这次决赛的候选题目,这并非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自己的国家荣誉,所以这场比赛他非赢不可。
  
  所以故意用语言挑衅苏怀,想扰乱他的思绪。
  
  苏怀却是神色漠然,充耳未闻,眼中只是望着泰山之巅。
  
  这个镜头被摄像机捕捉道两人的神态,顿时引发了曰本观众愤怒,都不由大骂。
  
  “这支那人真是无礼!”
  
  “混蛋!太目中无人了。”
  
  “东山老师关心他,他竟然还瞧不起人,他以为他是谁?”
  
  “这人根本不配当诗人。”
  
  喧闹声中,苏怀却没有理会,率先一步上了台阶。【△網WwW.】
  
  他仰头望着那高处的炎黄二帝,那高耸入云的巨大石像,想起这华夏在这个时空经历过的那场灾难,不由心中百感交集。
  
  他原本只是爱吐槽的平凡学生,此刻却走上了这条他从未想过的道路,胸中也不由是一片感叹,边抬头边手拿着折扇背负往上走着,边悠悠念道:
  
  “《登泰山台歌》……”
  
  众人都不由一愣,登天阶下的东山纪也是微微有些惊讶,面对突如其来的双诗题,这年轻人竟然不用思考,就直接作诗?
  
  海哥,顾让,仁娜等人更是都以为苏怀是不是疯了,怎么不按照计划来呢?
  
  明明可以争取半个小时的时间啊?为什么非要这么快就作诗?
  
  难道苏怀的身体真的已经支撑不住要倒下了?
  
  众人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可无论怎么想,都是大事不妙。
  
  可正当他们心急如焚时,苏怀悠悠的声音从下至下,宛如从天下飘来。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众人皆是一愣,台下的日本诗人们神色中也露出一丝讶异,这年轻人真是好大的口气啊…
  
  这两句分明是说这纵贯千年历史,无人与你相提并论,这年轻人还真是视天下文人于无物吗?
  
  正这么想着,苏怀后两句诗又悠悠传来:“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东山纪心里不禁一凛,低声喃道:“好诗…好狂……好傲……”
  
  好气魄……不光是纵贯千年,更是觉得天地悠悠,无人有资格与你相谈吗?
  
  这两句诗,一念出,现场顿时一片沸腾,华夏观众都在拍手叫好,喊着“苏老师好气魄!”
  
  可其他国家的诗人观众们,却是怒火滔天,各个都恨得咬牙切齿。
  
  就算你苏怀天纵奇才,也不至于狂傲至此吧,此刻你还不如东山纪的成就,何况你还在发烧,你或许会成为最伟大的唯一,但还不是现在。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这是上天下地独孤求败的境界,你……苏怀还不配这么说!
  
  你还没赢呢,就大言不惭的念这种诗,分明就是视在场曰本三大诗圣,与61名曰本甲级诗人于无物啊。
  
  苏怀虽然赢了两场预赛,但是曰本诗人们心里还是不服的。
  
  因为古诗他们曰本诗人看来,有从易到难有三种境界。
  
  第一种境界,是描述已有的故事,故事诗,故事中人物与情景都是规定了好的,最容易把握脉络,就像是《兴亡剑赋》那样有各种历史故事作为背景,容易激荡人心,却也是最简单的诗歌境界。
  
  第二种境界,是事件诗,借由物件,描述一时,一刻诗人的情感,比如赏月,比如饮酒,看花,这种浪漫的举动容易引发人们的共鸣,焕发情感,但是却比故事诗要难得多了。
  
  苏怀的《将进酒》无疑是其中的巅峰。
  
  而最后一种境界,也是公认古诗界最高的巅峰诗类,那就是“山水诗”了。
  
  因为山水本来就死物,也不含有意义的动态,千百年就在那里,春去秋来,情景固定,又无故事背景烘托,诗人必须有莫大的胸怀,把自己的情感与气魄注入这其中,以景推情,才能做出流芳千古的作品。
  
  苏怀从未写出过好的“山水诗”,怎么能在“山水诗圣”面前妄称自己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