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斗诗之难

第二百一十六章 斗诗之难

<>众人都是一愣,苏怀现在要笔做什么?难道……
  
  11台的记者们顿时都沸腾了,摄影机都对准了苏怀的手,苏老师难道是要在石碑上‘斗诗’!?
  
  所谓“斗诗”,这是这个时空一种诗人朋友之间的一种游戏,如果有诗人一处景物或者店家中留诗,另外一位诗人看了,觉得不好,可以在旁边同样留一首同题材的诗。
  
  两首诗并列,由第一首的作者自己论断,如果觉得对方胜了,就把自己的诗擦去,反之就擦去对方的。
  
  由于这种“斗诗”,评判标准是由原诗人,完全是主观判断,所以只是君子之争,通常只有朋友之间拿来娱乐,或者是老诗人存心要捧新人的一种交接仪式。
  
  如果互相不认识的诗人,贸然留下斗诗无异于自取其辱了。
  
  除非……留斗诗的人,水平远远超越原诗作者,可以当他老师的水准……取得压倒性的优势……
  
  苏怀与东山纪金顶赛诗还胜负未分,他怎么就敢在东山纪定名的雪瀑留斗诗!?
  
  难道他有自信,能让东山纪俯首称臣吗?
  
  胡一南,韩元君,金八步等人都是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都暗惊疑不以。
  
  不是吧,莫非……这就是苏怀坚持在比赛没完就下山的目的吗?
  
  莫非这人不光是要在登顶诗上获胜,还要拿下剩下两首定名诗?
  
  要知道……这斗诗之难,不仅仅难在于你新留的诗要胜过原本的诗,而且讲究的是,与原诗句式结构要一模一样,不能多一歌字,也不能少一个字。
  
  这就大大限制了诗人的发挥……
  
  一般能赢得斗诗的人,通常都是比原作者胜过几个层次的才能做到。
  
  要在“一派长川喷壑垄,飞泉倒泻疑银汉,怒瀑横垂宛白虹,举目还举飞雪洒。”这样光芒万丈的句子边,留下自己的诗,这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啊……
  
  众人惊疑不定之间,苏怀已经提着毛笔写出他的标题——《望泰山雪瀑》。
  
  苏怀每写一句,张敏就在旁边高声颂出: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郑贵阳等人听着,都是一愣,都不由在心里暗赞一声,好诗句!
  
  可金八步却是不服气地嚷道:“这句子有意境,可这台上哪里有什么香炉?”
  
  众人心里也是这个疑惑,却听纪巧巧甜甜一声嚷道:“你们抬头看~”
  
  众人不约而同随着纪巧巧的手指方向看去,只见瀑布最上端那座山峰,烟云缭绕,再想起刚才那句子,顿时人们视线中的景象就陡然起了奇妙的变化。
  
  这座雪瀑上的山峰,不就像是一座顶天立地的香炉吗?
  
  它冉冉地升起了团团白烟,缥缈于青山蓝天之间,在红日的照射下化成一片紫色的云霞。这不仅把山峰渲染得更美,而且更是灵秀动人。
  
  接着再向下看视线移向山壁上的瀑布,那句“遥看瀑布挂前川”宛如心头冒出,“挂前川”,这是“望”的第一眼形象,瀑布像是一条巨大的白练高挂于山川之间。
  
  “挂”字之妙,在于它化动为静,惟妙惟肖地表现出倾泻的瀑布在“遥看”中的形象,完全表现对大自然的神奇伟力鬼斧神工。
  
  哇……这是化字为形,如果没有这诗句,他们根本就不会注意到这山峰之美壮。
  
  正在心里敬佩中,众人视线由上之下,刚刚看到那波澜壮阔的瀑布上,苏怀的后两句诗又从笔中写出了。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抬头望着瀑布的观众,都是不约而同的“哇”了一声,因为同样是瀑布,苏怀的诗句却是带领他们领略到了这雪瀑,从未被美景。
  
  飞流直下三千尺!!一笔挥洒,字字铿锵有力!
  
  “飞”字,把瀑布喷涌而出的景象描绘得极为生动;“直下”,既写出山之高峻陡峭,又可以见出水流之急,那高空直落,势不可挡之状如在眼前。
  
  然而,苏怀犹嫌未足,接着又写上一句“疑是银河落九天”,真是想落天外,惊人魂魄。
  
  这四句看似简单,却是动人心魄。
  
  巍巍香炉峰藏在云烟雾霭之中,遥望瀑布就如从云端飞流直下,临空而落,这就自然地联想到像是一条银河从天而降。
  
  “疑是银河落九天”这一比喻,虽是奇特,但在诗中并不是凭空而来,而是在形象的刻画中自然地生发出来的。它夸张而又自然,新奇而又真切,从而振起全篇,使得整个形象变得更为丰富多彩,雄奇瑰丽,既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又给人以想象的余地!
  
  真乃奇句,天赐而成啊!
  
  韩元君脸色骤变,低声道:“这七言诗最重要的第五字要响,我以为东山纪的《瀑布曲赋》,喷,疑,挽,举四字,已经够绝了,没想到苏怀还能更上一层楼……”
  
  金八步也是神色黯然点头道:
  
  “是啊,他用一个“生”字,不仅把香炉峰写“活”了,也隐隐地把山间的烟云冉冉上升、袅袅浮游的景象表现出来了。“挂”字形象,那个“落”字也很精彩,它活画出高空突兀、巨流倾泻的磅礴气势。我真的很难设想换掉这三个字,这首诗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胡一南也是惊呼道:“比起来东山纪的《瀑布曲赋》‘一派长川喷壑垄,飞泉倒泻疑银汉,怒瀑横垂宛白虹,举目还举飞雪洒。’场景虽也不小,但还是给人局促之感……”
  
  与苏怀的诗句对比只下,东山纪的这四句,转来转去都是瀑布,瀑布,显得很实,很板,一直兜兜转转却气势不小,却灵动开阔不足。
  
  比起苏怀那种入乎其内,出乎其外,有形有神,奔放空灵,相去实在甚远。
  
  这斗诗,是严格原诗的规则与句式来的,苏怀能写出一首定名诗水准的“雪瀑诗”虽然众人叹服,但是毕竟还是能想象的。
  
  哇哇哇……
  
  可谁也没想到啊,苏怀如此虚弱的状态下,竟然依照东山纪的《瀑布曲赋》的句式进行斗诗,写下这首《望泰山雪瀑》,这已经不是代表着苏怀强过东山纪,而是他远远甩开东山纪几个层次了……(未完待续。)
  
  <!--over--><><>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