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诛心

第二百一十七章 诛心


      在场韩元君,胡一南等诗人,顿时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在几十分钟之前,全世界诗人都觉得高不可攀的“山水诗圣”,留下两首号称“千古绝唱”的诗句,竟然转眼之见,就被苏怀轻而易举的推翻了。
  
      他们不是在做梦吧。
  
      电视机前少数还在喊:“支那人摔下去!”的曰本观众,此刻都已经惊愕地望电视机,看着那个摇摇欲坠的秀美男人,大口喘气,似乎随时都要晕倒似的单薄身影,却给他们一种令他们窒息的感觉。
  
      “走吧去断桥吧。”苏怀不等惊愕的众人反应过来,就轻声道,吃力地登上轿子,张敏与仁娜一左一右护送他继续下山。
  
      华夏观众们激动欢呼中,继续随着苏怀下山。
  
      此刻苏怀在雪瀑留下“斗诗”的消息,已经在华夏观众中开始不胫而走,越来越多的通过寻呼,与座机电话通知自己的朋友。
  
      “快看,金陵卫视,苏怀竟然在雪瀑留斗诗了?”
  
      “怎么可能,他不是比完下山了吗?”
  
      “他敢在东山纪的诗碑上留斗诗?”
  
      这短短的时间,这个消息完全通过口口先传,开始在各地诗迷中传播。
  
      而华夏观众此刻,都快激动地疯了,很多观众,直接拿着锅盖,跑到自己小区道路上,边拍边嚷道:
  
      “快看金陵卫视11台!快看金陵卫视11台!苏老师斗诗东山纪!”
  
      老城区的大院里,街坊们都已经出来了,站在院子里的电视机前,看着苏怀带着一群人下山的画面,都是纷纷疑惑问道。
  
      “这是做什么?”
  
      “现在不是该曰本队作诗吗?”
  
      “喊我们出来做什么?”
  
      很多华夏观众都错过了刚才“雪瀑”,还没有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可很快,他们就明白状况了。
  
      镜头里,苏怀沿着雪瀑下来,突然看到一处叫“白云泉”的地方,旁边石碑上也有人留诗,落款是“元介一”的曰本名字。
  
      苏怀不由好奇问旁边领队郑贵阳道:“这不是泰山五景,怎么有人留诗?”
  
      郑贵阳解释道:“小苏,这你就不知道了,这泰山景区三十年来由樱花公司承包经营开发,著名的五景时常人满为患,为了分散旅游的人流,增加盈利,他们在这泰山五景之外,还开发了其他小景观,让京都商会旗下的曰本,朝鲜甲级诗才子留诗,作为宣传。”
  
      原来是这样啊?苏怀原本只是想在雪瀑断桥留诗,可没料到竟然还有其他的景诗。
  
      “为什么我们从南路上来没看到?”苏怀又问道。
  
      “我们比赛是走的比赛路线,直到大景点,这下山走的确是游览路线,路过的景物会多一些,之前南路上来时,其实也有路过其他景,你没在意罢了。”郑贵阳回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苏怀明白过后,想了想道:“张上尉拿笔过来。”
  
      众人又是一惊,不是吧,莫非苏怀连这种小景留诗,也要占据?
  
      苏怀面无表情,提笔在石碑边写下“天平山上白云泉,云自无心水自闲,何必奔冲山下去,更添波浪向人间。”
  
      围观众人有拍手叫好的,有惊讶万分的,还有感到头皮发麻的,但是苏怀并没有在意其他人的反应,而是率领众人继续前行。
  
      接下来,每到一处小景,只要有曰本诗人留诗石碑,他都会在旁提一首斗诗。
  
      路过“雪钓台”留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过“鸟鸣林”留诗:“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攀云楼”留诗:“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春江花池”留:“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一景一诗,每景必留一处都不放过,一处都不遗漏,每处都留下与对方相同诗式结构,却远远超出原作的“斗诗”。
  
      虽然每处诗结构都不相同,但是苏怀脑中拥有数千年来华夏诗人的诗词,什么泉,楼,台,池主题的每种不知几百首,总能挑出句式一样的。
  
      苏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个原则,那就是“赶尽杀绝,”!
  
      这里是泰山,这里是曾经无数华夏绝顶诗人留下壮美诗句的泰山,没有你们插手的余地。
  
      苏怀俊秀偏偏的身影,在身后的韩元君,金八步,胡一南看来,却宛如杀神降临,令人胆寒的不只是他的才华,更是他的性情,那扫荡一切的性情。
  
      世界上诗人数十万,可能在这泰山留诗的,都是凤毛麟角,世界一百二十一位甲级诗人,很多穷尽一生,也只是在这小景上留下一首,作为毕生荣耀。
  
      这他们也是追求诗道上,最光辉灿烂的时刻,每个人都畅想着自己的诗,能在这泰山上不朽流传,供游客们瞻仰膜拜,流芳百世。
  
      而苏怀一路下山,每首诗用了多少时间?
  
      10秒?20秒?
  
      他就像是一名绝顶杀手,呼吸吐纳之间,就能孕育出雷霆万钧的一击。
  
      灭的不是人的性命,而是人的心,奋斗一世博来的名。
  
      元介一,神宗无,平成广,秀宅宁这些人的虽然不如曰本三大诗圣,却也是诗坛鼎鼎大名的人物,很多人都背负着“天才”的名号出道,被人认为有机会留下光辉著作流芳千古的人。
  
      这些诗人穷尽一生,不求成为大文豪,只专心一种题材,有的只写泉水,有些只写鸟,有的只写登楼,有的只写钓台。
  
      虽然不及三大诗圣与他们这样名满天下,可也是一时一地之雄才。
  
      可他们竟都在这一夕之间,被抹杀了悄无声息,毫无回响,就湮灭了这个历史瞬间中。
  
      宛如一粒沙尘被大海吞没,一条木柴被扔进太阳里。
  
      韩元君等人看着苏怀那俊秀迷人的侧脸,心底一阵寒意,这人真是太残酷了,太无情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