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太狠太毒了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太狠太毒了


      看着苏怀在一个景一个景的留下“斗诗”画面,屠戮泰山每一处的曰本诗人留下的痕迹,在场的所有导播,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华夏人真的是人吗?
  
      他这不是在斗诗,根本就是在搞诗文灭绝行动啊他要凭借自己的一己之力颠覆整个曰本诗坛的地位吗?
  
      以他区区一人,就企图推翻三大诗圣,61名甲级诗才子,这三十年来留下的心血,这是真的吗?
  
      可震惊之下,他们也没时间再感叹了,现在他们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转播曰本队的画面,要不与华夏队一样转播苏怀斗诗。
  
      “你们转不转?”朝鲜导播问木下道。
  
      这是个两难题,如果转华夏队的画面,很可能会打击曰本队的士气,但是如果不转,他们收视率还会持续下跌,损失的可是真金白银。
  
      面对华夏这个对手的异军突起,日朝两国的立场是空前一致的,谁都不愿意放任华夏崛起,毕竟大家都是在华夏赚钱的。
  
      木下咬咬牙:“转!这事瞒也瞒不住,不转我们收视率怎么办?”
  
      决定一下,两国几大电视台都共通转向,开始转播华夏队下山的画面。
  
      三台联合直播间里也接到了消息,女主持人宣布道:
  
      “刚才我们收到了最新的消息,苏怀老师在做完金顶诗,并没有直接下山,而是沿着北路,开始在原本的景点诗碑上留下斗诗”
  
      “留斗诗?”已经颓废半天的朴会长,又再度张开了嘴巴:“他在雪瀑留了没有!?”
  
      女主持人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道:“让我们来看直播画面吧。”
  
      联合直播间的画面转到了之前的录像,开始播放苏怀在雪瀑的画面。
  
      各国所有在关注这场直播的观众,都看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诗迷们只感觉这苏怀疯了,由此也引发了最热烈的风潮。
  
      在京都和歌院楼下的酒吧里,得到消息的人们都在嚷嚷着看着电视机。
  
      看到下面字幕打出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诗句都是抱头惊呼,很多人都气得摔碎了手中的啤酒瓶。
  
      “哇这诗真不比东山老师的差啊。”
  
      “何止是不差,我看是好很多。”
  
      “我看也是”
  
      “瞎说!这不可能,我觉得东山老师的瀑布曲赋更好!”
  
      汉城的中心公园广场,朝鲜观众们正看着大银幕的信号转到了金陵卫视11台,看到苏怀在雪瀑上留诗,也是鸦雀无声。
  
      他们原本都是嚷着恨不得苏怀摔死,没想到苏怀下北路,竟然是来斗诗的,这简直是令人匪夷所思。
  
      “这小混蛋到底是不是人。”
  
      “这望泰山瀑布真是太有气势了他能赢啊。”
  
      “王八蛋他这是想毁掉所有诗人的作品吗!?”
  
      一开始人们都以为苏怀只是在雪瀑留斗诗,然而,接下来的事情越来越超乎他们的想象之外了。
  
      看着苏怀经过每一处景物,一次又一次在石碑上留斗诗,摧毁他们心目中曾经名噪一时的诗句,看着他肆意抹杀那些曰本朝鲜新欧洲名家的心血,这些国家观众都快急疯了,在电视机前怒骂,大吼着。
  
      “他怎么能这么干?”
  
      “他他这是有没有一点人性。”
  
      “混蛋,真是个混蛋,太欺负人了!”
  
      此刻,所有人才发觉苏怀提前下山的真正目的,他不仅仅是要在泰山诗会上登顶,而且还要在全世界诗迷的见证下,把整个泰山都为之倾覆。
  
      这人,实在是太狠,太毒了
  
      此刻在山顶广场,曰本队61位甲级诗才子正在焦急的冥思苦想,突然接到了工作人员传来的消息,当听到苏怀在雪瀑留下望泰山雪瀑之后,每个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只感觉“哗啦”一声,脑中原本的熊熊斗志,宛如被一盆冷水浇下,整个人都有些发懵了。
  
      那个苏怀,竟然趁着他们忙于应付金顶决赛的时机,还在吞噬他们在这座泰山的荣誉
  
      天哪这人难道是诗仙下凡吗,否则怎么会远远看不尽头的感觉。
  
      而正在登天阶亦步亦趋的东山纪,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神色虽然未变,但是手心却已经冒汗了。
  
      竟然迈不出步子了。
  
      他早已经超脱诗人的身份,而是引领整个曰本文化产业前进,影响着整个亚洲人们,只因为早在多年前,他就已经觉得自己走到了诗的巅峰,再无前路。
  
      可东山纪没料到,他今天来,竟然会看到一座比他心目中至高领域更高的山巅存在。
  
      这个苏怀,不仅仅胜过巅峰时期的自己,而且是站在更高的领域上。
  
      真是令人恐惧啊,这个苏怀是在告诉我,这里是泰山,是华夏,不容他们外族染指吗?
  
      这人看来不仅仅是想赢诗会,而是有更大的野心这年轻人还羽翼未丰,就这么锋芒毕露,就不怕被群起而攻之吗?
  
      可正当东山纪这么想时,却听到有人惨呼一声,只听人叫道:“完了元介一老师昏过去了!?”
  
      “快来人。”
  
      “队医呢?”
  
      “怎么回事?”
  
      “苏怀在白云泉留下的斗诗,元介一老师他一看就晕了”
  
      正在人们手忙脚乱的时,突然又有一人歪倒了.
  
      “神宗无老师也不行了!”
  
      “他怎么也”
  
      “苏怀在他鸟鸣林石碑也留了斗诗”
  
      “这小混蛋到底有完没没完”
  
      作为曰本诗队队长的吉川菊,发现整个局面已经开始变得不可收收拾了,终于明白苏怀再干什么了,心里透凉的同时,还是咬牙喊道:
  
      “不要慌,不要乱!我们继续想登顶诗,不要被其他事干扰!”
  
      苏怀这么做是故意扰乱他们的心智,故意找这个对全世界诗迷直播的时机来斗诗。
  
      他们绝对不能如苏怀的意了。
  
      局面刚刚稳住,可过了一会儿,紧接着又传来新消息,诗人中的平成广直接摔了手中的笔,大吼道:“气死我也!”
  
      另外一边秀宅宁摇摇欲坠,脸色瞬间煞白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