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二十章 日歌也败了

第二百二十章 日歌也败了

<>越来越多的曰诗人听到了苏怀给自己诗碑上的留诗,咀嚼之后,只感觉自己毕生心血都付之一炬,眼前天旋地转,哪里还支撑得住。
  
  短短一刻钟时间内,原本斗魂高涨,犹如舔血野兽般曰本队中,已经有10几人都接近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而这些人都是曰本诗坛中最精英,最顶尖的诗才子。
  
  只剩下那些二流人物,惶惶色变,唯恐再来的消息,是苏怀走到自己的石碑边了。
  
  吉川菊尽力稳定住的局面,此刻也是摇摇欲坠,因为算路线,苏怀应该已经快走到泰山五景的最后一景,也就是他定名的“断桥”了……
  
  如果“断桥”也失守,那么……意味着什么,他连想都不敢想。
  
  苏怀一人……就要横扫整个世界诗坛吗?
  
  这时候又一名曰本工作人员来了,神色惶恐地看着吉川菊,却欲言又止。
  
  “是不是苏怀也在断桥留诗了。”吉川菊瞪大双眼怒吼道:“念!”
  
  他的《断桥吟》是他毕生最引以为傲的作品,不同于其他诗作,运用了日式和歌的技巧,结构非常特殊。
  
  最后一句“枯藤道上,昏鸭驻然哀鸣。”4言接6言,完全是日式和歌绯句,念起来极为优美,就算苏怀是五言,七言出神入化,也绝不可能在这种和歌句式上,胜过他的!
  
  绝不可能……绝不可能在和歌上胜过我的!
  
  “是……是……”工作人员听着惶恐不以,低头结结巴巴地念道:
  
  “他留的是……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在天涯……”
  
  这诗一念完,吉川菊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剧痛如绞,真的好像是断肠了一般,嘴唇瑟瑟发抖,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竟……然真是日式和歌结构……4言加6言……
  
  夕阳西下……好个夕阳西下……好个断肠人在天涯……你是在说我们这里所有曰本精英们,都已经夕阳西下,穷途末路了吗?
  
  吉川菊只觉得眼前一花,整个人一直紧绷的气概都崩坍成碎末……
  
  这时,东山纪已经不知合时,已经下来了,一手扶住了吉川菊,不让他倒下。
  
  “东山君……我们……我们……”吉川菊双眼失神的望着东山纪,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
  
  东山纪神色漠然,只是让人拿来了苏怀的那些斗诗,看了看,越看越是觉得不可思议。
  
  这一首,一首的斗诗,都是用同一题材,同一句式,却完全压倒的前作,简直……就像是老师教学生一样。
  
  不可能的,不可能有这样的天才……难道真如他所说的,他掌握了华夏失传的文化……
  
  如果是这样,这个人就太恐怖了。
  
  东山纪心里涌起无数个念头,华夏难道真有苏怀说的那些辉煌历史吗?或者只是他一人才华绝顶?
  
  不行……不管真假,都不能让事情这么发展下去了,这个文坛,不是光有文字就能定乾坤的,一定要制止他继续这么发展下去了。
  
  “下山吧,这泰山已经不是我们的地方。”东山纪挤出一丝笑容,然后沉声道:
  
  “这古诗我们败了,但是不代表大和民族败了,挺直腰杆,下山,这泰山没我们立足之地,我们还可以去东山,可以去富士山,这诗会是我们京都商会举办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15大协会,总有你们立足的地方,你是曰本诗坛领袖,站直了,不能倒……”
  
  不能在继续拖下去了,那个苏怀是故意的,在这个盛大的直播上,当着全世界诗迷的面,扫荡着原本属于他们的一切。
  
  东山纪心里充满了愤怒,不甘,苦涩,可能怎么办呢,再拖下去,每多一秒,就会有更多的人,看到这一幕,结束吧,现在就结束吧……
  
  说完,东山纪扶起吉川菊,望向锦织一,锦织一满脸苍白,也明白了大势已去,对着裁判长曰本禅宗大僧正西昌广,哀声道:
  
  “我们曰本队,弃权……”
  
  所有那些期待三大诗圣,六十一位曰本甲级诗才子力挽狂澜的曰本观众们,全部都愣住了,他们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都感到了一种莫大的绝望,心里的某处崩塌了。
  
  现场竟不自觉响起一声抽泣声,然后越来越多的人,都在开始抽泣起来。
  
  坚持转播曰本队画面的那些记者们,都傻了,这是怎么状况,怎么向来顽强绝不低头的曰本队,竟然在时间还有情况下就放弃了?这不像是曰本队的风格啊。
  
  随着电视上西昌广的宣布“曰本队弃权,华夏队登顶泰山!”
  
  整个曰本都陷入了沉默……而华夏各地却是沸腾了,各个地方的观众,都大吼大叫着,人们感觉到头顶的地板“轰隆”的跺脚声。
  
  外面吼叫声:“华夏队万岁!”“我们登顶了!”
  
  在燕京市区金陵卫视分站,看着这一幕的邱姝贞,周星星等人,直接跳了起来,兴奋挥舞着拳头,他们第七制片组这次任务,是要制作泰山诗会的相关节目,现在华夏夺冠,他们马上就要集体出动,拍摄花絮,邱姝贞第一个念头就是。
  
  “走!去燕京广场等小苏老师下山来,让司机开车!”
  
  众人兴奋地直接冲到外面,看到一辆对制片组的司机燕京地安门广场,那司机师傅一听就苦笑起来:“到不了,现在已经是人山人海了,你们赶时间的话,去做电车,电车有专用道,还可以动。”
  
  “走去,小邱姐咱们去做电车!”周星星赶紧道。
  
  邱姝贞,周星星带着摄制组冲到电车站,挤上电车,有无数兴奋的诗迷都挤在地铁里,现在是星期天早上11点,却比平时早上上班高峰人还要多。
  
  邱姝贞,周星星都咂舌不以,电车不光是成年男人,还有很多女士和孩子,也有很多上了年纪的人,孩子们一连茫然,但几乎所有大人的脸上都洋溢着超过承受能力的欣喜。
  
  邱姝贞意识到,这些人都是去燕京广场,赶紧让摄像师拍摄:“老王,开机,就现在开始拍。”
  
  正说着,不知道电车车厢里是谁,突然唱起了张敏唱片里的红歌:“五星红旗随风飘荡,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只几乎是一瞬间,几乎车厢里所有的人都开始唱起来了。(未完待续。)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