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千里金陵一日还

第二百二十四章 千里金陵一日还

<>沈教授见苏怀皱眉,连忙小声道:
  
  “郭董事长兴致这么高,小苏你可不要扫他的兴啊,江南文化商会是咱们华夏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组织,有郭董支持,11台就不愁没广告合同了。”
  
  这种事情沈教授也很无奈,现在苏怀被誉为华夏绝代诗圣,人人都想来沾光,总是要应酬一下的。
  
  苏怀知道这是两难的局面,拒绝就得罪了金主,可同意呢……让这种烂诗挂在自己头上,要背上阿谀奉承的骂名……心里也犹豫不决。
  
  正为难间,纪巧巧却笑道:“真是的,姨夫,你只来让人签评吧~那我来还不是一样啊~~”
  
  郭董事长呵呵笑道:“小巧儿愿意来,当然也是很好啊。”
  
  纪巧巧甜甜一笑,拿过笔在那宣纸上缓缓写出。
  
  旁边一位工作人员抱着拍马屁的心,大声念出道:“笔底才华……”念道一半却停住了,惊讶望向纪巧巧。
  
  因为这纪巧巧写的是诗评是:“笔底才华少,胸中韬略无……”
  
  郭董还没什么反应,旁边几位茶叶大王,陶瓷大亨们脸色都变了,沈教授也是忍不住道:
  
  “纪小姐,你别乱开玩笑。”这郭董是他姨夫,可这里其他人可跟他没关系啊,这得罪了江南商会的这些人,不是害了苏怀吗?
  
  可沈教授正要说什么呢,就看纪巧巧怯生生地捂住嘴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哎呀呀,我刚才写太急了,写漏了这两个字~~”
  
  说着就在这两句句尾分别添上了一个“有”一个“穷”。
  
  “笔底才华少,胸中韬略无。”一下就变成了“笔底才华少有,胸中韬略无穷。”
  
  众人一愣,都是互相看了看,顿时尴尬不以,这纪巧巧真是古灵精怪,这竟然多添一字,就把骂人的诗评,变成了夸人了。
  
  这分明是在暗示这些在场的董事长们,你们这老干部体就别来献了,吟诗作赋,是他们文人的领域,你还差得远着呢,何必当着我们这些专业诗人面出丑呢?
  
  其他董事长们都是面露尴尬中,郭董却是哈哈大笑,指着纪巧巧道:
  
  “果然是小巧儿风格~还是和当年一样精灵古怪,拿姨夫开玩笑呢。”
  
  郭董事长的笑声,也让现场尴尬的气氛化解,可这时不过突然听到人群中有人嚷道:
  
  “这改一字,意味就有这么大的不同,不知道苏老师能不能帮咱们商会这诗也改好一些,也不用太难,每句给留一个字就可以了。”
  
  听到这个声音,众人皆是有些吃惊,商会里怎么还有人这么放肆呢?这不是故意刁难是什么?
  
  也不知道说话的是谁,只见郭董事长却是出人意外地笑道:“苏老师,既然有人提议,不如你也来给我们展示展示吧。”
  
  可苏怀能答应吗?一句留一字,还是命题诗,这难度也太大了吧?
  
  苏怀不知道为什么郭董事长用意,但是既然是当众为难,他可不能丢了自己泰山诗会冠军的面子,心道,你可难不倒我。
  
  想了想,看了看那首郭董事长题的“朝晨迎冠军,千人齐喝彩,两岸相亲迎,倾情永相助。”拿出笔来,大笔挥舞在旁边提道:
  
  “朝辞华帝彩云间,千里金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五言变气言,众人看着顿时暗暗抽了一口凉气……
  
  竟然把之前的“朝,千,两,倾”这四句首字都用了上,竟然写出这么漂亮一首七言,说的是他从华夏帝都的燕京,一路回向金陵的心情,原本一首平平无奇的打油诗,被苏怀这么改完全变了样子,令在场的人心内无不拍案叫绝。
  
  只是沈教授心中暗自叫好,却不敢作声,只是偷偷望着郭董事长的反应,郭董事长沉默片刻,却是哈哈大笑:
  
  “好诗,好诗,苏老师果然是名不虚传,来,你们几个小子服气不服气。”
  
  说着就看郭董事长身后,站出几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各个都神色窘迫,为首的人一人身材高大,一张国字脸与郭董事长颇有几分相似,神色极为憨厚,红着脸道:
  
  “苏老师果然是名不虚传,真是冒犯了。”
  
  郭董事长这时才呵呵笑道:“这位我们这些老骨头的孩子,刚才的诗,就是他们写的,在苏老师面前班门弄斧了。”
  
  沈教授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这打油诗不是董事长们的手笔啊,不得罪人,不得罪人啊。
  
  大队人马给苏怀接风去了酒店,在酒宴中,郭董事长也一一介绍了刚才那群题诗为难他的年轻人给他们认识,这些董事长的二代,竟全部都不是经商的,而是从政。
  
  之前那个低头认错的,是金陵市溪湖镇的镇旅游副局长郭维,是郭董事长的侄子,他有两个死党,都是茶叶大王与陶瓷大亨的儿子,分别是镇农业局的徐平,镇宗教局的曹森。
  
  都是二十多岁,与苏怀年纪相仿,在金陵市周边的镇担任各级干部。
  
  在聊了几句之后,苏怀就大致摸清楚了,这些人的性格。
  
  与他们想象中不同,这些人并非像是原本时空官二代的那种纨绔子弟……反而是从小就读的团校,一直被各种规矩条款洗脑。
  
  大部分人都是彻彻底底,有理想,有纪律的无产阶级战士,与张敏的思维模式可谓是一脉相承。
  
  总结起来,就是……听话……呆……而且单纯。
  
  心里也奇怪,难道团委培养出来的人,难道都是一个样子?
  
  只有郭董事长那个侄子郭维例外……他说话最少,却眼神灵动,神色一直在观察自己,似乎一直思考着什么。
  
  在酒宴途中,苏怀去厕所时,偶然听到郭维与曹森在哼哼:
  
  “我不知道那个姓苏的给我叔灌了什么迷药,总之我们等下应付一下就好了,别当真。”
  
  “那不好吧,小苏老师年轻虽轻,可毕竟是诗圣,咱们还是要尊敬他。”
  
  “什么诗圣,我有个主意,等下咱们就直接给他塞点好处,让他帮我们办事,我们各取所需,他肯定会答应的。”
  
  苏怀听着,心里也暗想究竟他们要自己做什么呢?八成是想利用我的名气做些什么吧,反正我不答应就是了。(未完待续。)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