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竟然是鸭脖子?

第二百三十六章 竟然是鸭脖子?


      一切准备就绪,星期三下午,苏怀带着杜老板父子,胖姐与仁娜来到了金陵市西北食品分厂。
  
      来迎接他们的是食品厂的江厂长,与一群食品专家。
  
      仁娜给双方一一介绍,江厂长是名老成持重的老厂长,与苏怀客气了几句,先带他们看看了食品厂的设备,介绍一下厂子的实力。
  
      “苏老师,您说的卤菜真是闻所未闻,我真是想见识一下,不过我们金陵分厂,有多年制作凉菜,生产任务很紧,不一定能满足您的要求。”
  
      江厂长虽然看出仁娜与苏怀关系不一般,不过口头上再怎么夸着,却摆明并不想参与。
  
      说白了,这次虽然是他们企业大小姐仁娜推动,他们食品厂根本不想接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活。
  
      他们不是没有在连锁店中开窗口卖过速食,可他们研究开发很多种食物贩卖,什么饭团,锅巴,肉饼,可都最终被樱花日料店的寿司打败。
  
      苏怀这个诗人,大言不惭说自己要卖什么卤菜,难道他觉得比西北场所有的食品专家强吗?
  
      “这些厂房里的工人都是在做火腿的吗?”苏怀路过那些厂房,随口问道,这些工人的样子都无精打采的,看起来这厂子经营状况并不好。
  
      “嗯,都是凉菜,您可以尝尝我们的火腿,还与你那卤菜相比味道如何。”江厂长微微笑道,旁边专家也帮腔道:
  
      “我们西北火腿是华夏十大肉类产品,得过十一项国际奖项,经过21道工序,可以把猪肉腥臭味完全消除。”
  
      苏怀被他们带着路过一个腌制火腿的地方,江厂长递给他们品尝,众人都说“美味”时,苏怀却是一口咬下就摇摇头:
  
      “怎么一点都不香?”
  
      “香?”江厂长一愣,众多专家也是互相望着,这腌火腿去去异味就很难了,哪里会香?
  
      仁娜笑道:“我的苏大圣人,我们这火腿当然不能跟你那精致的东坡肉比了,你就不要要求太高了。”
  
      苏怀却是转头问江厂长道:“你们在缸里腌制火腿的时,加了狗腿没有?”
  
      “什么腿?”江厂长以为自己听错了,俗话说狗肉上不了正席,腌制之后更是又柴又硬,怎么能做火腿?
  
      众多食品专家心里都暗暗摇头,这位苏圣人原来真是个外行啊,这狗肉怎么能腌呢
  
      仁娜也笑道:“我的小苏老师,你别逗他们了,这腌火腿,都是用猪肉,哪里有加狗腿的。”
  
      苏怀随口道:“我听过民间资料里说,这腌火腿时,如果能每缸十条猪腿加入一条狗腿在旁,会让火腿产生一些特殊香味,你们可以试一下。”
  
      原本苏怀只是随口一说,但是江厂长却是眼珠一动,这苏怀分明就是外行,不知道仁娜大小姐被他灌了什么迷药,可不能让这大小姐上当了,趁机逼他现形吧,微微一笑道:
  
      “既然苏老师有指示,那让工人找狗腿,按照苏老师的方法加上腌房里。”
  
      众多专家都互相看看,心里都明白,这江厂长是故意让苏怀现形了。
  
      杜江与胖姐也是心知肚明,胖姐笑道:“哟这苏老师一句玩笑话,你们就当真啊,那苏老师说天上龙肉好吃,你们是不是也要抓一条下来。”
  
      可苏怀却摆摆手:“我没开玩笑,让他们试试吧。”刚才参观他也已经看出了这食品厂虽然士气低落,但是布置得井井有条,工人也很熟练,这里当作他的卤菜大本营,倒是非常适合。
  
      不如趁此机会,让江厂长看看他的实力。
  
      众人边说边走,终于来到实验室,江厂长这才问道:
  
      “不知道苏老师要做这卤菜,是以什么为基础,是猪肉,牛肉,还是鸡鸭,泡菜呢?”
  
      “江子,把东西拿过来。”苏怀让杜江把那一袋子材料拿过来,哗啦啦倒在案板上。
  
      江厂长与一众食品专家一看桌上的东西,都是眼睛瞪圆了,看着那一条条上面有疙瘩的怪东西,端详了半天,终于认出来了。
  
      竟然是鸭脖子?
  
      仁娜也是美眸惊讶:“这鸭脖子都是磨碎了喂猪的,苏呆子你要把喂猪的东西做菜?你不是开玩笑吧。”
  
      鸭脖子这里是骨连着细肉,嚼不烂,吃不动,菜场里卖时,都是剁了扔在一边,等人来收了喂猪,谁也没听过人吃鸭脖子
  
      苏怀淡淡地道:“我们华夏菜,领先于他国烹饪技艺最大的一点在于,我们做的都是那些看起来不好吃,甚至不能吃的低级材料,这样既可以避免浪费,可以让普通人都可以品尝到这种美味。”
  
      老外做什么金枪鱼,鱼子酱,鹅肝,各个当宝贝,其实谁又能平时吃到呢?
  
      再好的菜肴,价格昂贵就只能是当作奢侈品,给有钱人装阔罢了。
  
      何况,这些山珍海味怎么做都好吃,算什么厨艺?
  
      对于苏怀这种吃货来说,厨艺的最高境界,就是化腐朽为神奇,这鸭脖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苏怀也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觉得他做鸭脖子荒唐。
  
      别说是这里的中餐失传了,就算原本时空,德国人还傻乎乎地拿螃蟹肉喂鸭子呢,更提看起来就很吓人的鸭脖子,鸡爪之类的了。
  
      这时候,一名食品专家好奇拿起一只鸭脖,忍着恶心闻了闻,不由奇怪道:
  
      “这鸭肉怎么这么硬?腌的时间太久了吧”
  
      旁边的杜老板解释道:“我们腌了12小时之后,再烤过的。”
  
      “烤?”那名专家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住了。
  
      一般烧肉,都是用新鲜的肉,烤出肥油会极为焦香可口,但是如果是腌的话,就会让肉丧失油脂,变得硬而有质感。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处理手法,如果是先腌在烤,就会使肉完全脱水,紧实发干,根本就咬不动了。
  
      这下不光是江厂长了,就连仁娜都有些动摇了,我的天哪这苏呆子确定做的不是黑暗料理?这鸭脖子硬得都可以当砖头敲人了吧?
  
      “苏老师,您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江厂长面色一沉,觉得苏怀根本就是戏弄他们。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