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发型都是文化!

第二百四十五章 发型都是文化!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苏怀当然也不能免俗,亲手梳了不下几十人,虽然英文四级的单词,他都忘记得差不多了,但是这种美好的回忆,还是很难忘记的。
  
  众人都好奇地围过来,苏怀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揉散女生的秀发,边梳边解释道:
  
  “白素贞的发型是流苏髻的改良版,流苏髻相传是一位叫轻云的长发美女创造……”
  
  说着悠悠道:“据《谢氏诗源》记载;轻云髻发甚长,每梳头,立于榻上,左右余发各粗一指,结束作同心带,垂于两肩,以珠翠饰之,谓之流苏髻。”
  
  随着苏怀念着古文,众人只见他的双手犹如变戏法一般,把女生秀发梳成了一个漂亮的流苏,只见那相貌平凡的女生,坐在那里,头发婉成发髻后,高高竖起显得端庄温婉,在两肩垂下一缕,飘飘荡荡,然后各打一个同心结,配合她含羞带笑的样子,仿佛荡漾着女孩儿家对美好爱情的向往。
  
  吴光等人听说过“同心结”,这同心结本是使用纱带制作,现在用女孩自己的情丝好绾结,意蕴之美,令男儿更能理解这其中的情愫。
  
  这当中寓意,配上这发髻形态美,都是令人惊叹。
  
  看苏怀手法,美院众人心中已经佩服不以,可吴光还是有些不解,问道:
  
  “这发型与画册上不太相似呢,而且你只看画册,就知道这发型怎么梳呢?”
  
  这是众人心中共同的疑问。
  
  苏怀笑道:“吴博士别急,还没有梳完呢,我边梳边讲解,这流云髻的梳法~”
  
  说着继续在那女生头上边梳边温柔声道:
  
  “南宋诗人陆游《入蜀记》记载,南宋时候,四川的未嫁女子梳同心髻高可达二尺,插以银钗,后插牙梳等,这是寄托美好心愿的发髻,是情窦初开的少女所梳,但盼日后和爱人永结同心。
  
  又有,晏几道《采桑子》词说;‘双螺未学同心绾,已占歌名’,写的是一位少女,还没有绾结着双螺髻,也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个形状。”
  
  苏怀侃侃而谈间,已经把白素贞的流云髻梳好,众人看去竟然与画册中一模一样。
  
  此时,吴天等人心中都是巨震,不光是因为苏怀梳出了这画册中的发髻,更重要的是,他竟然知道这发髻的由来典故,就连其中寓意也是婉婉道来,听着人心驰神往。
  
  只是一发髻就有这么多学问,其文化底蕴之深之广真是闻所未闻。
  
  如果苏怀是骗子,那么他就是这世上最高明的骗子……已经令众人分不清真假虚实了。
  
  吴天是个所西式教育的唯物主义者,虽然此刻脑中已经有这种彻底被震撼的感觉,但是他依然不相信苏怀说的都是真的。
  
  说不定这是苏怀早就准备好的说辞……其他的发型苏怀就不一定能说出这么多门道了
  
  可吴天正这么想着,苏怀却已经拆掉了女生的流云髻,重新梳开,讲解道:
  
  “小青的发髻,叫做鸾髻,比起流云髻,更加俏丽,形状似鸾凤发髻宋代诗人晁补之有一首词《下水船》
  
  ‘上客骊驹系。惊唤银屏睡起。困倚妆台,盈盈正解鸾髻。凤钗垂,缭绕金盘玉指。巫山一段云委。
  
  半窥镜、向我横秋水。斜颔花枝交镜里。淡拂铅华,匆匆自整罗绮。敛眉翠。虽有愔愔密意,空作江边解佩。’
  
  说的是,他拜访一位女子,在银屏中香睡的女子惊醒过来,依靠在妆台上,匆匆解开鸾髻,用手指缠绕梳理那如云的发髻……
  
  镜子里含情脉脉,流动眼波,罗衣,翠眉,曼妙动人……”
  
  苏怀边梳好后,端详那女生,用手指点起她的下巴,称赞道:
  
  “《宣和遗事》记载宋代名女李师师的清雅美丽,就说她:嚲眉鸾髻垂云碧,眼入明眸秋水溢,她就像是你这样,头发一直垂在肩上的鸾髻,如乌云一般浓碧,和桃花脸,玉肌肤互相映衬……”
  
  这番称赞,令在场那几个美院的女学生听着心都快融在地上,望着那边痴痴呆呆,只希望坐在那里被苏怀梳头的是自己……
  
  苏怀是怕女模特被自己摆弄,觉得厌烦,所以才赞美她几句,然后又拆掉她发髻,继续道:
  
  “许姣容是已婚妇女,他的发髻叫做多髻,也叫做仙人髻,黄庭坚诗句云;晓镜新梳十二髻……”
  
  苏怀自己也是越来越尽兴,脑海中的知识源源不绝的涌出,令他心情无比舒畅。
  
  人人都知道这《心白娘子传奇》好看,却不知道这“好看”背后,究竟是蕴含了多少华夏美学精髓!
  
  华夏古代文化之绝,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单单是这个发髻样式美感,千变万化,世界上其他国家都加起来都比不了,可笑的是,原本时空那些长发小青年,很多竟然都学着黑人搞着那种傻啦吧唧的发辫……要不就是杀马特爆炸头,还自以为很酷炫……妈蛋,没文化连发型搞成一坨屎!
  
  可苏怀还没有说完,吴天已经冲上来了,一把拉住他大声道:
  
  “不用再梳了,跟我们走,现在!你把你知道的所有东西都画出来!!”
  
  这时候,美院的一众多教授们,都已经快疯了,这《新白娘子传奇》中,光光是这发髻,苏怀就能展现出背后那渊博如海的知识,随手就引经据典……
  
  还不是一个,而是每种发髻,他恨不得都要念两首诗,说两个民间故事来佐证。
  
  这证明,苏怀说的可不是一个发髻,而是无数的华夏历史脉络,名人,还有各种细节!
  
  天哪,如果所以画册中那些建筑,服饰,他都能有这样详细的梳理,那这苏怀就是一枚华夏古文化的活化石了!
  
  周院士却是一把抓住吴天的手,瞪眼道:“你个小家伙!这苏怀又不是你们美院的,我们音乐学院还要用他呢!你刚才不是嫌弃苏怀的!?现在又要抢人!?这是什么道理!”
  
  音乐学院的一帮人也都站起来了,吴天被周院士抓得一声惨叫,发出痛苦而愤怒的喊声:
  
  “周院士!你怎么这么粗鲁……苏怀说了给我们先指导的!我要去教育部告你!你身为国家艺术院士,堂堂音乐学院的创始人,阻碍我这美院的小小博士的科研项目,你简直是为老不尊!”
  
  “放你的狗屁!你竟然污蔑我,你要拐走苏怀!我老人家跟你拼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你家门口一头撞死!苏怀先要跟我们讲解古代音乐资料!不然我才要去教育部告你!”
  
  “卑鄙,卑鄙至极!”
  
  “我的吴大博士,你也是美院栋梁,您行行好,你这么拉把苏怀拉坏了,你轻点!”
  
  “好!好!好!你先放手,我马上就不拉了,你看看苏怀脸色都白了,你还不松手!”
  
  “好我们一起放!诶!?你怎么能这么不讲信用!?追~~!给我追!!他们把苏怀搬走了,都给我追回来!
  
  吴天你个小王八蛋!不讲信用,我跟你没完!”
  
  看着吴天一干美院的人,号召学生把苏怀七手八脚的拉走,周院士年纪大了也是追不上了,只能狠狠跺脚了。
  
  苏怀被一群老教授七手八脚拖着,也是吓傻了,他又不敢反抗,万一一出手把这些老教授伤了,他可赔不起,只能苦笑着被他们请回了美院……
  
  还好11台这边有纪巧巧主持大局,要不真是要乱套了……
  
  不过令吴天感到更加心惊的事还在后面。
  
  一到美院,苏怀把他单独叫到了一边,给他看了一本仿制品的制作工艺稿:“吴博士,您看看这个。”
  
  “这是……!丝……”吴天只看了一页,整个人都要炸了,仿佛看到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