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美人之极

第二百五十六章 美人之极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要看《大长今》明天白天还有重播,但是要骂《新白娘子传奇》就只有这一回机会了!
  
  现场朝鲜观众们与《大长今》剧组众人都抱着复仇的心理,准备观看《新白娘子传奇》了。
  
  这时《新白娘子传奇》也开始了,由于制作时间太紧,还只刚刚拍摄了几集,《新白娘子传奇》并没有来得及制作片头,只是经过简单的飞字字幕就开始了正片。
  
  正片一开始,眼入眼帘就是一个森林中的场景,一条小白蛇在草丛中缓缓爬动,“嗖”的一声被捕蛇器抓起,众人定睛一开那抓蛇的汉子,穿着粗布麻衣,破破烂烂的一看就是荒野村夫。
  
  旁边的放牛的小牧童看到这一幕,上前劝道:“猎人大叔,求求你放了他吧。”
  
  观众们一看那小牧童全大概只批了两块麻布,整个脸也是脏兮兮的,对比起《大长今》的华丽,干净,雅致,艳丽的美学风格,简直就是天壤云泥之别。
  
  什么玩意……?
  
  你们这吹了半天的宋朝,比草原蛮族而不如啊,这衣服就是挂块兽皮就上来了?
  
  山里放牛,猎人捕猎的蛮荒生活,虽然历史上草原背景不同,但是生活状态也差不多嘛,只是一个游牧,一个定居捕猎……
  
  “这就是所谓的宋朝文化?”李导演不免露出鄙夷的神态,心想,还以为这位诗圣能有什么能耐呢,原来只是嘴上功夫了得。
  
  大言不惭地说是我们朝鲜的宗主国……这落后尅级文化水平,能当《大长今》那般灿烂的古朝鲜帝国的宗主国?
  
  倒是韩所长听着牧童悠扬的竹笛声,心里却是微微一愣,这声音……不是竖笛,也没有“木管乐之王”长笛,那种音区清澈、抒情、柔和……
  
  可胜在高音区灵秀,明亮、穿透力强,竟然“穿云裂石”音色和悠远的神韵,这是什么乐器……?
  
  播放完小牧童救蛇的剧情,就当朝鲜观众们哭笑不得的时候,突然字幕一过“一千七百年后”,只看屏幕上电闪雷鸣,一头巨大的白蛇飞舞,在山洞中吞噬灵丹……地动山摇,打破岩石飞屑四溅。
  
  朝鲜观众们都看得皱眉不以,纷纷摇头鄙夷道:
  
  “这道具也做的太次了吧,一点都不像是是真的。”
  
  “是啊,好歹在泰国去买条白色大蟒吧,这剧组这么穷啊?”
  
  “我看华夏的蛇都长得比别的地方丑哈哈。”
  
  “你看他蛇还顶着歌人头,好吓人啊~”
  
  “要变怪物了!奥特曼呢~~”
  
  现在没有直播,朝鲜观众都是放肆大笑讥讽,都觉得这苏怀带着这帮华夏人简直就是笑话嘛,真是够他们嘲笑一年的。
  
  可就在朝鲜观众极尽讥讽之能事时,忽然画面一变,一片柔绿如水般的竹树林沙沙晃动,轻声抚过,丰茂的竹树丛的绿叶下,巨蛇蜕皮之后,竟然出现了一名有着如瀑布般长发的女子。
  
  绿色的树林中,朝阳下飘洒的竹叶,溪水潺潺,那女子缓缓出现,整个镜头都笼罩在暖暖的金色色调中,如同镶上了一圈美丽而梦幻的阳光,唯美的影调几乎令人心都融化了。
  
  白素贞回眸望过来,温婉秋水眸子,娟秀的五官,娇美笑容,令人感到无边的秀色在心头飘荡着。
  
  只见她秀掌轻抬,施展法术,褪掉的蛇皮飞入她的身姿中,轻姿一旋,一身白纱浅笑回眸,只令在场众人心都要融化了。
  
  李导演看着微微张着嘴巴,心里轻呼不以,这拍摄真是美到极致了。
  
  就连主演李英爱都看得有些发痴,经管她不愿意承认,但是她已经观察到在场原本在嘲笑的朝鲜观众们,脸上都写着”痴迷”二字。
  
  懂行的人更是震动得嘴巴微张。
  
  《大长今》幕后团队中负责传统服饰的那名朝鲜历史研究所教授,更是眼眸颤动,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
  
  因为白素贞的发饰,那套白纱服饰,其优雅美感远远超越他的认知,他作为朝鲜历史专家,为了追求朝鲜观众热爱“美感”,在传统韩服中加入了很多曰本和服的精美元素,自认为已经超越了和服的美感,达至东方美学的顶峰。
  
  可此刻,他竟然看到了更高的高峰耸立在他面前……这是华夏的古典美学吗……这……怎么可能?东方以白色基调的美学,能达到这种巅峰之际的地步吗?
  
  白素贞的扮演者,那名新人演员就坐在这里,但是你却很难觉得这两者是同一人。
  
  此刻原本准备开骂谩骂的朝鲜观众已经彻底瞠目结舌了,他们无法下得去口对这样如仙子一般的人物,口出恶言……
  
  苏怀不由对纪巧巧伸出一个大拇指:“小狐狸,你真是了不起,超出我的预期了。”这开场镜头,拍得超越了原本太多了。
  
  “不是我了不起,而是你画册里的白素贞太美了“纪巧巧眨着灵动眸子,悠悠道:
  
  ”所谓美人之极,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肌,以秋水为姿……加上这音乐,服饰,这古今灵秀之气都铸给她一人独占了……”
  
  言语间很是羡慕之意。
  
  苏怀看着纪巧巧,却觉得这些形容,配上这娇俏聪慧的纪巧巧也不为过,不由笑道:“恐怕,还要加上这诗词为心,翰墨为香呢~~”
  
  说这话的时候,白素贞已经飞上峨眉金顶在观影大师之前,开口唱出自己的宏愿:
  
  “青城山下白素贞,洞中前年修此身,勤修苦练来得道,脱胎换骨变成人,一心向道无杂念,皈依三宝弃红尘,望求菩萨来点化,渡我素贞出凡尘。”
  
  原本电视剧中突然人物唱起歌来,是非常突兀的,但是大家都白素贞这诗情画意的女子吸引,只觉得光是看着她就好像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这唱段出来,人们不但不觉得怪异,曲调柔和轻盈,反而觉得格外优美,很多人都不由摇头晃脑地跟着“啊啊啊(低)~啊啊啊啊(高)~~”唱起来。
  
  很多稍微懂古诗词的人,一听这歌词,顿时都是一惊,这不就是首7言诗吗!?
  
  竟然拿有人把7言诗变成唱段加入了电视剧中唱出来,还能这么自然,这种事情只有苏怀能做出来吧……
  
  《大长今》的几个编剧都不由望向苏怀惊呼不以……绝代诗圣……果然是绝代诗圣啊,这人真是太可怕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