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华夏之美

第二百五十七章 华夏之美

<>正当朝鲜观众余《大长今》的剧组成员们,被剧中如诗词一般的唱段感到惊艳时,却不知道,苏怀却陷入了深深的惆怅中。
  
  眼前看到的《新白娘子传奇》,他既感到怀念,又有些悲伤。
  
  是啊,曾经中国电视人传承了传统文化,才能让这诗词一般优美的唱段,如此巧妙地表现在电视剧中,谁说诗词过时了,谁说诗词不能跟上现代的表现形式?
  
  明明我们做到过啊!为什么《新白》的二十年后,却再也没有了,人人都在学美剧,学韩剧,却忘记了中国人曾经用最简陋的设备,最传统的乐器技艺,创作出多么美好的剧集文化。
  
  可惜,可叹,可恼啊~~!!!
  
  想人家美国嘻哈乐,刚刚兴起没几十年,都已经可以拍出《嘻哈帝国》那种,把嘻哈歌曲在剧情中变为人物情感表达了。
  
  我们却把自己的诗词唱段扔了……
  
  华夏的诗词戏曲,被被自己人认为落伍守旧,渐渐落寞。
  
  国人的音乐人从小,就学着嘻哈,学着电子乐,崇拜着摇滚乐,喊着摇滚不死,什么摇滚精神,却没有人向着华夏文明自身挖掘了,只剩下老一杯辈的大师们在努力,再创新。
  
  邵氏创造了那么多黄梅调,左宏元先生做出如诗画一般优美的《新白》,黄沾,顾佳辉们创作的歌曲单独出来都可以当作豪迈诗词。
  
  可当那一代的大师们老了,走了,华夏这些令人神往的东西却没人继承了。
  
  你们这些王八蛋,华夏千年文化不守,看着他日渐衰落,你们却喊着西方的摇滚乐不死!真是可笑至极又可悲至极!
  
  创作《新白娘子传奇》唱段余音乐的左宏元先生,学了一辈子戏曲,当那些内地戏曲还在唱着百十年前的古老戏曲,他独自开始突破,这才有了《新白娘子传奇》这经典剧幕。
  
  苏怀一想起他说的那句:“老祖先有很多好东西,我们中国有几千年文化,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东西。”心中就不由痛心疾首,同时又心中生出一阵无比豪愿!
  
  原本时空中的中国传统文化何时可以复兴,我苏怀无能为力,但是在这个时空的,我要尽力改变这一切。
  
  我苏怀带来这些,是华夏千年文明,一定能在这个中文世界中影响后世,让这时空的人们能够从中汲取到那些光辉,让他们能崇敬我们华夏的文化。
  
  发自内心去愿意去亲近她,发扬她,未来,我苏怀要在这个时空重现华夏文明的辉煌!
  
  朝鲜观众经过短暂的震慑之后,慢慢恢复理智,也开始拼命说服自己这《新白娘子传奇》根本就是很烂,只是白素贞漂亮而已。
  
  可另一边,《大长今》的李导演众人,都望向吴天与纪巧巧,心里都在暗道,这部戏的导演与制片人非常非常的厉害啊!
  
  接下来令他们吃惊的是,不是白素贞一个人是这种美学风格啊……
  
  而是镜头里的所有人,物件,建筑,都是有一种说不出清道不明的素雅之美。
  
  在邱姝贞小青一身翠绿俏丽动人,而张敏许仙更是儒秀文雅,令人惊艳。
  
  余《大长今》人物那种大红大绿的鲜艳风格不同,《新白娘子传奇》中的人物都是白,青,灰色,素雅异常。
  
  人人都没有一丝火气,远观如兰,近看梳剔雅致,给人一种清雅脱俗的感觉。
  
  而当到了剧中西湖的场景,更是美得不可胜收,
  
  白青两人,走在西湖边,早春之景,几近透明的绿,是浅浅,淡淡,朦朦胧胧,这一点娇嫩撩人初初萌动的纯色,竟胜过了刚才《大长今》所谓的皇城之美……
  
  随着清脆的竹笛声,那碧绿烟波的西子湖畔,春风一缕一缕吹过,柳丝荡漾,恍然如烟,这春风如烟,让人的心思如烟,世事变迁如烟,那袅袅涌荡的那种气息,是那般光影斑驳,打动着每个人的心,令人不由惊叹……这才是人事间最美的景致啊。
  
  在优美的诗词唱段之下,这人,风景,这建筑,这服饰,这气度,都已经不如了截然不同的审美层次。
  
  比之《大长今》的奔放艳丽,《新白娘子传奇》这种含蓄而内敛的气质,却更令人心醉神移……
  
  很多朝鲜观众,此刻心里都不由浮现起一个词来——“高雅”。
  
  是的……这是真正高雅,远远超越他们认知的高雅,比起来刚才他们台庆剧中那种所谓的华美,显得是那么粗鄙而过于乖张。
  
  每个人都吓了一跳……自己怎么会用高雅来形容华夏人呢?他们分明是与这个词沾不上边的啊!?
  
  他们是草原蛮族啊!?就算是先进这种相待社会,华夏人是现今亚洲素质出名低,而且暴发户架势的乡巴佬啊!
  
  可他们心里无论怎么不甘愿,眼里里看着那那踏上西湖边的白素贞小青,在晨曦初露走在杨柳夹岸边,看着许仙在断桥的身影,竟幻化为是一片江南烟雨蒙蒙,远远犹如淡淡碧螺的诗画之中一般。
  
  太美了……他们看到这里根本就想要大叫出来!
  
  苏怀看着这些满脸错愕的朝鲜观众,心中里也是冷笑,你们嘲笑我们粗鄙,嘲笑我们没文化,但是这些,你们这些朝鲜人没见过吧……
  
  华夏宋代的美学是有史以来最高品格和风格,你们朝鲜只敢用大红大绿的艳丽来衬托,宋朝却都是用墨来画画。
  
  光是黑墨就分五彩,各种素雅简单的颜色,《新白娘子传奇》中的色彩都是用的这种最素雅,最传统的华夏色韵,形成这种简单而朴素的风格,让你们这帮自以为是的人知道知道,淡雅反而更形成高贵!
  
  而此刻,原本自信满满的韩所长,心中也开始隐隐动摇起来,他原本这《新白》不过苏怀模仿他们《善德女王》的作品,得点形式,得不到神韵。
  
  但是万万没想到,这部剧中所展现的“宋朝”,竟然是在各个艺术方面都超越了300年后的朝鲜水准。
  
  那些建筑风格他没见过,那些服饰他没见过,发饰也没见过,就连那些家具座椅的之精美他都没见过。
  
  所有这些东西任意一方面挑出来,都足以压倒他所知的朝鲜的同类物品。
  
  而且更恐怖的是,这些美好至极的事物,结合在一起出现在同以一个画面里,是如此的和谐!就连那竹笛乐,那些角色中唱出的优美如诗词一般的唱段,都宛如是浑然一
  
  <!--over--><><>